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第三单元之安定哪里去了
扶住吴语2018-06-26 09:533,353

  尚云泽已躺在冰冷的泥土里,长眠不起;苏珊也因为那场大火一瞑不视。所以现在,对于陆长亭和尚知情而言,他们不仅是同是天涯沦落人,还是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居住的人。

  是的,他们同居了。

  确切的说,是尚知情收留了无家可归的陆长亭,还成为了这个精神分裂患者的监护人。

  现在回想三年前,真是不禁感慨,世事难料。

  想来三年前尚知情还是个狗眼残吹,随时都想轻生的一个人,如今却坚强的活了下来。

  而且还成为了一名侦探。

  “尚知情,腿伸直,把筋拉开!”

  “尚知情,你的肺活量还不如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患者呢!跑起来!”

  “尚知情,那个明明是洗发水的味道,你怎么能说是香水的味道呢!”

  “知情,多喝一点汤,你太瘦了。”

  “知情,如果做噩梦,就按你床头的铃,我会立刻陪在你身边。”

  “知情,侦探绝对是个能让你专注地忘记一切痛苦的职业。”

  “知情,无论发生什么,记得有我在,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

  “长亭,我不会再想着自杀了,因为我走了,你怎么办……”

  谁也想象不到,在陆长亭的特训下,尚知情似乎已经成为了一名职业侦探……这张纸条,便是陆长亭对尚知情学成的认可:

  陶然小区 冯小姐 电话:15824479663 周六周日她全天都有空

  终于可以独当一面了,想到这个,尚知情便如战士一般踔厉奋发。

  了解案情、找出疑点、最后再侦破案件,她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奔到这位冯小姐面前。

  不得不说,侦探这个职业时能够让人激情四射的。它就如兴奋剂一样,能帮助你忘却许多痛苦的往事。因为你一旦接触案子,思绪便会被占据,原本凌迟你的回忆也会被暂时搁置,你的心情会被案件当事人牵引,所以,它是当之无愧的治愈良药。

  会是什么案子呢?连环杀人案?惊天盗窃案?呵呵,什么都好。知情想。

  她收起纸条,迅速地将家居装换成牛仔裤和皮夹克,拿起书桌上的手机,准备出门。

  当她下楼时下楼,她路过陆长亭的房间,门是关着的。

  知情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钟了,他应该还在睡着,这多亏了那两片安眠药。

  尚知情是不得已才下药给他的。

  陆长亭为了那件“夺命出租车”的案子,不眠不休的忙活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挂了彩回家。原本尚知情和他是在一起办案的,但第一天办这个案子的时候,就在知情去买瓶水的功夫,陆长亭便不见了。

  尚知情在那条街以及附近的几条街找了很久,都不见他的踪迹,打他电话他也不接,最后便只好回家。

  陆长亭则是三天后回来的,也抓住了那个凶手。可他却对自己此次的专业运用很是不满意。他认为,他可以比这更快侦破此案,而不是用了三天三夜。

  所以,回家后的他,仍然埋头于鼓弄他那些破烂。

  为了明天的社会新闻头条不是:“某私家侦探因过度疲劳而猝死”,于是,尚知情偷偷的将安眠药放在他的牛油果果汁里。

  可这样想来,知情现在之所以能接手这个案子,独立接手,不是因为陆长亭对她能力认可,而是他知道自己要昏睡过去,无奈下才将这个案子交给知情。

  想到这个,无疑打消了尚知情一半的积极性。

  相比之前,她消沉地换上我的小白鞋,压抑地拿起家门钥匙……

  “我不是告诉你,你适合穿高跟鞋而不是平底鞋么?”

  是他!是车臣!听到了这个口气的说话声,尚知情的脑袋立刻脑髓被抽干,完全懵住了。

  她脑袋发出的信号是:赶紧关门,一定要将他尽快解决掉。

  他怎么有出来了?为什么这三年来,他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知情发愁的用手捂着额头。

  可是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知情缓缓地回过头去,又极不情愿地将身子转过去。

  她纠正一下自己丧气的表情,勉强挤出笑容说:“嗨,车臣,你出来啦?”

  车臣正用屁股依靠着餐桌站立。

  真是的,每次他出现都如幽灵一样。知情不禁翻个白眼。

  “是啊,我出来了。怎么,你不愿意我出来么?”

