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钓个八卦的人
扶住吴语2018-06-29 16:363,338

  尚知情坐在台阶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想象着当时的画面: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身着职业装,脚穿高跟鞋,一个脚滑,头朝下,腿朝上孤独的死在这冰冷的水泥地上……

  此情此景,若换做是其他人,别说是坐在这里想象着当时的画面了,就是让他到这里来,他都会有几分胆怯,可尚知情确丝毫没有忌讳和害怕。就像当初她见到陆长亭的那两具尸体时的样子,想来活人其实比死人要令人恐怖的多,起码死人不会突然起来用鞭子抽打你。

  想到是否是谋杀,有关这反面,尚知情认为:如果要让这一切说的过去,而冯思蕾的描述又准确无误的话,那必须有个前提,就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前提?

  她是临时被单位叫去加班了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可以说得通的:那就是一个临时被叫去加班的女人,回到单位里加班,平底鞋换上高跟鞋这是工作要求。因为加班很晚,忙到半夜,只想赶快回家睡觉,忘记换鞋。回家的路上,肚子突然感觉饿了,便去吃了点宵夜。又因为太饿,所以吃的多一些。觉得会因此发胖,为了自己的身材,即便很累很怕,也拖着疲惫的身体爬起了楼梯。不料,这原本不光滑的水泥地面竟多了些洒落的豆油,以至于她不慎摔倒,致死!

  所以现在的首要是要证明死者在死的当天晚上,是否有加班出去过,这才能解释死者为什么身着工装和高跟鞋出现在这里。除非冯思蕾说谎,但尚知情想这个可能不大。

  至于其他的猜测,都要等到这点确认了再说。

  想到这个,尚知情立刻起身,心里希望自己运气好,能碰到爱说八卦的保洁阿姨。她需要些小道消息,因为毕竟没有权限去正大光明的调查。

  尚知情不打算麻烦冯思蕾给她刷电梯,毕竟应冯思蕾的嘱托,越少人把她们联系到一起,越少些麻烦。

  想到这个,尚知情便自己走下去。

  刚走到八层便听到楼下扫地的声音。

  尚知情迫不及待地加快脚步。

  见到身着一身绿色工装的保洁大姐,尚知情便无法控制的扼腕抵掌起来。

  保洁阿姨一边带着白色的耳机,一边弯腰扫地,她并没有意识到有人走近她。

  “大姐,你好。”尚知情站在楼梯的缓台上,和她主动打招呼。

  “诶呀妈呀!”保洁阿姨突然捂着胸口呼噪起来,脸都被吓白了。

  尚知情着实也被她的反应给吓到了,愣了有一会才晃过神来。

  “真是的,大白天的走路也每个动静,吓死我了。”保洁阿姨狠狠地白了尚知情一眼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她一边扫地一边嘴里嘀咕说。

  原来是自己吓到人家了,那真是不好意思,尚知情显得有些愧疚;

  也许是这个第三单元死过人的缘故,所以大家都人心惶惶的。

  可这样,尚知情便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保洁阿姨停下来,抬头看着尚知情,尚知情则纳闷地看向她,但很快她从窘迫中露出了笑容。

  “你有事没事,没事别在这挡路,没看见我干活呢么!”保洁阿姨蛮横地说。

  看来她对自己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尚知情有些沮丧。

  听到人家的驱逐令,尚知情赶紧后背贴墙站到一边给人家让路。

  尚知情眼看着保洁阿姨打开消防通道的灰色铁门,去扫人家门口去,可她却没有勇气叫住人家,可能是刚刚那个保洁阿姨太凶了。

  门口的面积并不大,不需要太多的时间打扫,所以尚知情需要在短时间内鼓足勇气,向她搭讪。

  里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可能是某户人家要出门。尚知情听到保洁阿姨的一声憨笑。

  这笑声好突兀。

  “老妹,你这门口的纸壳子还要么?不要的话……”尚知情听到保洁阿姨在要东西。

  对方没有回应,但很快保洁阿姨再次发出一声憨笑,应该是对方同意给她了吧,尚知情想。

  “老妹儿啊,以后你要是有不要的纸壳子你就给阿姨啊!”此时的保洁阿姨很是爽朗热情,尚知情猜想纸壳子一定是她的心头好。

  “哦。”对方只冷冷地回了一个字。

  知道了她的心头好,尚知情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但要掩饰一下,不能太直接的暴露自己的目的,毕竟自己是答应过冯思蕾的,所以一定要低调调查。

  尚知情走下楼,来到四单元的超市。这里几乎每栋都有一家超市。并不是那种门市房,应该是无照经营的。超市老板是个中年大哥,尚知情朝他买了些纸箱子。原本他是要送给尚知情的,还大方的说:门口的纸箱子随便拿。可尚知情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恩惠,即使这东西她认为不值钱。临走,尚知情将二十元钱放到了收银柜台上。

