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对我来说,很特别
扶住吴语2018-06-13 10:512,484

  公交车车尾,陆长亭与尚知情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自从尚知情知道了陆长亭这个名字,那名字就像是一只精灵,顽皮地钻进了尚知情的灵魂深处,安巢筑窝。

  也是在那一刻,尚知情感受到了宿命。

  虽然如此,她从未想过,她会再次见到他。

  微风撩动尚知情的头发,隐隐约约地遮挡住她的脸。

  陆长亭好想伸手拨开尚知情脸上纠缠的头发,好好看一看她的脸,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这一年多,过得还好么?”

  陆长亭也不明白,为什么尚知情站在他的面前,他就像变了一个人。而说话的方式也好像他们曾经有过很深的交往。

  尚知情好像还没有从之前的惊吓当中缓过来,她有些颤抖的回答说:“还好。”

  她只避重就轻地回答了两个字,便又沉默了。

  她总是害怕别人会问她问题,因为每次的问题都意味着要揭开她的伤疤。

  记得,当她面对到医院对她盘问的警察时,她的胸口异常的堵塞和酸楚。因为她心里憎恶他们没有能力更早地把她救出来,她更憎恨他们很早地就放弃了对她的营救。

  她被绑架了那么久,他们最终只得放弃,却没有一直追查下去将她找到,最终还是一个非警务人员将她救了出来。

  她不解人心为什么这么冷漠;面对她这样一个悲惨的人,他们竟然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一味地抽茧剥丝般揭她的伤疤,她想,也许在他们的笔录上都不会出现任何的形容词。

  “其实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变得和以前一样,我指的是六年前。”陆长亭希望她能变回以前的样子,活泼,爱笑,好像璀璨星星。

  “你怎么知道我六年前不是这个样子?”

  “通过你的照片。”

  “我的照片?”尚知情并不知道陆长亭是如何找到的她。

  “没错,你的照片,每一张都笑的很美,你现在依然可以笑的很美。”

  尚知情只是冷冷一笑。

  她蔑视她的过去。

  因为她知道她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为什么不说话?”陆长亭觉得应该换个话题,不然对方一定会提出分手告别,“其实我有去医院看过你,但你还是在昏迷。感谢上天,能在关键的时候让我把你救出来,因为医生说,你当时的身体状况真的很危险。”他伸手,不知所措地悬在半空中。

  他的身体总是在不受控制地想要靠近她,哪怕是再近一点点,但他知道他不能。

  尚知情勉强挤出一丝应该看似悲凉的笑,说:“我真的很好。”

  但凡见到尚知情这副模样的人,谁会认同她的这番回答。还好,很好,都是她避重就轻的说辞,可谁都知道,她过得并不好。

  陆长亭心知肚明,这只会让他更加的心疼。

  事实上他从未在一个当事人的身上倾注这般的情感,无论对方有多美丽,动人,都无法触动到他的心,唯有她,尚知情。

  记得四年前,当他从尚知情的父亲口中得知,尚知情被绑架的事情时,他立即认定那是熟人作案。可因为时间太长,几乎没有什么头绪可将。他有想过要放弃,但总是有一种力量驱使他,一定要找到那个女孩,也许她正在某个地方等待他去救她。

  他开始剖析,寻迹,解读,这一切都渐渐地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从未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去侦破案子。

  从此,他的一面墙上便挂满了与尚知情有关的一切。他了解她,熟悉她,但此刻的她,却像是另外一个人。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这也是他想问的,毕竟这里这么的破败不堪。

  “我……是来办事的。”尚知情不愿意多说。

  尚知情双手插兜,故作自然轻松,笑了笑说:“对了,大侦探,我还欠了你一声谢谢。”说完,她鞠了一躬,又说:“我正式地对你说,谢谢你。”

  他觉得这一切都不对,似乎不该这样。明明有一肚子话要说,可为什么开口艰难,又为什么即迫切地想要对方开口对他说些什么,可当对方开口,他又这般地沮丧,压抑。

  要知道,从来都是别人千方百计地靠拢他,他从来未曾这样过。

  陆长亭目光热切地看着尚知情,心痛地像是有人攥紧他的心脏。

  “对了,你刚刚说“凶手”,是不是说那人不是被车撞死的,而是被谋杀,抛尸在了这里。”如果尚知情的父亲,听到她说这番话,他一定会为此激动。因为尚知情终于也有关切的事情了,她总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好像生活在啊一片灰烬当中。

  “你很想知道么?”陆长亭诱惑她说。

  “知道不知道都可以,如果那司机非要我负责,我也可以接受。”这句话打击到了陆长亭。

  “告诉我,如果你想知道,那我可以为了你揭发凶手是谁;可如果你想回家,那么我现在就开车送你回家。”

  他祈祷她能留在她身边,似乎他很想在她面前展现自己。

  “可是你已经答应那个司机,你会回去告诉他凶手是谁,估计他还在等你。”尚知情想到。

  “管他呢?失信又怎样?”陆长亭眉头紧锁,凝视着尚知情。

  尚知情心想:他怎么可以这样,这么言而无信。

  “告诉我,你想知道真相是什么么?我可以为了你说出真相。”陆长亭紧紧地锁住尚知情的视线,丝毫不打算放过。

  尚知情感觉自己被逼到了墙角。

  “好吧,我想知道。”她犹豫再三,勉强地同意。

  几乎没有人离开,都在等着陆长亭道出真相。虽然他们也质疑陆长亭的能力,但这毕竟是当场破案,错过了这场好戏,就只能到电视剧里找寻了。

  奇怪的是,警察还没有来,这很不寻常。

  “现在我先来证明死者不是这司机杀的。”说着,陆长亭再次蹲到尸体旁边,并拨开死者的眼睛说:“死者的眼角mo浑浊,上面有接连成片的小白点。这就说明,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6至12小时之间,而不是在这几分钟的时间死的。而且,根据死者的躺卧姿势来看,如果他是被车撞死的,那么他应该是内脏破裂而死。这么大的车,我想他的肋骨也会断掉,但……”他将手臂伸到车底,摸了摸死者的肋。“他的肋骨可摸起来完好无损,可没有被压过的痕迹。不仅如此,我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他抽出双手,抬起死者的头部,展示死者带有些血迹的后脑给大家看。“这人后脑有血迹。”他又摸了摸带血的地方。“是颅骨骨折。还有就是,这人的前额也有出血和挫伤的迹象。知道这叫什么么?这叫做对冲伤。形成这种伤的原因无非就是后脑撞击硬物所致。来,你们谁来摸一下,看看我说的是否属实。”他抬眼对大家说,可见他对自己的一番推理深信不疑。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