  “没有啊,怎么会呢,欢迎你出来。”

  话虽这么说,但知情的内心是灾难性的,而且不情愿的接受这个事实。这个分裂的人格,相比陆长亭,他总是阴晴不定,令她摸不着头脑。最令她心惊动魄的还是和他第二次见面的时候,由于之前知情对他所做的行为,就是用电棍击晕他,所以知情十分担心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不过还好,因为她还活着。

  而且关于这个被分裂出的人格,陆长亭也十分忧心。他虽然没对知情说过这类似的话,但知情能感受到,面对此人格的存在,他是十分头痛的。而且这几年,他也并不是只在陆长亭受到极大刺激的时候出现,更甚的情况是,他总是压制陆长亭的主人格,尤其是在陆长亭处于虚弱的时候,他便趁虚而出现……这真不是个好的现象。

  “行了行了,你别在那强颜欢笑了。”他用他深邃,带有暗光的眼神注视我说,“好歹,你身上的那件夹克外套还是我送给你的。”

  “居然还好意思说这件衣服是你送给我的!”说到这个,知情便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你,明明这衣服是人家女孩子身上穿的,你非得让人家脱下来,说不适合她,适合我。关键是,你还把陆长亭的手表硬塞给那女孩。”

  想起这事,车臣可真遭知情恨!那手表是陆长亭大学时期,那个抑郁症女友送给他的,就是自杀的那位。不管怎么说,都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

  想到这个,知情便更下决心必须要把他给解决掉,不然她不但没法去见客户,指不定他还整出什么幺蛾子呢,最后还得给他擦屁股!

  知情脱掉鞋子,穿上拖鞋,坐到沙发上去。

  “呵呵,真想看到他知道手表没了时的表情。诶,对了,他不是侦探么?可以找回来啊!”他穿过门厅走过来说,脸上呈现若隐若现的笑意,又或者说,他压根没笑。他的表情就跟他人似得,捉摸不透。

  知情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怕他,因为他是那么的阴晴不定。

  还好,自己和他之间隔着个茶几,他总不能从茶几上跳过来对自己做什么。

  一定要尽快解决掉他。

  “恩……”知情思索着该对他说些什么,最好是能分散他的注意力,“其实我是该谢谢你的,关于这件衣服。”她扯了扯夹克的衣角,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它,“这衣服很舒服,穿起来,够宽松,够舒适。”她做出相应的动作来搭配自己说的话,就是惬意地伸展两只胳膊,以证明自己对这件衣服的认可,“就是后面好像有点短……”她意在可以顺势将手放到后腰处……

  待她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将手放在后腰处的时候,便立刻将两只手成九十度向下弯曲,也就是将手伸向沙发的缝隙当中。

  知情是在找自己藏起来的安定!

  奇怪!好奇怪!为什么什么都没有?这怎么可能?明明就是这里啊!难道是我记错了?或许我坐的太偏左了?知情慌了起来。

  意识到他正注视着自己,知情立刻“收回”自己充满疑惑的表情,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对他说:“睡了那么久,渴了吧?”

  车臣摇了摇头。

  知情看着他的眼睛,心里面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生怕他会看穿自己。

  虽然是同一双眼睛,一样散发着光芒,但陆长亭拥有这双眼睛的时候,那光芒是洞察人性黑暗的光芒,是充满对正义的执着和坚守以及对真相的探究的光芒;可车臣眼中散发的光芒,是放荡不羁的,是促狭的,甚至带着邪恶和黑暗的。真不知道,此时的他又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酒什么的要来点么?”知情说着朝餐厅走过去。

  沙发的那只安定出了点状况,没有拿到手,没办法,她只好去找餐厅那只。

  “你是想大白天的就把我给灌醉么?”车臣也跟着走过去。

  能别像狗皮膏药粘着我么!真希望他能离我远点。知情心里面念叨。

  “呵呵,你那么有量,怎么可能把你灌醉。”说话的时候,知情心里像被电机了一样,突突突的跳个不停,甚至带动到嘴和手都是颤抖的。

  知情走到冰箱前,两个手掌心已经都是汗水,她实在是太紧张了。

  这些安定,是她前几天藏在家里的。除了自己知道之外,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存在,就连陆长亭也不知道。她是怕哪天陆长亭和他的记忆共享,这针最后会扎到她自己的身上。

  要回头看看他么?看他是否在盯着我看?或者有没有跟过来?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定不会让我好过的。算了,破罐子破摔吧,我一定会险中求胜的。知情想。

  她绷紧神经的,打开冰箱门。

  冰箱壁,冰箱壁……知情默默念叨着。

  可这里的安定居然也不见了。

  知情完全蒙住了!

  “你是在找它们么?”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