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杀人模拟。
双飞燕2018-06-10 18:513,287

  死人了?这么快?张楚心中一惊,这还没有到夜里就开始死人?而且不知道死的是不是我们之中人是什么意思?

  “好。我马上回去。”张楚挂断了电话,打开了导航仪。他没有问于安雅具体的情况,他觉得于安雅是吓坏了,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说不出重点来。那么不如回去自己看。

  “怎么了?”见张楚的表情不对,夏沫问道:“谁的电话?”她说着,自己的电话也响了。“是倩倩姐。”她看了屏幕一眼说。

  “应该是一个内容,你接吧。”张楚点了点头。“问下死的是男是女。”在听到夏沫对着电话惊讶的问是谁死了之后,张楚提醒道。

  “好,马上就回去了。”夏沫挂了电话,“是女的,倩倩姐说死的可能是徐至安。”

  “谁?”张楚一下子叫了起来,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徐至安的那张脸来。‘如果我死了,请帮忙把我埋葬在这里,我喜欢这里,它看上去好美。’他想起了徐至安之前对他说的话。

  “我也不知道。”夏沫急切的说:“倩倩姐说死的人是个女人,但是头和四肢都被砍了,就剩下一具身体。所以只知道是个女性,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怀疑徐至安是因为,现在只有徐至安联系不上,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听。”

  头和四肢都被砍了?这画面光想想都会让人害怕。凶手竟然这样的残忍?张楚使劲的踩着油门,希望下一秒就能回到校舍。

  “会不会死掉的真的是徐至安?”夏沫紧张兮兮的说,好像忘记了之前她还在怀疑徐至安是屠夫或者背叛者呢。

  “徐至安有什么理由第一个遇害呢?”张楚问。他不相信是徐至安,但也只能是不相信。到底是还是不是,他也不知道。只是,他希望死的不是徐至安。

  “我觉得一定是。”夏沫的声音听起来很悲伤,张楚不知道她是真的悲伤还是装的悲伤。不过死的若真的徐至安,那么就算不悲伤,装也要装出悲伤的样子来吧,因为只有这样,大家才会认为你是正常的。否者,你就是有问题的人。

  “是与不是,要回去看过才知道。”张楚故作平静的说,实际心里还是很烦躁的。说起来,他跟徐至安根本就没有什么交情,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死的可能是徐至安后,心里怎么会这样的难过呢?

  “张楚,我也希望不是徐至安。但我不是咒她死,毕竟我和她也不认识。可你想想,我们那个地方那么偏僻,除了我们十二个人,谁还会过去?不会有人去吧?那么死的人就一定是我们之中的人。而我们之中,只有徐至安联系不上。恰巧,死的还是个女人。”

  巧合理论么?张楚听后想。当所有的巧合都恰巧的连在了一起,那么这个巧合就不在是巧合,而是那个唯一的真理了。他看着前面拥挤的车辆,导致他无法快速行驶,忽然有一种冲动,就是一脚油门踩下去,撞烂了前面的那些车。

  “你说,会是谁杀死了徐至安呢?还用这么残忍的手法。我光听倩倩姐说就觉得好可怕,都不想去看的。”

  “你能不能安静点。”张楚一下把目光给打了过去。夏沫见后一愣,感觉张楚此刻的眼睛好像要杀人一样。“我……”她张了张嘴,却把后面的话给吞了下去,因为张楚的样子太可怕了。

  “抱歉。”看着夏沫多开了他的目光,委屈的低下了头后。张楚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我只是想安静一下,因为很烦。”

  “没关系的。”夏沫小声的说。“是我太吵了。”

  张楚打下转向灯后,开始扭动方向盘。这个动作牵扯到了肩头受伤的部位,感觉异常的疼痛。他嘶了一下,然后咬住了嘴唇。会是邓隆么?他想起刚刚夏沫问的话来。

  谁会如此残忍的杀死徐至安?

  在十二个人里面,张楚觉得只有邓隆才有这样的能力。手脚和头都被砍了,一般的力气是做不到的,工具也要十分的锋利才行。

  邓隆是雇佣兵,那么随身应该会带有异常锋利的刀具吧?

