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知情被挟持
扶住吴语2018-06-16 22:003,193

  陆长亭接过东西,是白色粉末状的。

  他打开闻了闻,又用指尖沾了沾,随即用舌头舔了舔,但很快吐了出来。

  原来真的是毒品!

  一系列举动结束后,陆长亭整张脸都紧绷着,又是一副好似被侵犯的样子。他还真是矫情,指不定哪样东西就会惹得他嫌弃。

  只见他眉头紧锁,目光暗沉,嘴唇紧闭。

  不多时,他开口说:“何大光,曲艳玲,你们居然敢用信鸽贩卖毒品?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

  “毒品?”听到这个敏感又恐怖的字眼,大家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两个字,各个面露惊讶。

  这是个即熟悉又陌生的犯罪名词,大家对它既好奇又把它当成瘟疫忌讳着。

  可令大家不解的是,陆长亭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一切都是猜出来的么?

  作为侦探,他是需要想象力丰富的,然后通过某一个不起眼的细节,最后结合种种蛛丝马迹加以证实。

  这次,他们没有狡辩,而是纷纷低下了原本死不悔改的头。

  是啊,在一个个铁铮铮地证据面前,他们想抵赖也抵赖不了。只是相比之下,何大光显得有些不甘心。

  “你们以为在这个交通不便的地方,就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用信鸽贩毒?你们简直是痴人做梦!你们看看你们的脸,被鸽子抓成那副德行,这是能掩盖的了的么?你们开的不是烧烤店,你们自己也不是什么养鸽子爱好者,可房上却总有十几只鸽子飞来飞去,难道就不怕被人怀疑么?”陆长亭愤愤地说,手里拿着那司机搜来的毒品。

  其实他们二人脸上的抓痕并不是特别明显,只是他们“倒霉”,碰到了细致入微的陆长亭。

  “我就说这两人不是啥好东西,你看,出事了吧。胆子也够大的,这不仅杀人,还贩毒。”大玲子说,她可真是事后诸葛。

  “你可拉到吧,这回你可能耐了。”农民工斜了一眼她说。

  大玲子白了他一眼,不服气的说:“我怎么了,我早就看出来他们不对劲了。就开个小饭店,上个月还去市里打了套四金,要不是做这坑人的勾当,她用啥买啊!”

  女人嫉妒的天性。

  “我说着俩人怎么总是脸上挂伤,原来我还以为是他们打架相互挠的呢,原来是鸽子挠的啊!”铁锹男说。

  “啊,对,是鸽子。我记得小时候我家邻居养鸽子,那玩意是好抓人,抓的我家邻居脸上也好挂彩。”寸头小伙有些激动地说。

  其实每次断案,陆长亭都特讨厌围观群众的你一言我一语,觉得十分肤浅和轻浮,还有些不近人情。

  不过关于不近人情,他倒是只看到别人眼中的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良木。

  因为他最不近人情。

  陆长亭没有理会他们,继续说:“我想死者也一定是因为撞见了你们见不得人的勾当,才会被惨遭杀害!你们为了钱,简直是丧心病狂!”他说的时候,语气是何等的严厉,目光又好似锋利的刀子。

  “就算他没撞见,他也该死!”曲艳玲脸带不悔的恨意说,“我就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杀死他!我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儿,就是他卖给人贩子了,可怜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我的姑娘!他就是个畜生,说是也要带着我小姑娘,去玩几天,结果为了还赌债,就到南方把孩子给卖了。”说着,曲艳玲咬着牙,手紧抓着地上的土,痛哭了起来。

  她说起她的往事,众人不再冷漠聊起论断的闲话,而是纷纷被触动的心肠。就连大玲子,也掉了颗泪,毕竟她也是有女儿的人。

  此时何大光的眼睛因为某个歹毒的计谋而散发着幽暗的光。

  果然,他突然一个起身,虽来不起站直身体,但就算是爬过去,他依然去抓住他认为的最后一颗“救命的稻草”;那就是挟持一直坐在石头上的尚知情,用他那粗壮有力的手,掐住尚知情的脖子。

  尚知情立马面红耳赤,呼吸不得。

  “你要干什么?”陆长亭见状立马冲了过去说。

  “你给我站住,往后去!别过来!”说着,他看了看尚知情的脸,又加重了手劲,尚知情顿时流下了两行泪,“你可别以为我是在吓你,这女的一看就是个病秧子,要想掐死她,一秒钟我就可以解决了她,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不动。”

