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真假夫妻
扶住吴语2018-06-15 12:003,261

  如果说,仅仅凭“对冲伤”就断定死者是被谋杀的话,未免显得有些证据不足,略窥一斑;但现如今,死者身上穿的白色T恤,像被血浸泡过了一样,如染布一般,而外面的外套却毫无血迹,配合陆长亭之前的衣服不合身言论,这就充分说明,这一定是一件想要瞒天过海,掩人耳目的谋杀案!

  人心向来如此,狠毒又诡诈。

  “大伙看看啊……”公交车司机喘着粗气,目不转睛地盯着死者身上的血迹看,说:“这人就是被谋杀的啊!这……”他转过身,面朝大家,又很快看向尸体,生怕证据会不见一样,“这就是证据啊!这肯定是谋杀啊!抛尸啊这是!真是老天有眼啊,让我特么的遇见贵人。”说着,他又看向陆长亭,感激的不知说什么,便使劲吞咽了一下,后又想到始作俑者,嚷嚷道,“这特么谁啊?谁这么缺德啊,这太损了!”

  突然,他睁大眼睛,好像一道光闪过他的额头。

  “特么的是不是你?啊?”司机大步朝那刚刚多次上前拦阻的厨师而去,走到他面前,直接拽住他的衣领,目光喷火,甚至脖子处都爆出青筋来。

  胖厨师一下子变得面如土色,但很快他伸手用力推开那公交车司机,很明显他的力气更大些。

  “你特么少在这血口喷人啊!你一会说人家女孩儿导致你撞死人,一会儿又特么把屎盆子扣在老子头上。告诉你,老子可不好欺负,由不得你疯狗乱咬人,你要是再诬陷我,老子掀了你的王八盖!”

  凶手是他么?尚知情想。

  她看了看陆长亭,可他的表情却不可捉摸。

  她猜陆长亭一定知道凶手是谁,只是他需要给大家一个说法。

  “我看这人是被破啤酒瓶子捅的吧?”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个带着金链子的寸头小伙。

  陆长亭想:终于有人说到点儿上了。

  要是再没人看出来,他就要说明这一点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点。

  他是不太愿意张口,因为一张口就吃一嘴巴的灰。他心想:回家一定要从里到外通通洗一遍,不然他回家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坐立难安。

  他又看了看尚知情,心里仍然有些难过,为她这般瘦弱而难过。他想他一定要把她接到家里去,如果能多住上一阵子,他一定可以把她的身体调养好。

  如那寸头小伙所说,死者身上穿的那件沾血的白色T恤,上面有手掌大小的被不规则窟窿组成的圆圈,细看还不止一个。

  可见凶手手段的凶残。

  “我说曲艳玲,这该不会是在去你家吃饭的客人吧?要说这被啤酒瓶子捅的,这附近就两家饭店,有一半可能啊,就是在你家吃饭的客人。”被称作大玲子的戴白帽子女人,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这个叫曲艳玲的女人身上。

  尚知情朝曲艳玲看去。她记得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刚刚才到的,而且就是从她身边经过。来了之后她便站在那个胖子厨师身边,想来他们应该是认识的。

  大玲子说这话是出于一直以来对曲艳玲的不满和嫉妒,所以她才会这么说。换做别人,谁会说这得罪人的话呢,毕竟也算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

  “啊?没有……没在我家吃过。来我家吃饭的都是附近的熟客,这个人看起来眼生的很,我是头一次见到。”曲艳玲很认真地为自己辩白。

  陆长亭微微转向曲艳玲那边,眼睛深邃,如有未解之谜在里面。

  曲艳玲看起来四十多岁,不到五十。她个子不高,皮肤有点黑;头发散落,染的是酒红色。她脚上穿着个粗跟黑高跟鞋,身上穿着有点不符合她年龄的呢子料连衣裙。她似乎嗓子很不舒服,总是在用手揪着,都揪红了。

  “你该不会是怕影响生意就故意知情不说吧?”大玲子依然盯着曲艳玲不放。

  “我说大玲子,哪哪都有你呢!不就是不让你家男的赊账,你就怀恨在心,在这泼脏水。我告诉你,我们说没见过,就没见过,你要是再在那胡咧咧,别说你是个娘们儿,我一样大嘴巴子抽你。”胖厨师面露凶光地说。

