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从科学角度谈“夫妻相”
扶住吴语2018-06-16 12:003,265

  几次上前拦阻陆长亭断案的胖厨师何大光,一看就是性格狂暴的人。说张口骂人就骂人,丝毫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脾气。

  当然,他也不懂得做人要内敛些。

  “你有完没完?”何大光再次发出威胁的信号。

  恐怕要是谁再说他是凶手,或者拦阻他干什么,他连杀人的心都有。

  瞧他满脸血气,一副惹不得的样子。

  他又朝着陆长亭说道:“实话告诉你,你说的那些老子压根一个字不信。就你那套,糊弄糊弄三岁小孩还行。想糊弄我,你做梦!还特么说我杀人,你特么说啥是啥啊,你就是个屁!”何大光胳膊紧搂着曲艳玲,头回身不回地说,“我看你就是跟那个娘们有一腿,才特么这么说。艹,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说完,他吐了口吐沫到地上,口气大的很。

  陆长亭不喜欢他用娘们的字眼说尚知情,他的脸色因此很难看。

  尚知情倒是无所谓。

  一个经历过五年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的人,这点辱骂算得了什么。

  “我说兄弟,这次你是没整明白,人家两口子是夫妻,在这开饭店都开三四年了,那大小子都上高中了。”手拿铁锹的男人说。

  他很确定自己的判断,认为是陆长亭判断有误。

  见有人为自己说话,证明身份,胖子搂着曲艳玲转过身来,一副得意的样子。

  曲艳玲还是一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样子。

  她希望赶紧离开这里,所以她不停地用胳膊肘触碰何大光的肋旁,但何大光不为所动。

  何大光是嚣张跋扈惯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给点颜色便尾巴翘的老高。

  “这么说,你看过他俩的结婚证了,又或者你见过他们家的户口本了?”陆长亭目光如炬,对于自己的推断丝毫不肯动摇。

  “那你怎么能够证明他们不是两口子呢?”铁锹男露出冷笑反问道。

  尚知情在一边提心吊胆,她即想立刻知道陆长亭的证据是什么,又害怕他拿不出证据。

  她不希望他尴尬收场。

  “是夫妻,12年过来的,那个时候他家的大小子才上初中,这不一晃都考大学了么。”

  “这可有点扯了,他俩不是两口子,地上的那死男人和她是两口子,真是糊弄鬼呢!”

  “那就算这点说错了,那也不能说明之前说的是假的。”

  围观的群众又议论开来。

  “对啊,你快说啊,这怎么证明?”寸头小伙很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我说兄弟,你可别掉链子啊,兄弟我的身家性命都系在你身上了。”公交车司机凑过去说。

  陆长亭白了他一眼,又在他耳旁低语几句。

  “好,那我就来告诉你们,我是如何判断他们不是夫妻的。”他顿了顿,“大家应该都知道夫妻相一说吧?其实所谓夫妻相就是: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彼此会越来越像对方。而它的生理原因是:两个一起生活久了的人,他们的生活习惯和饮食结构会逐渐相同;从而使他们相同的面部肌肉得到锻炼,所以才会有夫妻相一说。但我今天要说的是另一种生理现象,就是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不仅会出现夫妻相,还会得相同的疾病。当然这也源于共同的饮食习惯、生活习惯。不知道你们是否有发现,就是死者和这位叫曲艳玲的女士,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面色黑黄,而且还伴有明显的雀斑。但站在曲艳玲旁边的这位……

  哦,何大光。那这位何大光先生却恰恰相反。他皮肤白皙,而且毫无雀斑。这其中的差别在于,曲艳玲和死者有长年吃腌制、过咸食品的生活习惯,所以才导致他们的肤色发黑,而且伴有雀斑。当然,光凭这些还不足以充分证明我的判断。”说罢,他又站到死者旁边,蹲下。他伸手撩开死者脖子出的衣服说:“大家来看,在死者的脖子出有明显被掐捏过的痕迹,而这个现象,恰恰在曲艳玲身上也出现了。”

  的确,死者和曲艳玲的喉咙处都有一小片红,这在北方很常见。可能因为北方饮食习惯盐重的原因,很多北方人会经常嗓子疼。对于这种情况,尤其是上了岁数的人,通常会用揪脖子的方式缓解疼痛。

  “我媳妇上火,揪揪怎么了!这一年到头谁不上几回火,要是脖子被揪过就是夫妻,那这天底下夫妻多了。”何大光狡辩说,他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是啊,我嗓子疼我也揪,那揪揪咋就说明是夫妻了呢?”农民工摸着嗓子说。