  超市门口堆放的纸箱子都是拆开叠放到一起的,这样方便很多。

  尚知情提着大约有一米高的纸壳子回到三单元门口,准备用它来钓那位保洁阿姨。

  尚知情和纸壳子吸引到许多来往的老奶奶们,她们的目光告诉尚知情,她们想拥有它们。但很抱歉,自己不能将它们给人,起码现在不行。

  “姑娘,你这是要扔的啊,用不用我帮你扔了。”一位白发苍苍地老奶奶对尚知情说,她的后背已经挺不直了。

  “我不扔,奶奶。”尚知情笑着回答。

  离开后老奶奶开始翻腾垃圾箱,像寻宝一样。

  以前尚知情也碰到过这样的老人,那时她以为他们是生活所迫,所以还拿钱给他们;可她后来才知道,他们根本不缺钱,退休金足够生活,甚至绰绰有余,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打发时间。陆长亭说他们那个年纪的人,年轻的时候过过苦日子,所以现在看见别人扔的垃圾都是好的。

  这让尚知情想起那条新闻:就是儿子开车,年迈的母亲坐在后备箱上。这则新闻引得许多人热议,多数说开车的儿子不孝。但尚知情认为他也一定很无奈。就如同这老人,儿女怎么会同意她来翻腾垃圾桶;现在的年轻人多数会要面子,谁会丢这份人。恐怕还是老人们习惯了节俭,坚持要这样做。

  尚知情站了二十分钟,可那位阿姨还没有出来,不知还要等多久。闲暇之际,她的耳朵开始参与到不远处的一番闲聊中。是两位婆婆在互相说自己儿媳妇的不好。一个短头发烫卷的婆婆说:她家儿媳妇在家电视成天放着,也不看,在那捅咕手机,不仅浪费电,还影响电视的使用寿命。另一位头发盘起的婆婆说:她家儿媳妇都两个孩子的妈了,还不会炖豆角。

  听过这番话后,尚知情觉得结婚要比解剖尸体恐怖。她被人剥夺自由五年,绝不想再被人将自由剥夺去。想到这个,她仍然能感受到手臂被捆绑的感觉。

  这让她想起她和陆长亭的关系;原本自己的感情是封闭的,但在陆长亭一再的猛攻追求下,她似乎抵挡不住陆长亭的魅力,便打算将自己的第一次,包括自己残花败柳的身体给了他。可没想到,情到深处的激情,也能激发陆长亭的第二人格出现。

  从那以后,陆长亭便刻意与尚知情保持了距离,纵然也暧昧些,却不敢再把她压在身下了。尚知情也认为,恐怕两人不再可能了。但两人毕竟都不是正常的人,所以起码还能在一起生活。

  这时,保洁阿姨终于提着她的心头好出来了。

  因为要演戏,尚知情着实有些紧张。

  尚知情长呼一口气,然后拿起电话,准备进行一番和空气之间的对话。

  “你到底还要不要这些纸箱子了?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可就扔了啊!”尚知情停顿一下,给空气留有说话的时间,“那你到底是搬还是不搬啊?”尚知情再次顿了顿,“怎么搬家还要等啊?还要半个小时!”……“好吧,好吧,我就再等你半个小时,到时候多一分钟我都不管了啊!”说完台词,尚知情用另一只手捂住手机屏,将手机揣进兜里,目光紧张地四散开去。

  陆长亭是对尚知情进行过说瞎话训练的。就是锻炼她如何在人面前说谎能脸不红不白的。当时尚知情还十分的不屑,并对他翻了无数个白眼。但现在看来,这绝对是当侦探的一个必修课程和必备技能。

  保洁阿姨此时就在离尚知情一米远的距离,她正在收拾纸壳子,不知道自己的表演吸引到她没有?

  尚知情尽量不让自己脸上的那些具有表演成分的怨气散没了。

  一个瞬间,保洁阿姨对尚知情来了一阵憨笑。尚知情对此并不意外,反而觉得十分熟悉,毕竟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听到了,而且仅仅是在四十分钟之内。

  “老妹儿,你在哪弄这么多纸壳子啊?”保洁阿姨上前问道,手里用绳子捆绑着纸壳子。

  “那超市啊。”尚知情装作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保洁阿姨朝那个超市白了一眼,嘴里嘀咕说:“我特么要你不给,小姑娘要你就给。”

  “不是给的,是我买的。”尚知情为自己正身。

  听尚知情这样说,她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好像在说:这丫头是个冤大头,居然花钱买。

  尚知情打算立刻进入主题,想必这个阿姨嘴里一定有不少猛料。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