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就你那两下子
扶住吴语2018-06-26 10:303,531

  它们?他说的它们是我找的它们么?感觉好像是的。想到这个,尚知情紧闭双眼,默默祈祷,希望自己的感觉是错的。

  但想想这人身上穿的是陆长亭的那身白色体恤和灰色宽松裤,这就说明他清醒没多久,那他一定不可能找到自己藏的那些“私货”。

  一定是这样的!尚知情不断安慰自己。

  了当尚知情转身回头后,一切的幻想立即破灭了!

  “怎么可能?居然全在他的手上!”尚知情哭丧着脸,瞠目结舌地看着她购置的那些安定。

  她说的很小声,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因为此时的车臣,手上居然拿着一把一次性安定注射器!

  天啊!天啊!他一定会把所有的针头都扎到我身上的!怎么办?想到这个,尚知情害怕的直往冰箱上靠,两只手紧抓着冰箱两边。

  “你过来。”车臣命令式地对尚知情说,表情深不可测。当然,手里依然还攥着一把安定注射器。

  尚知情睁大眼睛看着车臣。

  动也不敢动。

  “你过不过来?”他加重了口气,表情变得凛冽起来,还一边左右晃他手中的胜利品。

  尚知情使劲吞咽一下,慢吞吞地走了过去。她知道如果不听话,后果更糟糕。

  尚知情编扯着说:“那是我给陆长亭准备的,因为他总是熬夜,我怕他暴毙了,所以才准备的这些。你……你是怎么找到的啊?”这话让她说的十分没底气。

  “是这样么?”车臣挑了挑眉。

  尚知情知道车臣才不会信自己的话。

  “好吧,既然你都发现了,那……”尚知情低声下气的说,甚至不敢抬头地对他说。

  要杀要剐随便吧!尚知情一副认栽的样子。真是倒了霉了,他怎么就知道我藏了这些,难道他安装监控了?这让尚知情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

  “那什么?”他偏头,脸靠近尚知情,促狭地问道。

  该死,又是呛人的古龙水味道,他就不能少喷一点么?尚知情一脸的嫌弃。

  “那就都送给你吧。”知情笑嘻嘻的说,像吃了苦瓜一样。

  “那怎么行。”他露出邪魅的笑容说。

  车臣走到尚知情身后,将那些注射器在尚知情身上来回滑动。

  尚知情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简直是要崩溃了。这太折磨人了,想到他的手段。

  他一定会让我长记性,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会令我痛不欲生的!尚知情想到这个,害怕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可以不这样么?来点痛快的吧,或者你一枪崩了我!”尚知情豪迈的说,她可不想被车臣折磨,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贴在尚知情身后,嘴唇碰到她的耳朵,轻轻地吹了口气。

  尚知情真想高声呐喊!她快要崩不住了,这太煎熬了!天啊,尚知情浑身的肌肉和神经都崩的紧紧的,好像打了收缩针一样。

  车臣继续在尚知情耳边吹气。

  尚知情的身体为此紧张成一条线,简直快要窒息了。

  虽然陆长亭对她进行过体能训练,并且还让她报了个格斗班,但她有自知之明,自己根本不是车臣的对手,因为她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了。

  突然,车臣将手中的安定都扔到了地上。

  听到声音的尚知情终于松了一口气,起码他不会把这些个针头都扎在自己身上,这是好事。

  可正当尚知情放松的时候,车臣居然用一只安定的针头滑向她的脖子处。

  妈的!杀了我得了!尚知情崩溃地想,怎么手里还有啊?

  “你是要拿他对付我么?”他的声音好像带刺的荆棘,字字扎的尚知情心惊肉跳,“好让我消失,让陆长亭出现?”

  极其恐慌的尚知情已经说不出话来。她只觉得我所有的寒毛都已经如被电击般立起,身体也冒着冷汗,这简直太痛苦了,凌迟也不过如此。

  “怎么?你不打算向我求饶么?”车臣用他手中的安定继续在尚知情的脖子处划来划去,“好,既然你不向我求饶,那我就给你来一针。”

  “啊!!!!”尚知情终于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待尖叫声过后,一秒、二秒、三秒……怎么还不下手?或者,你快点给我个痛快吧!尚知情分分钟在崩溃的边缘。

  突然,她听到那注射器掉地的声音。

  这是最后一根么?他不会再扎我了么?尚知情想。

  尚知情已经生锈不灵活的身体,缓缓地回过头看去……

  车臣却已经坐在了餐桌前,促狭地看着她,十分兴奋的样子。

  “你啊,就浪费钱,还背着我藏了这么多家伙。”

  是陆长亭!居然是陆长亭!是他么?不会啊!我怎么可能判断错呢?刚刚明明就是车臣那个变态啊!尚知情一脸的想不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尚知情皱着眉,愤怒又严谨地质问他。

  他手搓着下巴,眼睛瞄着我……“还没认出来么?那你往谁的果汁里下了药?”