  原来他们是两口子,尚知情这才知道。

  “你们两口子要不是做贼心虚,你急什么?”大玲子躲到农民工身后,只露出头来说。

  “我看你特么就是欠抽。”胖子要上前对大玲子动手。

  曲艳玲上前拦住了他。

  “好了,不要再吵了,我来告诉你们凶手是谁。”陆长亭开口说。

  只见他眼神犀利,目光孤注一掷地朝那两人看去,就是曲艳玲夫妻俩。

  “你们是我见过最愚蠢的杀人犯。”陆长亭走过去对他们二人说,眼神里充满了蔑视。

  “杀人犯?”众人异口同声地说出这三个字,目光也都跟随着陆长亭的目光投向了他们夫妻俩。

  而站在那两人旁边的围观群众,听到陆长亭这样说,立马站的离他们远些,以保持他们认为的安全距离。

  “哼,我早就猜到这两人可疑,果然不出我所料。”

  “这不明摆着么,一说是谋杀,他何大光就上前拦着,不是他才怪呢。”

  “我看他家就是黑店,盯上个有钱的,就宰了,指不定多少人死在他们手里呢。”

  “没准还有什么人肉包子呢。”

  好多人成了事后诸葛。

  “你说他们真是杀人犯?”

  “我看未必。我估摸着,这男的和刚才那女的认识,为了不让那女的担责任,编出来的。”

  “我看不是,十有八九就是他们干的。”

  也有人持怀疑的态度。

  令陆长亭唯一欣慰的是,警察没有赶到。因为一旦他们要来,一定会耽误不少时间和功夫。

  这路确是破败不堪,除了翻斗车,其它车都是说坏就坏。因为路面坑大,大部分车都底盘低,所以经常被刮坏底盘,警车也不例外。今天还算好的,若是赶上雨天,这路便成了泥路,到那时,不管大车小车,都容易陷到泥坑里去。

  听见别人这样说自己,胖厨师何大光倒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那个女人的手却好像在颤抖。胖子紧紧地搂住那女人,当她的依靠。

  “那你有啥证据说人家是杀人犯啊?”农民工问道。

  陆长亭淡淡地冷笑,从容地开始了他的回答:“我之所以会这么说,原因有三:第一、如果我要杀人,我一定在尸体被发现时,上前认领。因为在这个附近即无医院又无派出所的地方,肇事逃逸屡见不鲜,死者有人收尸根本就不会有人过问!来往的司机经过更是避之若浼!即使遇到像今天的情况,曲艳玲你完全可以说,这是你命苦的某位亲戚,再说些得了癌症的说辞,不需要索赔;相信我们这位公交车司机不但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还一定会对你感恩戴德!

  第二,如果人是我杀的,就算我情急之下为了掩盖真相,给死者换了衣服,那我也一定要把衣服上面的吊牌价拿掉。我想以你们的消费习惯,即便是真的成为了富豪,买衣服的时候也一定会看看价格,这就会导致那吊牌价上面一定会留有你们的指纹。还有就是曲艳玲两厘米宽的粗鞋跟印,留下了死者的衣服袖子上面,还沾了一片辣椒碎片。我想现在如果去你们店里的话,桌腿、墙面、椅子或是其它一些地方,也一定会找到些辣椒碎片。这一定是你们撕扯时,弄撒了某个桌子上的辣椒油导致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你有了新欢,你怎么能对生活了十几年的丈夫下如此的狠手!”

  “夫妻”、“丈夫”这两个词令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瞪眼乍舌。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曲艳玲不是和那个胖子是两口子么?而且周围认识他们的人似乎都认为他们是夫妻,可是陆长亭不仅否定了他们的关系,还说着胖子是曲艳玲的新欢,他是怎么看出来的?这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所有人的脑袋都懵住了,觉得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会不会是他判断错误?尚知情想,但很快她决定还是要相信陆长亭。

  “说什么呢你?找揍啊你!”那胖子急了,这是他第三次威胁别人,在短短的时间内。

  他似乎又要上前对陆长亭动手。

  尚知情的心却为此像被谁用手捏住了一样。

  她屏息祈祷,希望陆长亭能躲开他,躲开他粗壮力大的拳头。

  令她心头舒展的是,曲艳玲再次上前拦住了何大光。

  看来她是个不喜欢生事的女人。

  “我特么告诉你,你别在这血口喷人,这特么是我媳妇,地上躺的那人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听到没有?”胖子眼睛发红、脸发青的说,活像只吃人的老虎。说完,他用他粗壮的胳膊搂住曲艳玲的肩膀,打算要离开。

  “慢着!”陆长亭平静的说,似乎并没有被他的张牙舞爪给吓到。不仅如此,他的表情决绝不已,可见他是多么自信,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