  陆长亭立马后退了几步,生怕何大光会下狠手。他知道尚知情的身体状况,也知道何大光的力气多大,他不敢冒险。

  “我可以不动,但你不要乱来,无论你要求什么,我都会答应你,我绝不失言。”陆长亭想都没想,说出了这番话。

  陆长亭平日里最恨别人威胁他,他可以做到不受任何的威胁。若是往常,以他的性格,他自然会说:人你随便怎样,法律会惩罚你,而我已经完成了作为侦探分内的工作。每当说完这番话,他便会头也不回地离开。

  其实这样也是十分奏效的,因为每每这样,人质都会安然无恙。

  但此时,他变得束手无策。他依然也可以说出他一贯处理此事的那番话,但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这是他当侦探以来,第一次感到手足无策,第一次祈求命运。

  所谓,关心则乱。

  因为他在乎面前的这个人。

  记得在寻找尚知情期间,为了查找线索,他盗取了尚知情的QQ号,并进入了她的QQ空间,看到了一张仅主人可见的照片。

  标题是“十八岁的我”;照片上的照片是尚知情成人礼那天拍的,穿的是电影《闻香识女人》中那段探戈舞曲中女主角身上穿的同款黑色礼服。V领,挂脖,露出美背和香肩。头发则如电影里的女主角,是盘起的。

  照片上的尚知情虽展现的是性感婀娜,但面孔和气质散发的确是纯真与美好。尤其是那带笑靥如花的天然面容加上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睛,一时间打动了陆长亭孤寂多年的心。

  而下面的配文是:我很小气,只想把自己最美丽性感的一面给最重要的人看;如果某一天,某某先生,你看到了这张照片,或者穿着和这照片一样裙子的我,那么,我的余生便交给你了!

  陆长亭发誓,哪怕付出一切代价,也绝不能让尚知情有任何的闪失。

  他决不允许。

  “大光啊!别胡来!放了那姑娘吧,咱们逃不掉的!”曲艳玲瘫坐在地上哭着说,欲要阻止何大光的鲁莽行为。

  “我不甘心!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老子拼了!”他的手还是不肯放松一点,满眼的杀气,像中了魔一样。

  “你就不管你儿子了么?你这样,你让他以后怎么做人?”陆长亭希望能唤起何大光的良知。

  “我儿子有他妈,这些年为了他我连毒品都沾了,我也算对得起他。他爸就这点能耐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虽然,他说了这番话,但眼睛里仍然闪动着对儿子的留念。

  虽然如此,陆长亭从何大光的状态看,他不仅贩毒,而且是吸毒的,因为他性格不稳定又狂暴。

  像这样的人,真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为此,他心里担忧地如火焚烧一样。

  “何大光,是男人你把她放开,换我。”陆长亭坚定地说,“如果你觉得你掐不死我,那么我这里有一把刀,你可以把刀放在我的喉管处,这样你也可以控制住我。”说着,他从裤兜里拿出一把折叠的到,并将刀片抽了出来。

  “你先把刀扔过来。”何大光并不想交换人质,他只是想要拿把刀。

  “那不行,我不能让你用它伤了知情。你换我过去,你松开她,让她上前几步,我就把刀提前扔给你。”

  “我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耍的是什么把戏么!要是那样的话,你肯定就把我给就地按下了。”何大光并不想冒险,他更希望手上的人质是个对他不造成威胁的人。

  “何大光,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逃了么?你做梦!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保证!”陆长亭紧握拳头,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火苗。

  “那又怎么样!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我知道你相中这娘们,老子今天就让你付出代价!今天要不是你,那特么司机就贴我背黑锅了。老子就算杀了人,也照样吃香的喝辣的,这一切都赖特么你!”何大光恨极了陆长亭,那愤恨的表情,恨不得撕碎了陆长亭。

  尚知情的脖子依然被掐的死死的,她觉得她越来越无法喘息,更是头昏脑胀,胃里面翻江倒海。她此时没有任何挣扎的举动,没有一丝求生的念想,甚至若能这样的死去,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就算活下来,也无非是重复昨天的日子,日复一日,噩梦不断,伤痛不断,羞辱感每日都存在。

  她早就活够了。

  于是,她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