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一次的“吻”
扶住吴语2018-06-21 10:153,296

  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好像天空在冒着冷汗。

  尚知情走在街上。

  诡异的是,为什么街上行走的人都带着口罩,而且都穿着连帽衣,唯独她不是?

  而且这么大的雨,他们为什么都不打伞?难道和自己一样,都喜欢淋雨的感觉?尚知情想。

  可越走却越觉得不寻常,似乎连毛孔都察觉到了一样,为此它们扩张或者收缩到了极点。

  对了,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是被佟妍卿绑架了么?尚知情如梦初醒。

  想到这,她摸了摸自己左手的手腕,感觉还是有些疼。佟妍卿总说自己不乖,总是想着要逃走,所以她要把自己绑起来,直到自己放弃逃走。

  知情发觉自己穿的很少,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还是丝质的,可奇怪地是她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寒冷,就像有个无形的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她想了想,这睡袍?这不是陆长亭妈妈的睡袍么?他妈妈已经过世,他和我一样没有妈妈的陪伴。

  是啊,原来自己已经被救了出来。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在做梦么?

  尚知情正想着陆长亭在哪里,不料他正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可他也带着口罩,穿着连帽衣。但知情还是能认出他来,因为他的眼神,那么令她记忆犹新。

  他一定是来带自己离开这的,是要送自己回家的,爸爸此时一定正在家里等着自己,尚知情想。

  为此,她满心欢喜,满心愉悦,感觉自己的救赎到来了。此时的她,就像原本舞池中没有舞伴的失落少女,值得庆幸的是,她的舞伴正在来的路上。他一定会拉着自己的手,翩翩起舞,然后自己就不再是那个失落的人。尚知情想。

  终于,他站到了自己的面前,知情和他也只有一米的距离。她主动将手伸向他……并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

  可他却是冷冰冰的一张脸,而且动也不动。

  知情为此变得不安起来。

  终于,他伸手摘下了口罩……

  知情为此激动不已……可她我灰心丧胆的是,摘下口罩后的他,却是另外一幅模样,竟然是她的脸!

  明明是陆长亭,为什么会是她?

  她吓得连声尖叫起来!可是没有人因为她的尖叫而停下脚步,她再次陷入绝望。

  她直勾勾地看着知情,对着我笑,那是让人骨头都发颤的笑容。知情欲要逃离,却十分不争气地摔倒在地。眼看着她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拢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带有杀意的目光,知情却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身体一点一点地向后挪动。

  谁来帮帮我?这来来往往的人,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我?人心竟然如此冷漠么?尚知情感到绝望。

  可她的潜意识正恨铁不成钢地怒视着她。潜意识咆哮道:尚知情!你特么的给我站起来!伸手,伸出你懦弱的手,掐住她的脖子,捏断她的喉咙,你就不用再怕她了!

  对!只有她死,自己才能真正的解脱,人生才会没有惧怕!

  意识到这点,她握紧拳头,坚强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她心中的那份惧怕正在逐渐转变为怒火,并且迅速地燃烧,为她凝聚勇气和力量。终于,她勇敢地站在了佟妍卿的面前,而目光中正带着绝不饶恕的杀意。

  如她所想,她勇敢地伸出双手,用力地掐向佟妍卿的脖子……知情看着佟妍卿的脸因为自己而变得痛苦无助,她感觉非常的过瘾和解恨。

  “知情,是我,快放开手!”

  陆长亭?是陆长亭的声音,怎么会是他的声音?

  知情猛地睁开眼睛,当她看到自己正用手掐着陆长亭脖子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这竟然是一场梦!

  陆长亭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一副受惊的样子看着知情。

  知情赶紧起身坐起,抱歉的说:“对不起,我……我做梦……”知情极其内疚的解释,却意识到,梦境太长,不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的。

  陆长亭坐在地板上,无奈地笑了笑,又摸着脖子说:“好在我脖子还是挺粗的。”

  尚知情可笑不出来,她有些失望,因为她多希望梦是真的。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道,问的同时,她看到了那扇挂满自己照片的墙,“你怎么还留着她们?”

