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疑点
扶住吴语2018-06-29 10:173,310

  尚知情并没有完全信任冯思蕾的话。倒不是质疑她的人品,只是她觉得,年纪轻的小女孩,说话会多带些个人情感成分,有可能会夸大事实。

  她需要知道更多的细节,自己来判断,而不是直接让对方下定义。

  “人当场死亡么?”尚知情紧接着问道。

  冯思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尚知情歪着头看向她,陷入不解。

  “反正去的时候是头朝下的,后脑勺流了好多血,一大片。”冯思蕾说的时候,脸部的肌肉随之抻动,又呲牙又咧嘴。

  尚知情仔细斟酌她说的话,即使是平常的一句话,她也要认真地过一下脑。

  “你们是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尚知情问道。

  “不是,是十一楼那个女的。我们到的时候,她就已经在那了。她当时都吓傻了,贴着墙站着,两腿看上去都吓软了,半天才晃过神来。”

  “那十一楼另外一户人家呢?他们没出来么?”

  “那家好像没住人吧,反正春联福字啥的都没有,连门上的膜都没接下来,还在上面贴着,所以应该是没人,有人肯定出来了。估计警察肯定也敲过门了,应该是没住人。”

  “刚刚问你人是否当场死亡的时候,为什么你点点头又摇摇头?”

  “应该是死了的吧,反正那人一动不动的了,但没谁敢上前。我是想上前了,想伸手看看有没有气,但对门大爷给我拦住了,他不让我碰。后来听说,人是死了,因为有人打了120,120的人说死了。”

  “听说?听谁说的?”

  “打扫卫生的阿姨啊,她们消息最灵通了。”

  尚知情想起陆长亭说过,颅脑出血很有可能导致人直接死亡,过程也许就几分钟的时间。但好好的为什么不坐电梯,偏要爬楼梯?而且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会是有人推的么?尚知情想,这个案子确实存在疑点。

  “十一楼的那女人有说过见过什么可疑的人么?”尚知情接着问道。

  她摇了摇头。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想,警察也肯定是问过她了。我猜不管她有没有见过可疑的人,她都会说她谁也没见到。要是她说见过,估计也就不是意外身亡了。”

  “看来你对十一楼那女人的口供表示质疑了?”

  “诶呀,这玩意,邻里邻居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有私心,谁能那么公正诚实啊!那句话说的不对劲,不就得罪人嘛。”

  尚知情想:看来她已经认定死者就是被谋杀,就连她口中所说的十一楼的那女人她都怀疑了。那么她所说的证据是什么呢?要直接问重点么?就是她指的她的那些证据?先等等吧,先把枝叶末节问了,免得自己会忘。

  “死者多大?”尚知情问道。

  “20多岁吧,挺年轻的,和我差不多的年纪。”

  真是可惜了,尚知情感到惋惜。

  “警察怎么定案的,有关死亡原因,这个你有所了解么?”尚知情目光如炬,身体的姿势一直都没有变,甚至都没有动弹过。

  “死亡原因啊,是那个楼梯中间有些豆油。”

  “豆油?怎么会有那东西,不是有清洁人员么?”

  “是啊,不知道是谁弄的,洒了好多。”

  “所以警察认定是意外?就是脚滑导致的意外死亡?”

  “没错。”

  “那既然警察都说意外了,你为什么觉得是谋杀呢?毕竟因为洒地的豆油,导致脚滑,从而使颅脑遭受重击而出血死亡,这也是完全说的通的。”尚知情十分好奇她指的有力证据是什么。

  “你说也巧了。”她喝了口水。

  尚知情注意到,冯思蕾喝水的杯子图案是心的一半,那另一半一定是在她男朋友的杯子上。

  冯思蕾继续说:“那天我下班,就是事发当天。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先进的电梯,然后是那女的,就是死的那女的,她是后进来的。诶嘛,要不是那天在小区门口吃了串鱿鱼,也不会有这些麻烦事。”

  “电梯里你和她发生了什么么?”尚知情立刻将她引回案情,怕她再说些什么与案情无关的话。

  “我和她没发生什么,可是我知道了些事情。”

  “什么事情?”

