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隐藏的血迹
扶住吴语2018-06-14 12:463,339

  眼角MO、颅骨、对冲伤,面对这些个专业性的词汇,在场这些相对来说文化水平不高的人,对他们来说还真是难以消化。

  尚知情坐在一块平面的石头上,如捧心西子般,静静地看着陆长亭。

  此时的陆长亭,一改之前面对尚知情的温柔,体贴,变得高傲、冷静、沉稳,而且他看上去并没有十分地专注投入,而是带些慵懒在进行着他的推断。

  即便如此,他依然分析的无可指摘。

  尚知情有些欣赏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因为他实在精明强干,又潇洒沉稳,而且无论他做出哪种姿势,都像是在拍摄时尚大片。

  要是曾经的尚知情,也就是被绑架前的她,看到这样的男人,一定会为之着迷。但如今,她早已不知欲望为何物,有的也只是淡淡的欣赏。

  听见陆长亭说的那番话,公交车司机渐渐地卸下了大部分防备,表情也逐渐放松下来,他大声说:“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人的死不但和我没有关系,而且他压根就不是这个时间段死的?”

  他生怕别人听不见,嗓门扯的老高。

  陆长亭斥责他说:“没错!所以,你根本没有必要将责任推到人家女孩子身上,你这样做除了证明你无耻和会遭到报应以外,其他的一点用处都没有。”陆长亭对这个司机的所作所为仍然耿耿于怀。

  陆长亭原本是打算带尚知情离开的。他知道,等警察赶到,那个司机自然会麻烦缠身,这是他该得的教训,只是轻了些。等到差不多的时候,他再透露实情给警察。

  但尚知情开口让他这么做,他便改变了主意。

  事实上,陆长亭认为,尚知情需要些能刺激到她的新鲜事物,这能使她的精神得到舒缓和调节。不用说也知道,尚知情身上的捆绑和缠累太重了。

  公交车司机对于陆长亭的苛责,脸面上自然是挂不住的;但想到自己不仅能从麻烦中脱身,还不用蹲监狱和赔钱,他就一点也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他了。另外他也想知道,究竟是谁缺了大德,自己杀人不说,还险些连累自己成为杀人凶手。要是让他知道凶手是谁,他一定狠狠地踹他几脚,以灭心头之火。

  “他说不是就不是啊,他凭什么?就凭他说的那些狗屁玩意?老子可不信,老子就信事实,事实就是这人就死在这小子的车轮子底下。”人群中发出声音粗狂的质疑声。

  尚知情鄙视说话的这个男人。

  刚刚自己被冤枉的时候,他并没有出来说上这样一番见解不同的话,即便他们知道自己既没有碰到司机的方向盘,也没有碰到档位,但也没人站出来说上一句公道话,除了那个戴头巾的女人。如今有人道出真相,他却跑出来抬杠。

  这是什么风土人情?怪不得这地方这么的破败不堪。

  “诶!诶!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事实就是人死在我车轮子底下。那这路灰这么大,又特么刚亮天没多久,指不定多少车压过呢。就特么我倒霉,猪油蒙了心才停车。”公交车司机满身心的愤愤不平。

  公交车司机的报应来的太快。

  “你们都别插话,听听这小伙子接下来怎么说。反正啊,我是看这小伙子不是凡人”一个带着白色医生帽,但不是医生的女人说。她应该是附近食品厂的,她身上还穿个带有许多油垢的白色皮质围裙。

  “我看大玲子,你是看上人家小伙条件好,想让人家给你当上门女婿了吧!”又是那个声音粗狂的男人,不过听他的话不像是开玩笑,倒像是讥讽。

  女婿?尚知情想,像陆长亭这么帅气优秀的男人,应该早已经成家了吧,没准孩子都有了。

  “当上门女婿怎么了?就他这样的才配得上我姑娘。”白帽子女人满眼都是对陆长亭的中意,口水都在嘴角挂着,差点就流出来了。

  陆长亭听到那女人的话,嫌弃地白了一眼,甚至他有些生气,感到自己受到了侵犯。

  事实上,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冷漠、傲娇,除了工作上接触的人,他不喜欢和任何人来往,也很难瞧得上谁。

  当然,尚知情是个例外。

  “难道就没有人愿意上前来,验证一下我的说法么?”陆长亭起身,走到众人面前。

  他会时不时地看向尚知情,甚至总是会用眼睛的余光留意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怕尚知情会悄悄地离开。

