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
团团一个2018-06-07 04:042,767

  阮历历依依不舍得和溪安告别,这几个人中,阮历历和溪安才是最早认识的,小时候阮历历白白胖胖,可爱好欺,一次溪安小公主路见不平,救了脑袋都快埋到土堆里的阮历历。她也是在初中去找阮历历玩的时候,认识了赵择,迷上了他。

  阮

  几人分别后,溪安被赵择送回家。

  “安安回来啦”宋母迎上前,“吃饭了没有?玩的开不开心”

  “嗯,吃完了”溪安顿了下,问到“妹妹呢?”

  宋母没想到溪安会问到宋佩佩,愣了一下,轻声说“你妹妹在和你爸爸学习,佩佩很有天赋,你爸爸想让她进公司历练。”

  又摸着溪安的头,安慰溪安“咱们家你哥哥非要自立门户,搞什么科技公司,你爸爸也希望有人能帮帮他。安安,你爸爸是爱你的。”

  溪安贪恋母亲的温柔,又觉得这不属于自己,在宋母怀里蹭了蹭,抬头说“妈妈,我是不是一直让你们很失望?”溪安不敢看宋母的脸,又说“我那么没用,只知道享受,不管是厉厉,还是赵择,还是别人,都在承担着家族的责任,只有我,什么忙都帮不上,我,我甚至”是个错误,一个本不该存在的错误。

  宋母眼睛湿润,和安安有什么关系呢,一切都是她的错,安安是那么乖那么让人省心的孩子,不是亲生的又怎么样,宋母一直觉得女儿是自己的骄傲,佩佩让她既愧疚又怜惜,安安让她心疼。

  宋母对女儿的自卑感到心酸,安安以前是不会想这些的,只有觉得自己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的时候,才会想这么多。

  “佩佩和安安你都是妈妈的女儿,妈妈只希望你可以快乐,母亲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快乐,是不是最普通的事情?我们生在这里,和别人不一样,但是安安,佩佩觉得学习公司的东西很快乐,如果逼着安安去学,安安会开心吗?我们都希望安安可以开开心心的长大,好不好”宋母抱着溪安,像哄小孩一样摇着她“安安开心,我们就开心。”

  溪安无声的留着眼泪,这么久以来,她一直觉得自己不仅不是宋家的小孩,也没有成长的很厉害。她很害怕他们会嫌弃她,但是,但是,她是真的被保护得太好了。如果这样还不是爱她的话,如果这样她还没有感觉到爱的话,如果只把血缘关系当做借口的话,溪安流着泪,使劲钻进母亲的怀抱,她就是宋家的女儿,是所有人给她的底气。

  第二天溪安早早起来去爷爷家,拉着爷爷和她一起遛狗。宋爷爷看着溪安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老怀甚慰,早饭多喝了一碗粥。

  溪安在乎的东西很少,公司的股份对她来说真的不重要,她有个人的信托基金,还有哥哥的公司分红,爷爷也不会不管她。宋佩佩什么都没有,而且,如果宋佩佩入驻公司,股份对她很重要。她没关系,就算宋佩佩不喜欢她,她也可以好好和她相处。

  “安安,过来”

  溪安一上学,就发现自己的小姐妹李落书着急的对她摆手。

  “落书早啊”溪安把头发都梳上去,露出一张精致红润的巴掌脸。对李落书笑的没心没肺。

  李落书左左右右看了溪安一圈,看她状态还好,着急道“安安呐,这件事情有人知道了,怎么办?”

  李落书母亲和宋母是闺蜜,溪安和落书一向是无话不说的小姐妹,落书替溪安着急,溪安特别招人喜欢,但也有看不惯溪安的人。就像顾时菲那帮家伙一样,顾时菲喜欢赵择,看不惯溪安很久了。

  “没关系,我不担心的”溪安笑着抬手戳了戳李落书的小梨涡。

  李落书怕顾时菲找溪安的麻烦,甜甜的小圆脸皱的够呛。

  两个人手挽着手,一进教室,原本闹闹哄哄的教室突然安静了一下。溪安杏眼中闪过无措,又微笑一下,回到座位上。

  和溪安一直不对付的齐思含瞥见溪安,故意放大声音问宋佩佩“佩佩啊,没想到你才是宋家的小千金,宋溪安不过是个父母不详的孤儿!”

