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现场模拟
双飞燕2018-06-12 09:503,154

  “你若是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也不会被国际法庭给逼到这里来了。”张楚听后嘲讽的看了邓隆一眼。“怎么?这次又想要诬陷谁?”

  “嘿嘿嘿。”邓隆听完也不生气。“我就是要诬陷,你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哈……”他大笑着:“废物。不要以为你今天逃过了一劫就可以在我面前为非作歹,想弄死你,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死,那要看我的心情。懂么。”

  “我没有必要和一个死人去争辩什么。”张楚看到沈洛走了进来,问:“有没有什么发现?你是医生,应该能看出一下什么吧?”

  沈洛摇了摇头:“我主修的不是法医,也不是什么解剖学。我是药剂师,治个病什么的还在行,对于尸检我还真的不行。”他看着尸体道。“凶手很变TAI,砍了手脚和脑袋应该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是徐至安么?”张楚问。

  “不知道。”沈洛皱了皱眉头。“百分之八十吧。”他叹了一口气,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不过,我觉得这个人的皮肤要比徐至安的白。徐至安的皮肤应该是略黑的。不过也有一种可能,因为这人失血过多,体内的血液都流光了,所以皮肤因为血液流尽而变的发白也是正常的。”

  “他不是徐至安。”邓隆冷笑了一下,“我敢肯定。”

  张楚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邓隆,不知道邓隆的肯定是从何而来。

  “哼。”邓隆走到了尸体面前:“废物,你给我听好了。论起尸体来,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熟悉的多。我十六岁的时候因为偷了一个外国佬的钱,被他给逮住了。他是个佣兵,自然就把我带入了佣兵的世界。这些年,我见过的尸体,杀过的人比你们吃过的猪肉都多。这个女人,虽然被砍了手脚,但她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上下,可是徐至安目测只有一米六多一点。这是她不可能是徐至安的第一个理由。”

  “第二个理由。”邓隆抬起了手,伸出了两根粗壮的手指对着张楚比了比:“如果,这个人是徐至安,根本就没有必要砍了她的脑袋和手脚。砍了脑袋和手脚的原因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死者的身份,但如果是徐至安的话,我们轻易的就能知道,那么凶手有这个必要么?要知道,相对于杀人而言,分尸可是要难的多。”

  沈洛说:“说不定凶手就是个变态,就是喜欢分尸呢?”

  “小白脸,你错了。”邓隆笑的很邪恶,脸上的横肉都挤在了一起。“我见过的变态太多了,佣兵大多数都是变态,我也是变态,所以我很了解变态的心里。变态杀人,都是带着自己的癖好,会享受那分尸时的快感和过程。但是这个人杀人,却是带着强烈的恨意。”

  这都能看出来?张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没有打断邓隆的话,而是仔细的听着。

  邓隆来到了尸体的帮边,蹲下后拉起了尸体的胳膊,“看这里。”他指着胳膊的断口处。

  张楚觉得一阵恶心。

  那胳膊是齐碗而断的,皮肤因为被切断,像是缩水了的衣服,翻蜷着,露出了断裂处一小节血淋漓的肉。就像是过年时杀鹅,锋利的菜刀一下子剁掉了鹅的脑袋,鹅的皮毛因此缩了下去,那带血的脖骨一瞬间就伸了出来那样。

  邓隆把那蜷缩的皮给拉开,“看到了吗,红褐色的。这人当时应该是双手被绑在椅子后面,绑了很久。她用力的挣扎过,但是没有挣脱,这才形成了这样的淤痕。”

  “脚也应该是被绑住的。”邓隆松开了那皮,站了起来。来到了尸体的正面。“我给你们还原一下当时凶手的作案过程。”

  “凶手应该是先扒光了这人的衣服,平铺在这里。”他指了指椅子旁边的地面上一滩血迹说道。“然后,还有些衣物应该是被凶手给绑在了自己的脚上面,当做鞋套来用。”他走到了刘倩倩身边,指了指地面上的血脚印。“这些脚印大小不一,就是这样形成的。因为绑在脚上的衣物面积不同。”

  “凶器应该是一把很锋利的开山刀。”邓隆从新的回到了尸体前,“他提着刀,和被害者对视着。被害者嘴里应该被塞了某些东西。要是我的话,会就地取材,把她的内裤塞在她的嘴巴里面。”

  张楚皱了皱眉头,这邓隆果然是个变态。

  “然后,凶手开始和被害人对话。充满愤怒的对话。”

  “你怎么知道的?”沈洛发问。

  “猜的。”邓隆说:“你好不容易把一个人绑到这里,难道直接就给弄死了?这不符合凶手的心历路程。如果是那样的话,至于费力把人给弄到这里么?”

