第八章: 十年之间
悠然无痕2018-08-07 18:552,930

  “妈妈,妈妈,您在哪?”子安刚进门,便迫不及待地满屋子找我,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焦急。

  “子安,我在这。”正在厨房炒的我,高声回答道。子建除了麻辣鱼,果然再也没有去学别的菜,我一直觉得他是故意的。当初就这样被他骗了,恋爱中的女孩子智商果然为负数啊!如今,我只好撑起整个天,辛劳做饭。想到这,不禁为自己叹了口怨气。

  “妈妈!”子安一把抱住我,他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在哭。

  “怎么啦?!在学校被人欺负啦?”我急忙放下锅铲,弯腰抱住他。

  “妈妈!妈妈!”他宣泄式地哭得更厉害了。

  “别哭别哭,先告诉妈妈发生什么事啦?”我的担心多了些。子安是个很快乐的孩子,较少会哭。如果他落泪,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作为妈妈,没有谁能受得住自己孩子的眼泪。婴儿时的子安,只要一哭我就会急躁——这么小的孩子没有办法表达自己,初为人母的我又不一定能理解他的道理。可子建总站在旁边,如耳聋一般,重复着同样的话:“哭哭挺好,锻炼孩子的肺活量。”有时我也跟着急哭了,他便立刻变了脸,心疼地搂着我安慰。于是画面中,我抱着子安各种哄,子建抱着我各种安慰,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妈妈,您和爸爸是不是要分开啦?”子安啜泣着,抬头看我,满脸都是伤心的泪水。

  “分开?为什么呀?你从哪听来的?”我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些,还以为他在校园被霸凌了呢。虽然子安只有9岁,可现在的小学生们什么都敢做,每每看到学校的新闻,我都心惊胆颤。

  “妈妈,不是听说的,是我看到的!”子安擦擦泪水,眼神由忧伤转为愤怒。

  “你看到什么啦?”我笑着问,这孩子是不是昨晚做噩梦了。

  “我看见爸爸和一个阿姨抱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子安生气地嚷到。

  “什么阿姨?在哪里看到的?”我有点懵,却不相信,一个9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啊!

  “我今天放学早,去爸爸工作室找他玩。可刚到门口,我就看见一个漂亮的阿姨正和爸爸拥抱,他们俩笑得可开心了。”子安恨恨地说。

  什么叫晴天霹雳,我顿时体会。头有点晕,心里迅速涌起悲伤和愤怒。脸上却压抑着,不想让子安察觉。

  “不会的,你肯定是误会啦。”我强颜欢笑着,宽子安和自己的心。

  “那个阿姨真的很美,而且比您年轻多了。妈妈,您为什么不认真打扮一下自己啊,总是看书写作,女人应该多花点时间让自己变漂亮!”子安责备地望着我,一个9岁的孩子居然说出了我在18岁都不曾想过的话题,时代确实变了。

  “妈妈喜欢看书写作,这能给我充实感,体会到自己的价值。妈妈认为,我最重要的财富不是漂亮,而是有你和…”我突然停住,也许我的生命中,子建将不再会是最重要的部分了。虽然一切都没有确实的肯定,我却开始想象着和子建分离的生活。子安肯定要跟我的,子建那么忙,能照顾好他自己就不错了。终究外表战胜了内在,我这个走气质智慧路线的,在十年后的今天,要败下阵来啦。但是但是,没有子建的日子,我要怎样去适应和快乐呢?!想到这,眼泪禁不住流下来。

  “妈妈,别难过。我会一直陪着您的,让爸爸和别人过去!”子安见我难过,慌忙转变语调,柔声安慰道,还帮我抹去眼泪。

  “子安,妈妈有你就好。”我抱着他,竟然哭得更多了。长久以来的幸福,虽然也有争吵,但我和子建一直努力经营着自己的小家,我们的小爱情。怎么就,怎么就,他怎么就这样突然地给我们的幸福判了死刑呢?或许早有迹象吧?我却太过相信依赖他,才会直到今天,被这冻彻心扉的冷水浇了一身。