  “那个什么也红,呵呵……”寸头年轻小伙嬉笑的说。

  尚知情知道那小伙说的是什么意思,以前大学的时候,基本上谈恋爱的男生女生,都会有红草莓。但自己没有谈过恋爱,事实上她也不认为她这辈子会有人来爱她,想到这个她叹了口气。

  面对质疑,陆长亭嗤之以鼻。

  他继续证明自己的观点:“你们为什么掐捏同一个地方?也许是因为你们上火导致的,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我相信,对于你们二人,当然不仅仅是嗓子有火那么简单;而是因为你们那里都十分疼痛,而且是难以下咽的疼痛,至于疼痛的原因……”他起身上前,走近那两个人……“就在刚刚,我发现曲艳玲你几次吞咽,可每次你吞咽的时候,你的面部表情,都表现的极其痛苦。还有,不知道你除了咽口水都会无比疼痛外,是否还有持续的胸痛或背痛等症状;如果有,那么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很有可能已经是食管癌晚期患者了。”说着,他站的离曲艳玲更近了。何大光没有拦阻,而是听的瞠目结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和死者相同的症状,表明你们因为几十年饮食的不健康,导致两人都得了食管癌,而且你的食管癌已经到了晚期。”陆长亭在重复,在声明,甚至他其实是想击垮曲艳玲的最后一道防线。

  那么究竟她是否患有癌症呢?陆长亭是在借此虚张声势?

  陆长亭说完,又回到死者跟前,摸了摸死者的锁骨说:“看来他也是晚期,这里已经出现增大的淋巴结。”

  听到这些话的曲艳玲,顿时瘫坐到了地上。她的样子如地震震成的废墟残骸。她一边摸着自己的锁骨,一边目光无助地看着何大光,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何大光使劲吞咽,身体摇晃了几下,与曲艳玲对望,眼睛里也闪动了泪花。

  “你们为什么杀他?难道就因为他找到了私奔的你们?我想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陆长亭用呵斥地态度询问道。

  被问到原因,曲艳玲从刚刚的悲痛欲绝中走了出来。她擦了擦眼泪,低着头冷笑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总是会让人发现的,只是没想到会被发现的这么早。”她抬头,邪魅地对陆长亭笑了笑,说:“人是我杀的,酒瓶子是我桶的,和何大光一点关系都没有,等警察来了抓我就好了。”

  大家迫不及待地想看此时何大光的表情。

  他的脸上带着不忍,也带着不甘,却又没有那种生离死别的大悲痛。

  何大光的表情好似他还不能太过伤心欲绝,因为他还要好好活着,不是为自己,是为了孩子什么的么?而且他在隐忍……从他看陆长亭的表情,我知道他恨之入骨,可他却一直忍着自己的拳头。

  “有个问题。你和何大光的脸上为什么都有抓伤?你们的伤这是怎么来的?”陆长亭突然问道,他似乎从中发现了什么。

  可这话却使一直在隐忍对陆长亭不动手的何大光一个大步上前,上来就是他一个用尽力气的拳头。

  眼看着那大而有力的拳头马上就要落在了陆长亭的脸上,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陆长亭轻松灵巧的躲闪开。而更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随之而来的是他伸手按住了何大光的手臂,并将其整个身体拉至身后,将其背起,然后把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没有两下子,怎么能做侦探呢!要知道,作为侦探,面临的危险不会比警察少很多;何况陆长亭没有并肩作战的同伴,只能孤军奋战,所以他只能让自己强大!

  他有腹肌,有人鱼线,但不是为了秀身材,而是苦练战斗力的结果。

  陆长亭走上前。

  不料曲艳玲朝他冲了过去,一把从后面环抱住了他,哭啼撒泼地说:“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陆长亭想用手将她摆脱掉,可她却死死地抓着,丝毫不肯松开。

  何大光见状,迅速地从地上起来,再次挥舞着拳头过去。

  陆长亭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迅速反应,一脚踢到了何大光的肚子上。

  何大光再一次重重地倒地。

  “啊!大光!”曲艳玲哭喊着跑到何大光跟前。

  这时,那公交车司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匆匆赶来。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在场的人没有人注意到。

  只见他径直走到陆长亭跟前,面露神秘和紧张。他将什么东西交到陆长亭的手里,是用报纸抱起来的什么东西。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