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羊群效应
扶住吴语2018-06-17 12:023,427

  就在尚知情闭上眼,放弃自己的时候,几乎是在同时,何大光开始表现异常。

  他开始表现震颤,手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而颤抖,尚知情为此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在很短的时间内,何大光表现的越来越不稳定,之间他瞳孔放大,好像突然被刺了一刀,命中心脏似得;紧接着他开始全身颤抖,涕泗流涟般,并打起哈欠来。

  陆长亭知道,何大光这是毒品发作了,在这种时候危险和解救机会是并存的。所以,他接下来的任何举动都至关重要。

  他想到解铃还须系铃人。

  “何大光,你是不是要这个?”说完,他将手中被纸包的毒品扔到旁边,离尚知情稍远的地方。

  何大光见状,立刻撇下他手中的人质,然后像只看到骨头的摇尾乞怜的狗,朝那毒品扑了过去。

  尚知情少了何大光的“支撑”,眼看就摔倒在地;好在陆长亭及时跑了过去,将她扶起,并将她搂在怀里。

  尚知情微喘着,像只衰败的花,整个人都蔫了,只是一息尚存。

  “为什么没有把我掐死?”她怨恨道,眼睛微张着,生无可恋的样子。

  “说什么傻话,你要好好活着。我把你救了出来,你要为我活着!这是命令!”比起尚知情被挟持,陆长亭更心痛的是,尚知情的轻生念头。

  他究竟要怎样做,才能帮助尚知情回到那张照片时期的她。

  “大光啊,你不是答应我不沾那玩意么,你是啥时候吸上的啊。”曲艳玲几乎是爬到何大光身边的,她痛哭流涕,悲痛欲绝,整个人被悲剧笼罩着。

  而何大光全然不顾,只是“讨好”,“亲近”,那些已经掺到土里的毒品,好像狗为了得到吃食,去舔主人的脚一样。

  众人都被这样的场景震撼道。

  在场的违规群众,他们当中也有几个人吸过毒,甚至现在仍然在吸。他们理解这种痛到全身,如虫子啃食自己的感受。可是他们知道,凭自己的意志根本戒不掉!他们是后悔当初沾染了这玩意,但是这世界没有卖后悔药的。

  何大光塞了满嘴的土到嘴里,可是依然得不到他想要的“治愈”。他开始越来越心率加快,惊恐,不安,还有就是疼到骨子里的那种疼痛。

  “给我一口吧,我难受啊!”何大光跪趴在地上,手握紧拳头捶地,哭嚎起来,“给我一口吧,虫子咬我啊,我难受啊!”他直起上身,哭天喊地的。

  “大光,你不要这样啊!老天爷啊!你救救他吧!”曲艳玲过去,手轻搭在何大光身上,悲痛欲绝。

  这两人是在上演现实版的“人间悲剧”。

  又过了不多时,何大光开始痛的满地打滚。

  吸过的人知道,那种疼痛是从骨子里出来的。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像有虫子在啃食,从头顶到脚尖,从皮肤到骨头,每个细胞都在痛。这是一种爆炸式的痛,这种痛会炸掉你的思维,炸掉你的意识,炸掉你的良知,炸掉你的所有所有,最后只剩下生不如死的痛。

  众人看着他痛苦的样子,知道除了毒品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消除疼痛,也就只能在旁边束手无策的看着。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人群中有人吆喝道。

  放眼望去,几名穿制服的警察,乘坐一辆拖拉机从道南边灰头土脸地赶来。

  何大光和曲艳玲已经没心思顾及自己犯下的死罪,他们此刻似乎只想要解脱。

  “我们走。”知道警察已经赶到了,陆长亭起身将尚知情抱在胸前,想尽快离开。

  陆长亭大步离开,身体健硕的他根本不会因为抱了一个人而影响他的步伐。

  临走时,他还交代了那公交车几句话。

  “去哪?你可以送我回家么?”尚知情发出微弱的声音。

  “不,我们回我家。我家就在这附近,我们很快就到。”陆长亭边走边说,脸上依然是担忧的神情。

  “不!我要回家,送我回家好么?”尚知情坚持,但没有挣扎的力气。

  “我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你只需要听我的!”陆长亭口气有些严厉。

  他固执地将尚知情放到他的黑色路虎车上,而且是副驾驶。他细心地帮尚知情系好安全带,并打开一瓶矿泉水,喂她喝。

  他从不让别人坐在他的副驾驶,他不希望自己开车的时候,旁边坐着一个不讨他喜欢的人。那样的话,对方一个抬手的动作,都会令他厌烦。

  “送我回家好么?我想回家。”尚知情再次哀求。

  陆长亭哀伤地看着尚知情,嘴唇微微颤动。

  “你爸爸会放心你在我这里,只有我能照顾好你,相信我,我会让你重生,只有我能做到。”说完,陆长亭关上副驾驶的车门。

  尚知情知道自己没有力气离开,只能暂时任由这个男人这般对待自己。

  她开始安静下来,闭眼,平心静气。

  她闻到车子里的桂花香气,令人有些心旷神怡。

  陆长亭回到车上,发现尚知情不再要求回家,他才心里踏实了些。甚至在几分钟前,他还在担心尚知情也许会哭闹着想要离开,如果是那样,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现在,他放心了。