  宋佩佩但笑不语,只对身边的同学说道“过几天爸爸妈妈要举办宴会,你们可以来玩啊。”

  齐思含总喜欢和溪安比较,比家世,比男朋友,比新款首饰,但溪安总能随随便便得到众人的喜爱,她妈妈还总跟她说如果她有溪安一半乖就好了。没想到宋溪安不过是个凤凰窝里的小麻雀,她这么多年的恶气总算能出了!

  齐思含又走到溪安面前,嘲讽地低声笑道:“你怎么还有脸坐在这里呢,早一点滚回贫民窟,省的到时候被赶走哭!”

  李落书气的站了起来,溪安安抚住她,看着齐思含的眼睛,带着一贯的骄傲神情:“我的爸爸妈妈说了,无论我是谁都会继续宠我,至于你,不如去管管齐思真,好歹,她也是你妹妹啊。”齐思真是齐思含父亲外室的女儿,齐思含对那个私生女深恶痛绝。

  齐思含愤恨的看着溪安,眼睛里仿佛着了火。

  溪安坐下,收拾下节课要用的书,杏眼含笑,又对齐思含道:“欢迎你来参加我家的宴会。”

  齐思含被溪安气走,李落书兴奋得摇着溪安,“安安,太好了,你的状态终于回来了。”

  溪安点头,柔顺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前几天是我想太多了,我已经不害怕了,我有家人,还有你们嘛。”

  李落书皱了皱鼻子,“还有赵择嘛,我知道。”

  溪安害羞的去抓李落书的痒,两人嘻嘻哈哈得笑闹。玩笑间,溪安疑惑,究竟是谁把自己不是宋家女儿的消息传出去的呢?

  阮历历现在很后悔,昨天小仙女要和他见面,他开心极了,跑了好久选了半天,想给她一个临别礼物,没想到小仙女居然告诉他她喜欢她,他当时手足无措,圆脸通红,磕磕巴巴说“我也喜欢你,静静”

  吴静静跟上前,却问起溪安,“你和宋溪安有没有关系?”他奇怪得很,愣了愣,使劲摇头,大脑一片空白,说赵择那么喜欢溪安,就算溪安不是宋家的女儿他也从来没当回事,吴静静惊讶得看着他,转移话题,问他“你去了部队以后,不会忘了我吧,我要是被欺负,你都不在了怎么办?”

  阮历历心中汹涌澎湃,保证道“你放心,我会找人保护你,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吴静静是吴家的私生女,身体虚弱,阮历历总能看见她被人欺负,她却那么善良,总是微笑待人。阮历历一直喜欢她,没想到临别之际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吴静静得到保证,心里稍微安定,笑的虚弱干净,“那就好”

  阮历历飘着回了家,趴在床上仔细回味,突然,他想起来,他好像顺嘴把溪安的事情说给了吴静静,他当时慌了,虽然心里放心吴静静不会随便说,但还是打电话给赵择承认错误,赵择的凉意隔着电话让阮历历打了个激灵,他不敢直接给溪安说,不敢让溪安知道他为了让自己心上人放心,没脑子得说出了她的事情。

  阮历历一大早就要出发,心里懊悔焦灼,把昨天熬夜写的道歉信交给家人,让他们转交给赵择。

  吴静静柔弱地一笑,看着面前的顾时菲,艳丽照人,她只能依附于她,谁让她不过是个私生女,而顾时菲,是顾家的名门小姐。

  顾时菲粲然一笑,“静静,你做的不错,吴家的那个项目,我会拜托我哥哥,照顾你们的。”

  顾时菲喜欢赵择,但他们两家针锋相对,而且赵择对她从来不屑一顾,但宋溪安不过是个弃婴,她有什么资格享受名门的光环,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宋溪安,只是个幸运的混进鹤群里的野鸡,她根本没有资格得到赵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爱之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爱之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