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他就是车臣
扶住吴语2018-06-24 11:074,051

  在药物的作用下,苏珊和知情彼此都很快进入了熟睡状态。

  但她们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事实上一直有人盯着陆长亭的一举一动。

  拆迁办的人喜欢晚上行事,那样会比较容易办成事,尤其是在陆长亭不在的情况下。

  六个个男人,事先在房子周围放了鞭炮,以此看看这房子里是否还有其他人。但尚知情和苏珊都服用了安眠药,所以不管外面鞭炮的动静有多大,她们都睡的很沉。

  见里面的灯没有亮,又没有人出来,拆迁办的人便在房子的四周浇上汽油,并点着了。

  火势越烧越大,火焰从房子外面,钻到房子里面去。

  知情的房间门没有关,躺在床上的她渐渐有了意识,她开始觉得身体好像在烤笼里一样。

  “水,我想喝水。”知情闭着眼睛呼唤着。

  尚云泽见自己的女儿仍然在沉睡中,便赶紧摇晃她的身体,想要立刻叫醒他。

  “知情,快醒醒……”是爸爸的声音。

  尚云泽虽然已经离开了拆迁办,但之前的老部下告知了他,他们会在今晚动手。尚云泽立刻想到自己的女儿也在,所以便立马赶了过来。原本他想先电话联系陆长亭,但来得匆忙,手机落在了家里。

  他是从另外一条路赶来,但依然车胎被扎,而且也是四个车胎;所以他也是跑过来的,只是因为知道的早,要比陆长亭早到一些。

  知情还是昏迷不醒,只是一味地说自己“好渴”。

  无奈,尚云泽只得背女儿出去。

  因为在来的路上,没有看清路,摔了一跤的缘故,尚云泽感到很吃力。但他还是硬撑着背起自己的女儿。

  但下到一半楼梯,他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苦难,胸痛难忍,便摔倒在地。

  尚知情也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知情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做梦听到爸爸的声音;但睁开眼睛,她确有看到爸爸就躺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受了伤。

  “爸,你怎么在这?”她的眼皮还是很沉,说话之际,她看到正在逼近的大火,“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着火了?”知情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疼的很。

  “怎么会这样?”尚知情看着周围肆意高涨的火苗,又看到正在楼梯口躺着的爸爸,她心急如焚。

  “知情……”尚云泽唤自己女儿的名字。

  他的头还在流血,很是虚弱,命悬一线的样子。

  尚知情后悔自己吃了安眠药,爸爸一定是为了救自己才变成这样,她真是痛心又自责。

  “爸爸,我带你离开。”知情艰难地起身,爬到尚云泽的身边去,地已经被火烤的滚烫。

  她多希望这是在做梦。

  “知情,你别管我,你快……快逃出去。”尚云泽想起身,可使出浑身的力气也起不来,身子硬的好像一块木板。

  “不!爸爸,咱们快点,快逃出去。”知情握着爸爸的手说。

  “知情,是拆迁办他们点的火,他们要烧了这个房子,这房子一定都被浇了汽油。总之你不要管我,你快出去!”尚云泽知道自己会拖累女儿,所以他宁愿放弃求生。

  “这些个畜生,简直不是人,怎么能杀人放火!没关系,爸爸,我们一起出去。”说着,知情坐起来使劲拉起她爸爸的胳膊,想把他扶起来。

  火将他们的脸烤通红,凶猛的火势好像很快就会将他们父女俩吞噬。

  “知情。”尚云泽挣脱开女儿的手,“爸爸没有力气起来了,你拖不动我的,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要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弄成这样。我绝不能丢下你!爸,咱们一起走!”知情哭着说,“爸,你起来,你可以的,我们可以逃出去的,你再使点劲。”说着,她再次拉起爸爸的胳膊。

  “知情,我的女儿,爸爸……爸爸对不起你。”他摸着知情的手说,此时他的眼泪和血交汇在了一起……

  “爸爸,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连累了你。”

  “不!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尚云泽死死地拉着知情的手,“爸爸知道,自从你回来,你就……但爸爸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想死,让她陪你一起死!该死的是她!”尚云泽眼睛里带着恨意说,好似深仇大恨。

  尚知情当然希望佟妍卿得到报应,她比谁都想。

  “别说这些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知情痛恨自己的软弱无力,因为她不管怎么用尽全力,爸爸的身体却没有因此挪动分毫。

  “是你妈,是你妈她还活着!所以知情,你一定要活下去,如果你真的没有勇气活下去,就拉着那个女人一起死,她欠你的!”

  “爸,你在说什么?”知情被惊得愣愣地看着他。

  可尚云泽的眼睛却在这个时候合上了。

  这时陆长亭赶到,冲了进来,他一把将知情抱了起来。

  “不!先救我爸爸,你先救他出去。”知情伸着胳膊向自己的爸爸,眼看着要从陆长亭的臂上掉了下来。

  他一个用力,将尚知情紧紧地抱在胸前,将她救了出去。

  陆长亭将尚知情放在了地上,然后即刻冲了进去。

  很快,他将尚云泽抱了出来,而他又再次冲了进去……

  “爸,你醒醒,我们出来了。”知情不停地摇晃躺在地上的尚云泽,但他动也不动。

  “爸,你快醒醒啊,我们被救出来了!你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想着去死了,我求求你醒过来,陪在我身边!”知情哭着说,她心里怕极了。

  摇晃了许久,知情跪在尚云泽的身旁,将手放在他的鼻孔前,十分痛苦地接受他死去的事实……知情只觉得天崩地裂,一切都昏暗了。

  她想她的的生命永远进入了漫长的黑夜,没有明天,没有曙光!