  又喝了些水,尚知情觉得自己好多了。

  “你为什么要躲他们?”尚知情开始发问,声音还是很微弱。

  “谁?”

  陆长亭用它白皙修长的手转动着方向盘,用他的长腿来控制油门和刹车,这使得纵然路破败不堪,毫无风景而言,但车内确是另外一番景象。

  “当然是警察,你难道不是在躲他们么?”尚知情的声音很轻。但陆长亭将座椅后背放下,她几乎是半躺着,这令她舒服很多。

  “很烦的。”

  “谁?”

  “警察啊,要做笔录,要协助,我可没有时间。”

  “既然你那么忙,为什么不干脆送我回家。”

  她又回到这个令陆长亭头疼的话题上。

  “我忙是因为你,其它的事情都不会让我忙。”

  尚知情无言以对。

  她看着他,想到刚刚他断案时候的样子,那时的他好像在舞台上唱独角戏一般,台词有魅力,他更有魅力。

  “有个问题我要问你一下。”尚知情开口说,“你怎么就单凭个夫妻相就判断何大光和曲艳玲是夫妻?虽然你的理由也算是充分,但是……尤其是那个食管癌,总觉得……”

  果然,陆长亭的想法起作用了。因为他一直认为,分散注意力的治疗法是非常管用的。尤其是案情,这种刺激人的事物,更具有治疗效果。

  “你想说的是证据不足?”

  “差不多是那个意思。”尚知情瞄了瞄他说。

  “你对推理感兴趣么?”他希望她的回答是,这样他便更有理由帮助她。

  “以前,很喜欢看这方面的小说。”酸楚感再次袭来,总是这样。

  他锁了锁眉,一副开始要讲论的表情。

  “知道羊群效应么?”他顿了顿,“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平时在一起也是盲目地左冲右撞。但一旦有一只羊动起来,其他的羊也会不假思索地一哄而上,在场的群众就是羊。但这个羊群效应是何大光先使用的,我不想他占了先机,所以我也只好使用了。”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何大光是凶手了?我想你肯定早就知道了,不然你不会信誓旦旦地对那个司机说你知道凶手是谁。”

  “这应该是个人就能察觉出什么,因为他实在太明显了。那些个无数扯谎的表情和气急败坏的行为,真是多的不能再多了。可是他他扇动群众阻止我断案,也就是我所说的羊群效应,那他就真是太笨拙了。总的来说,夫妻相和食管癌的说法的确只可用作分析,但对于这些凑热闹的羊来说,还是很有效果的。其实说到底,我无非就是想借着他们二人的心虚,逼他们到一定程度,他们自己便会招了。不过,食管癌那个我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只能说他们太过倒霉遇到了我。”他在推理分析的时候,声音很有韵味,似乎每个字眼都带有弹跳力。

  “那你又是怎么通过鸽子抓伤得知他们是毒贩的?还有那司机什么时候跑去搜家了?”

  “信鸽贩毒,他何大光不是第一人,早就有这样的案例。死者身上的衣服,虽然是反季价格也要两千多块。还有曲艳玲脖子上的弥勒佛吊坠,以及何大光手腕上的五位数手表,这些个东西可不是一个开饭店的小老板能消费的起的。另外,事情败露,曲艳玲一人扛下来,何大光说走就走。这要是换做别人,一定会觉得对方薄情寡义。可曲艳玲却大度的很,非但不怨恨何大光,还一副很受安慰的样子。所以结合重重,我便非常怀疑二人是否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想到这个,我便对那个司机使了使眼神,并交代了他几句,他还算激灵,我不过指引他去查看一下那个饭店,他便心领神会,成功地收出罪证来。”

  “这便是举一反三,活学活用。一些简单的理论和常识,配合想象力,再巧妙地加以证实,便是推理。”他又说道。

  他还真是个特别的人,尚知情想。

  “那你后来又对那司机说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告诉他一定要跟进,配合警察。不然的话,人毕竟是在他车底下发现的,不跟着说明情况,搞不好事情还是会落到他的头上。”他回答说。

  (本章完)

  注:本章有关“毒瘾发作情况”参考于知乎上芋头sieistsonne的介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