  这个混蛋!尚知情长呼了一口气。

  “居然是你!”尚知情兴师问罪地走了过去,“你是不是疯了你?还是你想把我给搞疯?这种玩笑是能随便开的么?”尚知情的肺简直要气炸了。

  陆长亭立马起身,躲闪开尚知情。

  “陆长亭,你个混蛋!”

  “是你自己笨,还骂我,你可真是长本事了。”陆长亭一副戏闹的样子。

  “你知道不知道,我刚才快被吓死了!你是不是闲的你,居然和我开这种玩笑!还有,你挺会演戏的啊你,怎么不去做演员啊?”尚知情追着陆长亭绕着餐桌发泄她自己的愤怒。

  “开个玩笑么?不至于。再说了,是你先给我下药的。”

  “开个玩笑!有这么开玩笑的么!”尚知情怒火不止!

  “你看你给我下药,我都没怪你。”

  “你还好意思怪我?我是怕你猝死,怕你劳累过度!你凭什么怪我啊?”

  两个人绕着桌子来回跑了十几圈。

  “好了好了,我道歉还不行么?你就别不依不饶了。”陆长亭笑嘻嘻的说。

  “我……”尚知情不吃他那套,拿起装纸抽的塑料盒就朝他扔去。

  陆长亭敏捷地躲闪开。

  尚知情又挥起拳头朝路长亭走过去。

  她打算快准狠地打在陆长亭的脸上,以解她心头只恨!

  可尚知情还是没有陆长亭速度快,他一个伸手,握住尚知情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尚知情伸腿打算踢他,却被他的膝盖抵住,然后整个人被他按在墙上。

  尚知情依然不打算放弃,想用另一只手和他负隅顽抗。可他一点也不手软,竟然将她这只手也握住。

  尚知情现在只能死死地瞪向他。

  陆长亭用略带有笑意,不重视此事严重性的目光与尚知情对视。忽然,他的目光转变了,没有了笑意,没有了不重视,而是凝聚着什么看着尚知情。

  “还记得你上次把我按在床上么?”尚知情提醒陆长亭不要再胡来。

  陆长亭当然记得。

  那是第一次两个人纠缠到床上,本来一切水到渠成,没想到却在最后的一刻,车臣出来了。这便是车臣即那次被点击后,第二次与尚知情见面。似乎因为这个亲密举动,他没有报复尚知情对她所做的。

  “记住,以后不许给我下药。”

  陆长亭的嘴与尚知情的嘴离得那么近,近到再靠近两毫米,他们就会亲到。但也只能到此为止,因为陆长亭宁愿忍住不碰尚知情,也不能再冒风险了。

  “你能放开我么?”尚知情几乎在不动嘴的情况下说出这几个字。

  “你说什么?你大声点,我听不见。”他压低声音说,气息覆盖知情的下巴。

  但他还是不愿意结束这种亲密状态。

  “你可别再胡来,快放开我。”尚知情挣扎着说。

  他后退了些,抿了抿嘴唇,咳了一下说:“第一次办案,开车去吧。”

  居然让我开车了,尚知情兴奋极了。

  要知道,尚知情的驾驶证已经考下来一年了,他一直都不让她独自驾驶,除非去什么车无一辆的路上,还得他坐在旁边。

  “真的?”尚知情有些不敢相信。

  “今天放宽政策。不过要记得,不要开太快,不要意气用事。”陆长亭坐到餐桌前,拿着水杯说。

  “啰嗦。”尚知情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一边穿鞋一边说:“下次再敢开这种玩笑,我就给你下鹤顶红。”

  说完,她甩门而去。

  四个圈是尚知情爸爸生前开的车。

  她握着方向盘,把自己装在了悲伤和哀痛当中。

  从前坐在这车里,陆长亭会坐在副驾驶上,他会对知情喋喋不休,让这里面不大的空间略微嘈杂起来,这可以使她分心;现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思念便如潮水般涌来。

  被绑架前,知情和爸爸大吵一架。知情说自己想出国留学,想离开这个家,自己出去闯一闯。可她爸爸不肯,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留在国内,工作,结婚生子。他的理由很简单,他说:国外不安全,走在街上会莫名其妙地被枪击;国外的男人也都很坏,如果知情交了个外国的男朋友,他怕她会受到伤害。

  知情气的说他是老封建……还说了许多很难听的话。

  想到这个,知情悔恨的眼泪便流了出来。

  现在知情满脑子都是爸爸被自己伤到的神情。

  直到他离开知情才明白,他那时的眼神浸满了对我的爱。甚至在他临死前,还不惜抹黑知情的妈妈,以此让知情活下去。

  知情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她打开一看:

  我对你并不抱多大希望,你明白的,你那两下子。所以,我的手机随时开机,如果你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就随时打电话向我求助。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