  “为什么?为什么一切的悲剧都要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知情跪趴在她爸爸身上,伤心欲绝。

  知情哭泣的肝肠寸断,好像这世界只有她这一个声音,绝望的声音!

  “哭,没有任何意义!只有让他们付出代价,那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这是陆长亭的第二个人格,车臣。苏珊已死,陆长亭没有承受住这份打击。

  知情抬头望向他,问道:“苏珊呢?”

  “死了!”车臣脱口而出,面无表情。

  自己的爸爸死了,苏珊也死了,知情难过的想吐,有些快要承受不住了。

  “跟我来,为你爸爸和苏珊报仇,虽然我不怎么喜欢那个多事的女人,但仇还是要报的!”即便火势凶猛,烤的人脸发热,但车臣却像块烤不化的寒冰。

  知情带着恨意,和车臣驾车往拆迁办驶去,决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他们经过小路,行驶在长乐公路上。这条特别的路,令知情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知情突然想到,不久前,苏珊对她说过的话。

  想到这个,知情立刻看向正在开车的这个人。

  他是陆长亭么?还是另外一个人格?

  可想想,事到如今,就算他分裂出另外一个人格又怎么样呢?他们罪有应得!他们死有余辜!

  他们来到一户人家,是农村的平房,但门是带有时间日期的电拉门。

  这就是临时安置在这里的拆迁办。

  知情跟着车臣下了车。

  屋里亮着灯,好多人在里面。他们走过院子,打开房门,经过一条漆黑的走廊,来到一门前。

  里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车臣踹门而入,随即转身将门从里面锁上。这个动作很连贯,也很粗暴和迅速。

  这是个临时的办公室,有很多的涂油黄色油漆的老式办公桌。

  屋里的六个男人,目光都纷纷投向了进来的一男一女。

  他们脸上带着心虚,因为他们知道来的是什么人,这很简单,只要看他们被火烤黑的脸和女人身上穿着的睡衣就知道。

  “你谁啊你?”一个叼着烟的男人说。

  他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黑色夹克,看样子是他们的头。

  车臣没有回答,只是眼睛盯着他看,有那么几秒钟后,他走向他。

  当他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突然掐住对方的喉咙,只是一只手的力量,对方便面红耳赤的喘不过气来。

  其他人见状聚集过去。

  他察觉后,从后腰处掏出把手枪来,朝上便是一枪。吓得那些人,没有人再敢上前,都退了回去。

  知情好像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这令她动也不敢动,只站在门口。虽然来这之前,知情对他们恨之入骨,可摆在她面前的毕竟是六条人命,她真是看不下去。

  “你不知道我是谁么?”车臣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听到的人都能赶到威胁。

  “我……我怎么知道。”他勉强地说出这几个字。

  刚刚还很蛮横的样子,此时双腿在发抖。

  “你很不诚实!”

  说完,车臣他拿过那人手上掐着的半截烟,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将正燃烧的烟头按在了那人的舌头上,疼的那人如狼叫般。

  车臣松开了手,那头便弯下身子,一边伸舌头,一边急喘气。

  在车臣的威逼下,那六个男人都抱头半蹲在一旁。

  “你们烧了我的家,烧死了两个人,那我就来和你们算算这笔账!按我的做事方法,十倍奉还。你们杀了我两个人,那我就杀你们二十个。你们是六个人,还有十四个,那就算上你们的老婆和……谁呢?是你们爸妈还是孩子,这个你们来决定。”

  “还是算了吧,怎么能杀人,我们还是走吧,你看他们都……吓尿裤子了。”知情站到旁边劝说。

  “给我闭嘴!”车臣苛责道。

  知情吓得不敢再说什么,因为此时的车臣和陆长亭完全就是两个人,面前的这个人更像是个冷血的杀手!

  “大哥,饶命啊!”还是那个头目。

  “我的字典里没有饶恕!”说完,他一枪开在了那人的裤裆处。

  那人疼的恨不得死过去。

  其他的六个人吓得直哆嗦。

  知情更是惊吓得捂住了嘴,却不敢叫出来。

  “我刚刚让他断子绝孙了,那么我就不杀他老婆了。现在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那就是你们用你们的命根子,换你们家人的命!同意的可以举手,没有举手的,在这里等着收尸!”车臣带着阴笑说。

  没人肯举手,每个人都在犹豫,都既舍不得自己的命根子,又不忍自己的家人被杀!

  终于,有人举起了手。

  车臣见到,大笑起来。

  不行!不可以!我一定要阻止他!知情想。

  正当车臣拿枪对着那人裤裆的时候,知情见到桌子上有个电棍。她悄悄地将电棍拿在手里,放在了身后。又悄悄用右手拿着它,并将它对着车臣的后腰处。

  她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用电棍击中了车臣。

  一阵抽搐后,他车臣整个身体倒在地上。知情看他还睁着眼,怕这电棍对他不管用,就又在他身上来了一下。

  终于,车臣闭上了眼睛。

  知情这才松了一口气。

  尚知情知道她的这一举动,是救了六个人的性命,但从此以后她也多了一项使命在身……

  这个车臣必须有人看管,不然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