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是肇事,而是谋杀
扶住吴语2018-06-12 11:022,778

  去年的七月份,尚知情被陆长亭从“牢笼”中救了出来。

  她虽没疮痍满目,却也是伤痕累累。

  为奴的那五年,她似乎已习惯于安弱守雌。

  从前她没有招架之力,现在依然如此,任人欺凌。

  草木凋零,沙土伏窜。

  公交车司机,将她又拖拉到众人面前。

  她低头不敢目视前方,感觉自己像个即将要受刑的犯人,虽然她什么都没做。

  那司机死拉着她的手不放,她觉得自己可能无意间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所以她才会遭到这样的对待。

  一魁梧黧黑的男人,这样对待一个柔肤弱体的女子,围观的人中,没有人仗义执言。

  他们只是一味地看热闹。

  “大家伙都看见了啊!你们说我一开车的,我容易么我。天特么还没亮就得起来,还摊上这破道,这都不说了。”司机吐了口痰在地上,手仍然不肯松开尚知情的手臂。“你说你,要不是你撞坏那杆子,影响我开车,我能撞死他么!上车的时候我就说,都给我往后走,把前边给我让开。你可倒好,像个狗皮膏药似的在我旁边贴乎,还让我给你开前门下车。你看!你看看!”终于,他松开了她的手臂……

  她握着自己发疼的手臂,低着头,满心的委屈,却不知如何开口。

  陨泣,掩面,是她唯一能做的。

  “我是兢兢业业啊!出门都是要拜拜的,生怕会出事。咱得负责是吧!可没想到碰到这么个丧门星,没有素质的人。大家可都给我做个证啊,我这可是被她害得。一会警察来了,还是家属来要钱,这娘们可有一半的责任。说特么一半都是轻的。”公交车司机不依不饶,硬是要把黑锅背仔仔尚知情的身上。

  弱不禁风的尚知情只能任由其颠倒是非黑白。

  又或者说,这司机太过巧舌能辨,连她的脑袋都被他的嘴巴牵着走,似乎他说的,就是事情的真相。

  “算你倒霉,就有那样的人,愿意往前凑。”人群中一男人说。

  有人在声援那司机了,她听过头低的更低了,更是不敢开口说一个字为自己辩白。

  此时,她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宁愿不出门。

  “可不是么,我天天坐公交车我知道;司机扯嗓门喊让往里走走,把前面空出来。关键是你不往后走,你堵着门口,那别人怎么上车啊。就总有那几个自私的,任凭你怎么说,他都不挪地。”这女人的声音男人的声音都大,听得尚知情直哆嗦,眼泪更是哗哗地往下流。

  “不是司机,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

  居然有人为自己说话;一瞬间,内心的灰烬被点燃,满了激动和感恩的尚知情不禁抬头看去。

  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头带着粉色头巾,手里拎着个布兜子。

  “不是怎么的啊,那我这话该怎么说啊?”司机为此急了,暴跳如雷,眼睛瞪得更大了,他上前几步好像要对那个女人动手。

  “那明明是你一个急刹车害的我们站不住往前倒了的,你怎么能都推到人家姑娘身上。我这人说话就直,真看不惯你这样的。”这女人不掸强御,世间少有,令人钦佩。

  “你特么的贱娘们是属黄瓜欠拍的,属球欠踢的,信不信我一个大嘴巴抽你。”司机用手指指着那女人的鼻子说。

  女人不甘示弱。

  “你抽个试试,我还就不信了,光天化日没有王法了呢!来,你抽下试试,你动我一下,命根子给你踹碎了,你个王八犊子!”

  就在两人争论的面红耳赤,几乎要动起手来的时候,一位身着黑色修身高级定制西装的男子蹲在了尸体旁。

  这样穿着的人,出现在这样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实属孤雁出群。

  虽是风沙满天,但他五官轮廓依然明显清晰,棱角分明。

  剑眉星眸,挺鼻薄唇这样的词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为过。

  像他这般的长相和身材,任何一个女生看上一眼,都会情不自禁地陷进去。

  然而,人所不知的是在他一双深邃的眼睛里,却暗藏着难以察觉的锐利。

  只见他伸出白而修长的手指,拨开死者的眼睛;随即又摸了摸死者的后脑和肋旁。

  每一个动作,都搭配一个神情的转换,实在令人捉摸不透他究竟从中知道了什么。

  尚知情不想那个为自己说话的女人,遭到辱骂甚至殴打。

  她为了她勇敢上前。

  她靠近司机的身后说:“明明是你,是你急刹车……”她微弱的声音似乎只有他一人能听见,但当她一开口,世界都静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声音太小,就顿了顿,深呼了一口气,提高音量说:“是你急刹车害得大家摔倒,是你的车太破,栏杆才会掉!这根本和我无关,你怎么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呢?”虽然说的缓慢,但这已经是她最大的力气。甚至,说完这番话,她的头已经缺氧。

  不得不说,这番话是那个为她抱不平的女人给她带来的灵感。

  “你特么别在那瞎B B,信不信我揍你。”那司机转过身,像是地狱里出来的恶鬼,这般向尚知情嘶吼咆哮,脸已经狰狞到了极致。

  面对这幅凶相,尚知情第一反应便是往后退了一步。可想到这司机是那样的含血喷人,便又鼓足勇气上前。

  气急败坏的司机挥舞拳头而来。

  就在尚知情以为自己要挨拳头的时候,刚刚那位查看尸体的男人挡在了她的前面。

  他握住了司机的手腕。

  两人暗暗较力,司机自知不是对手。

  “你想干什么?”这位绅士的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

  他稍稍偏头,目光炯亮且带有威严地看着司机。

  虽看似平静,却势不可挡。

  听到这个声音的尚知情,好似一滴清凉的水滴滴在了她的眉心,她为此感到意外地睁大眼睛。

  即想回味,又想立即找寻。

  她记得这个声音,甚至永远不会忘记。

  因为这就是救她的那位侦探的声音,他就是陆长亭。

  低沉,清冷,又带着一丝丝的温暖,那便是他的声音。

  一年前,当她饱受折磨、生不如死、心如死灰的时候,他的呼吸扑面而来。他对她说:“我是陆长亭,我是一名侦探,是来救你的。告诉我,你的腿可以走么?我带你出去。”

  想到这个,知情百感交集,热泪盈眶。

  “这特么的管你什么事!”司机虽收回了拳头,但咆哮的恶言又朝这男人去了。

  他简直像是一条疯狗,到处乱咬人。

  “你敢动她一下试试。”他挑眉,视线紧锁着那司机的恶眼,有咄咄逼人之势。

  司机含着怒气,颇有忌惮地瞪着陆长亭看。

  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定不是好惹的。

  “你在这等我,我回来告诉你凶手是谁。”他对那公交车司机说。

  “凶手”二字,引起一片哗然。

  众人因此议论纷纷,吵吵嚷嚷起来。

  可那司机愿意等他回来,因为他似乎可以证明自己不是肇事的人。

  陆长亭转身看向尚知情。

  他笑了笑,好似相熟的故人。

  他走上前,用手擦了擦尚知情脸上的泪水,怜悯又心疼地看着她。

  “又有人欺负你了,还好我又出现了。”一改对别人的高冷,面对知情的他温柔的如溪水般,“还能走么,我们说两句话,我想听你对我说点什么。”

  为什么呢?尚知情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但尚知情还是点了点头。

  可刚迈开腿,身体便摇晃的差点摔倒。

  这给了陆长亭再一次抱起她的机会。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