  “就是她那时正和别人发微信,一个女孩,语音聊,她公放的。对方说什么晚上听到楼道里有狗叫,然后她就开门把那只小狗抱进了屋。然后死者就回什么你胆子可真够大的,你知道不知道现在骗局有多多。反正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开门的,就算有孩子的哭声她都不开。她还说她回家就把门反锁,扔垃圾都会等到明天白天上班的时候扔。”尚知情有些略显失望,她觉得这还不算是有力证据。

  “所以,你就是根据这些判断死者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谋杀,甚至楼道都不是第一现场?”尚知情挺直的身板松垮下来。

  “不光是这些,还有呢。我记得很清楚,她当时穿着一身西服套裙,黑色的,很职业的那种,但她脚上穿的却是一双平底鞋,虽然也是黑色的,但明显和她身上那身不搭。可那女孩死的时候,却穿了一双高跟鞋。”说着,冯思蕾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鞋的高度,“有七厘米高。你想啊……”说着,冯思蕾正了正身,“她肯定是因为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很累,所以才穿了一双和她衣服不搭的平底鞋回家。或者她就喜欢穿平底鞋,觉得穿高跟鞋很累,因为工作原因才不得不穿。下了班嘛,爱谁谁,没人管了啊,就穿上平底鞋。所以啊,问题就在这里,下班穿平底鞋回家,半夜却穿着高跟鞋出现在楼道里,这不是很有问题么!所以,我认为这肯定是凶手不知道死者的这一习惯,所以才犯了这么一个致命的错误,让大家认为她是因为穿高跟鞋脚滑,踩到豆油才意外死亡的。”

  听她说了许多,而且说的也不无道理。尚知情感觉信息量有些大,她想是否该用大脑迅速地整理一下这些信息?或者该从这些信息里得到什么结论?如果是陆长亭的话,他是否能从这些信息中获取十分有用的价值?

  尚知情有点想念陆长亭。

  “那你有对警察讲过这些么?”尚知情问道。

  “没有。”冯思蕾回答说。

  “那你为什么不对他们说,而找到我们?”

  “本来想说的,但是后来听保洁阿姨说,物业的人说,监控显示在那个时间段并没有外来人员进出,单元门门口的监控也没有显示有其他单元的人进出。所以,如果那个女的真是谋杀的话,那凶手就一定是我们单元的人。这一下子第三单元的人都因为我成了犯罪嫌疑人,就因为我说的这些话”冯思蕾无奈一笑,“我不仅会因此成为众矢之的,还有可能成为凶手灭口的对象。”冯思蕾带有顾虑的说。

  “所以,姐姐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千万别说是我找你调查的。”冯思蕾坐到尚知情旁边,摇晃尚知情的胳膊撒娇似的祈求道。

  “好,我答应你。”尚知情虽对冯思蕾浅浅一笑,但她的心却十分沉重,毕竟心里装了许多的东西。

  可她必须要再客户面前表现的极其镇定和专业。

  尚知情听过冯思蕾的描述,认为这个案子的确存在疑点,但这疑点仅仅是冯思蕾的一面之词。要想证明,则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取证。

  “死者是独居么?”尚知情突然想到。

  “这个不太清楚,都不太熟悉。”冯思蕾坐坐回原来的位置。

  “那你是否知道死者和这单元里的某户人家有过过节?”

  “没有吧,没听过谁和谁吵起来过。”

  “能带我到现场看看么?”

  冯思蕾犹豫地看着尚知情。

  “你能自己去么?让人看到了不好。再说那个地方我是不想再去了。你是不知道,这几天我爸妈都不在家,晚上我都不敢睡觉,毕竟是死人的事情,想起来就心突突。”

  “那好吧。”尚知情不喜欢强人所难,更不喜欢威逼利诱。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尚知情是觉得冯思蕾生活的圈子似乎和她和陆长亭的圈子不太靠拢。

  “哦,我是在酒店商务中心上班,有次客人打电话我偷听到的,觉得挺酷的,就留心记下了。”

  “是这样啊。”尚知情笑了笑。

  从冯思蕾家离开,尚知情便推开安全通道的灰色铁门,直接来到楼道。这里是清一色的水泥地面,而非是尚知情想象当中的大理石。虽然不是大理石,但地面也算光滑,如果洒了豆油,不管穿没穿高跟鞋,都有可能滑到。

  尚知情来到十一楼的案发现场,是上半截的那部分。

  很明显,曾经带有大片血迹和油迹的地方被反复刷洗过,以至于这两块地方相比于其他地方显得格外干净透亮,甚至都失了色。除此之外,这里还被贴了许多的符纸。墙上、地面上、楼梯把手处被贴得到处都是。尚知情接下一张看了看,黄色的纸做工很是粗糙,上面画的是红色蝌蚪状的图案。

  尚知情并不相信这些东西,不过是让有些人图个心安罢了。

  不知道如果真是谋杀,那么凶手是否也有贴这个让自己安心?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