  墙上的那些照片,他还没有撕下,因为那似乎已经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门。

  他知道尚知情从小没有妈妈,只有父亲的陪伴;他也知道消失的那五年,尚知情经历了什么。他相信,那些个伤口还在尚知情的身上,甚至会跟着她一辈子。

  大家看起来都很忌讳死人,没有人愿意上前。

  “那么你来,你来把尸体从车底下拖出来。”陆长亭面无表情地命令公交车司机说。

  那司机愣了一下,待陆长亭的话从他脑中过了一遍,他反应过来,然后稍有嫌弃地看了一眼那车底下的尸体,不情愿地问:“我?”说的时候,他伸出手指指了指,接下来手指便呈着弯曲的形状悬在半空中。

  “没错,是你。”陆长亭盛气凌人地说。

  司机犹豫了有一会,但还是觉得应该听从陆长亭的吩咐。于是,他又鼓足勇气看了一眼那尸体,然后搓了搓手,又想起自己衣兜里是有一副手套的,便匆忙戴上。

  可他刚迈步过去,那个粗狂的声音又出现了。

  是个穿厨师服的胖子,这次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斥责陆长亭说:“我说,这人你说动就动啊?你谁啊你?哪个部门的啊?这120、110、家属都没有到,我看谁也没有权利挪动尸体,大家说是不是啊?”他边说边比划,自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

  “110那头,别指望了。车坏在加油站那头了,两人正往这边走呢,我看一时半会到不了。”一矮个子手里拿着车钥匙说。

  “那你看你,咋不捎人家警察同志一路呢?”站在矮个子男人旁边一浓妆艳抹的女人说。

  “我特么捎他!!特么的前些日子在狗肉馆门口被打,报警,他们硬是拖着不办,到底塞了钱才给办,这帮犊子!”矮个子男人说完,吐了口唾沫在地上。

  听到这些话的胖子,脸上臭极了,好像被臭豆腐汁浸泡过,看上去又酸又臭。

  真是让人难以理解他的行为。旁人都是巴巴地想要看热闹,热闹越大越好,可他倒是与众不同。

  尚知情想:莫非他是凶手么?

  “那家属呢?”胖子厨师又斜眼问道,但明显他自己也不抱什么希望了。

  本来公交车司机还是有几分忌讳的,但一看是那个抬杠的家伙出来拦阻,二话不说,使出吃奶的力气,很快将尸体从车底下抬了出来。

  边抬还边说道:“爱特么谁谁!出事我担着!老子今天豁出去了,就非得知道谁特么还得老子差点下大狱!”

  那厨师知道自己阻拦不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是一名中国籍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嘴角有少许的血迹,额头有陆长亭口中所说的对冲伤。

  身上自然也都是挂上去的灰土。

  在这个地方,不管活人死人,身上的灰土成了标配。

  “那个谁,这回你说的简单点,别整那么多专业的词,大伙听不懂。”一个穿肥大棉衣的农民工说。

  真是难为他,背个一米长的大包袱,里面大概装着被子什么的;不仅如此,还拎着一个网兜,里面装着锅碗瓢盆。可都这副模样了,他还继续在这里看热闹,他还真不嫌辛苦。

  “是啊,说大伙都能听得懂的。”戴白色帽子的女人嚷嚷说。

  “好,那我说点简单的生活常识,这个大家一听就会明白。”陆长亭蹲下看着死者说,“死者的鞋子是41号,裤子,看裤腰也就是二尺七的裤腰,但这件外套……”他露出轻蔑一笑,“且不说这件薄料的外套此时穿着会有多冷,但就说他这个肥大程度,实在太不合身。四个X的有吧?鞋子合适,裤子也合适,单单衣服不合适,怕是有文章吧。”陆长亭不屑的说。

  他觉得这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说了的感觉像喝了白开水一样。

  陆长亭说的这点是很明显的,但很少有人为此会联想到什么。当然,侦探就是从细节着手,然后揪出疑点和线索,最后再得出结论。

  “你把他衣服的拉链拉开。”陆长亭又使唤司机道。

  司机看了看,却也没说什么。反正也碰了,破罐子破摔了,他应该是这个心理。他弯下身子,将死者的拉链拉开……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竟是血淋淋的一大片。

  这场景吓得司机后退一大步,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咋那么多血那?”

  “是啊,为啥出那么多血啊?”

  “你说这也奇怪了,里面出那么多血,外面啥都没有。”

  “我看这人十有八九是被杀,根本就不是什么车祸死的。”

  大家伙都被这血淋淋的场景给吓到了,沉静片刻,便众说纷纭起来。

  尚知情也惊呆了,屏息凝视。

  只有陆长亭镇静的很,他是早就猜到了,所以也不感到吃惊。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