  面对一整墙自己的照片,尚知情惊讶极了;虽然没有打灯,只是靠着月亮的光,但尚知情还是能认得出那上面就是自己。

  “陪伴了我这么多年,不舍得收起来了。”陆长亭看着那些照片说。

  “哦,是不是我占了你的床,你没有地方睡觉了?我去楼下沙发,你早点休息吧。”说着,尚知情突然意识到自己霸占着陆长亭的床,于是欲要起身。

  陆长亭一个上前,将尚知情按坐在床上。

  “你就踏踏实实地睡在我的床上,好么?”他嗓音轻柔,气息扑面而来,脸如此之贴近。

  尚知情的心乱了起来,害羞地低下了头。

  月光透过落地窗打在尚知情的脸上和身体上,搭配她青涩的的身姿和表情,虽没有一丝主观想要吸引人的意思,却一个眨眼动作都能令人兴奋地悸动起来。

  陆长亭渐渐地将脸逼近,伴随的是嘴唇微动。

  尚知情为此如受惊的小鹿,身体向后挪动。

  突然,陆长亭霸道地吻向尚知情的嘴唇,轻轻一下,他便停止了这种逼近式的“进攻”。

  “送你个晚安吻,希望你可以不用做噩梦。你可以继续安心地睡我的床,我……出门了。”

  尚知情的一切焦点还停留在刚刚那个吻上。为此她心跳加速,心率指数也一定是史上最高值。这种骚乱和悸动,令她无法思考。

  看尚知情是这般反映,他淘气地笑了笑,好像对自己恶作剧很满意。

  他更加过分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只穿有一件四角短裤,站在这间屋子里。

  尚知情立马钻进了被子里,裹得紧紧地,不敢看外面。

  陆长亭换上一身蓝色竖条的西服,西服是他出门的标配。

  “市区有一起盗窃案,需要我的帮助,你乖乖睡觉,等我回来。”

  尚知情直等到听见陆长亭下楼的声音,才肯把头露了出来。

  她摸着自己刚刚被吻过的嘴唇,意识竟不自觉地回味了起来。一切都来的那么突兀,那么猝不及防,虽然如此,却将其装进了心里。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吻自己。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穿着睡衣?这太招蜂引蝶了?又或者,在那一瞬间,自己的某些特质吸引到了他。可不管怎样,都不会是对方爱上了自己。是的,他不会爱自己,有的只是同情。

  不管怎样,她明天都要离开,因为她害怕会再次见到他,那太尴尬了。

  想着想着,她开始烦躁不安,而且无法入睡,尤其是自己躺在了陆长亭的床上。这上面带着他的体味,是洗发水和沐浴露混合的味道,应该是这样的,总之这令她心乱如麻。

  她翻来覆去在床上,折腾渴了,便下楼找水喝。

  她下楼到餐厅,打开冰箱,取出一瓶冰凉的矿泉水,猛地喝了一口,用来冷却她那颗有些燥热的心。

  苏珊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了,她的房间在一楼东侧。

  知情见苏珊耷拉着脑袋,手里拿着白色的药瓶,便关切地问道:“苏珊,你不舒服么?”

  苏珊这才意识到知情也在这里,为此她吓了一跳,连药瓶都掉在了地上。她神色慌忙地捡起。

  “没……没什么,感冒而已。”她一边捡起药瓶一边说,可她看起来却是很虚弱,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哦,那我帮你煮点姜水吧?”

  “不用了,吃点药就好了。”苏珊的样子,面如白纸,这令知情很担心。

  “苏珊,没关系的,你不舒服可以告诉我,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知情不放心地说。

  “没事的,就是岁数大了,血压不稳,都是些老年病。”

  “是这样么?只是血压不稳?可我看你脸色很不好。”知情关切地问道。

  “真的没事啊,你不用担心,我吃点药就好了,老毛病了。”苏珊坚持自己没事。

  “我真的没事,你快回去睡觉吧。”见知情还在担忧地看着自己,她便说道。

  “那好,我先上去了,你早点休息,要是真有什么不舒服,你就叫我。”

  苏珊笑了笑,以示感谢。

  知情走出餐厅。

  “尚……”

  她听到了苏珊的呼唤,虽然只有一个字,但她立刻停下脚步。

  “苏珊,你有事么?”知情回到餐厅,问她。

  “尚小姐,我有个请求,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务必!”苏珊看起来如此的压抑、痛苦,甚至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苏珊,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你尽管说。”

  苏珊处于纠结当中。

  过了一会儿,她才开了口……

  “尚小姐,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和长亭提起这件事。就是看到我不舒服吃药的这件事。”她一只手握住知情的手,祈求道。可以看出,他视陆长亭如儿子。而此时的她,更像是一个病危的母亲,希望儿子不要为他担心,而祈求他人为其隐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