  “好吧。”沈洛点了点头。

  张楚也很无语,不过邓隆说的也确实在理。

  “嘿嘿嘿……”邓隆笑了,他很满意张楚和沈洛此刻的表现。“然后,凶手就来到了这边。”邓隆移动脚步,来到了椅子的左侧,然后高高的举起了双手。“他举起了手中的刀,刷……砍了下去。”他模仿者凶手的动作,手臂一下子挥落。

  “一双手就这样被砍了下来。”邓隆说。“当时,这个女人双臂一下子解放了出来,一瞬间就把双臂给举到了眼前。你们看这地面上的两条血线,还有那边墙上和棚顶上的。这都是因为这女人用力的一甩,而形成的血线。这血线在地面上最密集,也是最好辨认的。因为当时血喷的最凶,最急。然后随着手臂的甩动,血才变成了分散状,被甩在墙上和棚顶上。虽然分散了不少,但动作肯定不会有错的。”

  张楚看到地面上确实是有着两条明显的血线,这血线越到后面越分散,而墙面上的和棚顶上的则是星星点点了。这个邓隆,果然有两下子,分析的头头是道,反正他是看不出来的。

  “这女人当时一定是吓坏了,她扯着脖子在叫喊。但是因为嘴巴里面塞着她的内裤,声音却传不出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条手臂不停的喷着血,不过,那个时候血一定喷的不是那么凶了,应该是顺着手臂的断口处往外冒。她身上的这些血就是这样形成的。你们看她的手臂上的血最多,一直到腋窝,到两肋,反而胸前却没有多少血迹。”

  “没错。”沈洛点头。

  “但是凶手在这个时候却很冷静。”邓隆说,“你们看他的脚印,即便就没有动过。只有在出门的时候走出了一条血脚印。所以他当时应该是静止不动的,在原地陌陌的看着这女人的表情。像是在欣赏,欣赏自己的杰作。”

  “这不还是变态么。”沈洛插嘴。

  “你见过变态分尸会绑着手分尸么?”邓隆瞪了沈洛一眼。“我说了,变态分尸都是带着极度的兴奋的,他要享受那种快感。变态分尸要么是活活分尸,一点一点的切了你,让你在亲眼看着血肉离体。要么就是在死去后,一点一点的剁碎你。但这个人却是一下子剁了这女人的手,这么大的喷血量会导致这女人迅速死亡的。所以他的本意就是要这个女人死。这是因为他对这个女人有着强烈的恨意,懂么。”

  沈洛没有说话。张楚也在细细的听着。不可否认,邓隆说的跟当时的场景不能说完全吻合,但确实很形象。

  “然后。”邓隆弯下了要,再一次举起了手臂,动作好像是一名棒球队队员,在准备击球的动作。“刷……”他又是一记横扫。“双脚被剁了下来。”他做完这个动作后,蹲了下来,像个熊一样。“这个时候,女人身体里面的血已经不多了,所以双脚并没有流出过多的血液来。地面上的两滩血都没有完全的合到一起。若当时血量够多的话,这里应该会出现一大滩的血,但是这里并没有。”

  邓隆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这个时候,女人应该叫不出来了,因为她失去的血太多了,应该已经濒死昏厥。凶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手起刀落。直接砍下了女人的脑袋。之后,凶手就行动了起来,他捡起了女人的手臂,脚,和脑袋,放在了一早就摆好在椅子旁边的衣服上面,然后用衣服把这些东西给包了起来,提着向外走。”

  沈洛说:“但是脚印出了这个教室的门就消失了,有的只是血线。只是那血线在过道上和楼梯上还能明显的看出来,可到了这学校大门的时候,血迹也不见了。”

  “凶手是脱了鞋子的。”邓隆说。“凶手扒光了这女人的衣服后,就把鞋子给脱了下来,放在了门口,然后用那些衣服包在了脚上面。在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把脚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然后从新穿上了鞋子。这就是脚印消失的秘密。至于血迹消失,应该也是凶手故意做安排的手段,为的就是迷惑我们的视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进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