  “子安,你是不是又惹妈妈生气呀!”子建不知多久回来的,看我哭得那么伤心,一把推开子安,将我抱入怀里。

  “爸爸,您还知道有妈妈呀!”子安恶狠狠地朝子建大叫道。

  “放肆,这么没有礼貌,哪里学的!”子建被突如其来的责难激怒了。

  “礼貌不重要,妈妈才最重要。”子安毫不示弱。

  “子建,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哀怨的情绪顿时涌上来,我推开他,哭得更大声了。

  “你们今天是怎么啦?到底出什么事了?!”子建有些慌,强行又拥住我。那么温暖的怀抱,很快就要属于别人,我嚎得更急促了。

  “我今天看见你和一个漂亮阿姨说说笑笑,还抱在一起!”子安几乎是吼出来的。

  “什么跟什么?你多久看见的!”子建怔了怔,木在那里。

  “我刚才放学,去工作室找您,看见的。”子安瞪圆了眼,字字压重地慢慢吐出。

  “哦!!你们俩就为了这个哭啊!看你都乱给妈妈说些什么啊!”子建忽然大悟,随即又大笑起来。“小妞,都三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是别人说什么都信呀!”他溺爱地拍拍我的头,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子安是别人吗?你居然还笑!?!”我努力推开他,恨恨地说。

  “子安不是别人,却是不懂事的‘小人’。”子建竟还在如此凝重的关头开玩笑。

  “只要是女生,我都不喜欢你亲近,难道忘了吗?还在这里给我装没事!!!”我由悲转愤,训斥起来。

  “当然没事,我可清白得很!”子建欲言又止地故意憋着笑笑。

  “你再这样,就给我出去!”我的怒火啊啊啊!!!

  “我错了,我错了,我好好说话。”子建嬉皮笑脸地装起可怜来,那副嘴脸真让我哭笑不得。“子安口中的漂亮阿姨,就是小 安 然 !她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你还记得她吗?!”子建快乐地宣布道。

  “嗯?!小安然?怎么是她呀!”现在是我有点懵。

  “是啊,她昨天刚回国,今天就特意跑来感谢我。谢谢我这么多年对她的照顾,其实根本不用。”子建感叹地说。的确,我们早就把小安然当自己的妹妹看,一家人没有必要说谢谢。“小安然还告诉我,她申请了去山区支教,下周就走。她想帮助那里的孩子们,有机会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正如我当初帮助她一样。我听到这,其实很惭愧。她要去的地方,生活条件非常艰苦,而且她还计划在那里待很长的时间。比起我这个只会用钱去帮助她的人来说,她简直是孩子们的天使!”子建自惭地摇摇头。

  “有因才有果啊,也是缘于你当初的一番好意,才成就了今天的她。同时,你也帮助修建了许多许多结实耐用的好房子,并没有碌碌无为啊!”我安慰着子建,也真心觉得他在公益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很远很深了。

  “你总是把我说的那么好。”子建感激地抱着我,“我也是当听到小安然说她要去支教时,十分激动,瞬间拥抱了她。好死不死,就是被这小子当出轨撞见啦!”子建斜眼瞪了子安一眼。

  “好爸爸,都是我的错。您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泪痕还未干,子安的脸上早已堆满了媚笑。

  “小安然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换我也会激动地抱抱她。”我擦着未干的泪水感叹道。

  “倒是你,小妞,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还对我的人品没有一点信心啊!”子建假装失望地摇摇头。

  “不是对你没有信心,只是爱你太过浓烈,所以脑子不能好好转。稍微听到些风吹草动,我就心急如焚地因将要失去你而痛心疾首。只能怪你太优秀,让我舍不得放手嘛!”我大言不惭地辩解道。

  “这也能把错算到我头上来?!你的书果然是没有白写啊!嘴角功力越发厉害啦!”子建哑然一笑。“小妞,你要记住,无论多少年过去,我总会在你身边的!”子建突然深情地说,抱着我,轻吻了我的额头。

  而我,就如当初那个害羞的小姑娘,在他怀里傻傻温暖地笑开了。

  原来,他在一直我这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来,他在我这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