  如果真的是邓隆……张楚对着方向盘中间的喇叭狂按了起来。‘那么我一定会让你死的更加凄惨百倍千倍万倍的。’

  回到了校舍,张楚下车后恨不得能脚下生风。跑到校舍前,他见到原本破旧的校舍,这个时候被收拾的十分干净明亮。连那些玻璃都被擦的干干净净。

  “这里的人呢?”张楚拉住了一个正在洗抹布的大妈,问道。

  “张楚,夏沫,这里。”校舍尽头处,一个女人对着他们喊道。

  “是薛静姐。”夏沫见后说。

  张楚点了点头,跟着夏沫一起跑了过去。

  “别跟那些人多说话。”薛静年纪应该是女性里面最大的了,看起来应该有三十四五了吧?眼袋很大,一看就是经常熬夜。“他们是杨阳和张良从保洁公司雇过来打扫卫生的。”

  “尸体在哪?”张楚焦急的问,他现在哪有心思管什么保洁不保洁的。

  “这后面有个教学楼的,尸体就是在哪发现的。现在我们的人都在哪了。哎呀,夏沫,你还是别去看了,我怕你会吓的昏过去。我不骗你的,就现在,我这腿还是软着的,一想到那画面心里还直打突突。不如你就在这里陪我一起看着,别让闲人过去。反正……”

  后面的话张楚没有听,也没有必要去听了,在得知了地点后,他抬步就向着教学楼跑去。身后传来了夏沫‘等我一下’的声音。

  “张楚,你回来了?”

  在楼道口,张楚看到了杨阳,于安雅,王刚,和李牧。四个人都面色沉重,一脸的不安。和他说话的是杨阳,“我其实不吸烟的。”杨阳抬起了夹在手中的香烟说道:“但我太恐惧了,真的太恐惧了。”

  “都回来了么?”张楚问。

  “嗯。”杨阳点头,目光越过了张楚,看向了刚刚跑过来站在张楚身后的夏沫。“你就别上去了,我怕你会接受不了,吓晕过去的。”

  “徐至安呢?也回来了么?”张楚又问。

  “就只有她联系不上了。”王刚指了指于安雅,张楚看到于安雅举着手机,应该是在给徐至安打吧。

  “你们都没有见到过徐至安么?”张楚继续追问说:“一个见到的都没有?”说完,他也不去等答案了,因为看几人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应该是都没见到过徐至安。于是火急火燎的越过了几人,踩着楼梯就往上蹬。“在几楼?”

  “三楼,最里面的教室。”李牧告诉他。

  三楼……张楚听后心中一沉。当时他见到徐至安的时候,徐至安就是在三楼。难道说,徐至安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才对他说出那样的话来么?身后,杨阳和王刚在劝阻夏沫,让她不要上来云云。

  楼梯上有血迹,越往上走越多。在二楼前往三楼的楼梯上那血都连成了一条线。

  他记得之前上来找徐至安的时候,这些血是没有的,不然也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么说,死的应该是徐至安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徐至安?

  “过来了。”沈洛和张良站在案发现场的门口。张良一脸的愁云在大口大口的抽着香烟,沈洛则扶着栏杆向着远处眺望。在看他上来之后,沈洛撇向了他点了点头说道:“在里面,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挺血腥的。”

  不用沈洛说,张楚也知道一定很血腥。在这里都能闻到扑鼻的血腥味。他走了过去,抬头看到房门上的牌子写着:六年二班。

  二字下面的那一横上的黑漆已经脱落了一半。

  门开着,邓隆和那个叫做刘倩倩的女子在里面。

  张楚走了进去,教室很大。教学用的桌椅都堆叠在教室的后墙前,摞得老高。讲台上的黑板还是那种很古老的木头板子。这种黑板,张楚在上小学的时候也用过。

  在教室中间,放了一把椅子,尸体坐在上面,全身上下没有一件衣物,连内衣都没有。尸体没有头,没有手,没有脚。脖子上的切口一眼看去,视觉冲击还是极大的,血淋漓的,饶是有着心里准备,但还是被这一幕给吓了一下。

  周围到处都是血,连天棚上面都溅上了血。

  “呦,傻逼回来了?你快出去吧,别吓的尿了裤子。”刘倩倩瞥见是张楚后,立马嘲讽了起来。

  张楚没有理她,强忍的内心的不适,走到了尸体前。

  以后要经常和死亡作陪,若是连尸体都害怕的话,那么也没有资格活下去了。

  看了一会,他没有看出丝毫名堂来。术有专攻,他不是警察,更不是法医,也不是医生,要是能找出点什么来,那还真就奇了个怪了。

  “张楚,你看啥呢?你能看出个屁来?”是邓隆的声音。

  “说的好像你能看出来一样。”张楚回击道。他承认,他确实看不出什么来什么,要是邓隆不说这话,他就打算出去问下沈洛了。但邓隆这样说,他一下子来了脾气。反正本来就不合,那么也没必要去忍让什么。

  “我当然能看出来,而且我还告诉你,今天我就能把凶手给找出来,你信不信。”邓隆十分有自信的说。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现场模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进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