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华康地产
扶住吴语2018-06-30 16:433,262

  一个蔑视自己的人,是不会肯愿意和你多说的,这点尚知情心里非常明白。

  所以让她觉得自己是冤大头,这个不妙,谁会和自己瞧不上的人搭话呢。

  尚知情打算要多费些唇舌,挽回这个局面!

  “你说阿姨,我也不想啊,还不都是帮朋友忙。诶呀,你说我那朋友,要搬家,可你早干嘛去了。你搬家,自己不准备纸箱子,还让我给你弄,还要多弄。我这没办法,花了二十块钱给她买了这些。可我这边都买好了,那姑奶奶又说现在定不了搬还是不搬;因为房东要她年交,她不想年交,要再和房东商量商量,要实在不行就不搬了。”说完这一通,尚知情觉得自己有些缺氧了。关键是编瞎话也不容易,很费脑细胞的。

  保洁阿姨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她眼睛放光地看着尚知情,还有尚知情的那些纸箱子。

  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收购部去卖能卖几个钱,好像在保洁人员的眼里这些就是金子,闪闪发光的金子,足够发家致富。

  “你看看你,你咋不早说呢,阿姨这儿有啊,破费那个干啥。”保洁阿姨很是虚伪的说,以此来讨好尚知情。

  尚知情想:诶呦,阿姨啊,我要真跟你要你这些命根子,你还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而且你刚刚就又瞪过我,那眼神,好犀利的啊!尚知情虽然这么想,但心里高兴的很,因为一切都按着自己的台本来,看来这是上钩了。

  “那你朋友要不搬的话,你这些纸壳子可咋整啊?还花了二十块钱呢,这钱花的,不白花了。”保洁阿姨又憨憨地说。

  “那就扔了呗,难道还要拿着它们去哪卖了?能卖几个钱啊?不够费劲的呢!”尚知情装作嫌弃的说,说完还用脚踢了一下。

  保洁阿姨笑的更灿烂了,感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尚知情觉得她还真是有趣。

  “那姑娘,你朋友要是不搬的话,这些纸壳子你就给阿姨吧。”保洁阿姨终于开口了。

  尚知情听到对方这么说,向她索取八卦的欲望之口也越张越大。做侦探的,最喜欢这样的人,掌握的信息多,又爱唠闲嗑,这能得到不少的线索。

  在这方面她也算是有经验的,因为陆长亭为人高傲,不是很喜欢攀谈,尤其是女人,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去套消息的就是尚知情。

  “行啊,反正我要这东西也没有用。”尚知情爽快地答应她了。

  “行,那姑娘,我先干活去,回头你给我留着。还有我这些纸壳子,麻烦你帮我看着点,我扫完那个单元就回来。”说着,她迈腿就要走。

  尚知情一听,这可不行,我可不能白忙乎啊!你走了我还怎么打听了!

  “诶!”尚知情叫住保洁阿姨,“那我朋友回信,你要是不在的话,我可不等你啊,我还有事呢。”尚知情的语气变得有点横。

  “我快,一会儿就完事,你不是咋的也得等她半个小时呢么?”保洁阿姨头转身不转地说,依然带着她那可爱的憨笑。

  “这可不一定,没准她就提前了呢。那要不这样,如果她提前的话,我就把东西放这,到时候你直接拿走就行了。”尚知情心想,她一定不放心让自己把东西留在这,毕竟这来回的路过的多少人惦记着呢。

  保洁阿姨听了这话,果然不放心了。

  “那不用了,正好我也干活干累了,我就陪你在这歇会吧。”说完,她走了过来,坐在尚知情脚旁围花池子的灰色方砖上。

  尚知情松了口气。

  “姑娘你帮我看着点,要是有和我穿一样衣服的人过来,你就告诉我一声。”

  保洁阿姨这算是被动的“偷懒”,生怕被其它的保洁人员看到,给她穿小鞋。

  “休息还不让啊。”尚知情挺意外的。

  “诶呀,这小人多啊,没事都给你整出点儿事来呢,我也是怕让领导知道。你说这挣这点钱,还不够扣的呢。”保洁阿姨一顿牢骚,但其实她也爱背后给人穿小鞋,也是“整事儿大军”一员。

  “就因为这些纸盒子?不至于吧?”

  “那眼红的人还不多得是啊。”

  过了几分钟,尚知情打算开始她的对话,她极其有目的的谈话。

  “你说我那朋友也真是的,不就死个人么,这年头死个人多正常啊。又不是谋杀,忌讳个什么啊!”尚知情故意将信息说错,好引她纠正。

  “你朋友是几层的啊?”保洁阿姨立马精神起来,抬头问道。

  “那个,二十层。”尚知情随便说了一个。

  “二十层?二十层是个离婚的男的带个孩子啊?”保洁阿姨果然对这个第三单元的住户了如指掌。

  尚知情冒了一身冷汗。

  “哦,是另一户,不是两户么。”说完,尚知情紧张地使劲吞咽了一下,生怕露出破绽。

  看来自己还是不擅长说谎,回家还需要练习练习有关这方面的训练。这是阿姨相对单纯些,但凡换个城府深的人都会一眼看穿。

  “另一户租出去啦?啥时候的事啊?”保洁阿姨的表情很是认真。

  “就上个月,我朋友刚搬来没多久。你说她也是倒霉,刚搬来不到一个月,就碰到自杀这种事情。”

  “还真没留意,啥时候搬进去的呢?”保洁阿姨自己嘀咕着。

  看来她很看重自己的信息掌握量。

  “那个,她平时比较忙,比较少出来,可能她搬家那天你正好休息。”尚知情觉得自己脸都硬了,编瞎话可真不容易。

  “那没准是,我一般都是星期二休息。那她是因为这个要搬家的啊?”

  “是啊,死人的那天晚上就打电话给我,说是吓到了,都不敢睡觉了。我说她,不就是跳楼么。现在这年头,得抑郁症的人多了,隔三差五就有个自杀的,自杀的人里头,十个有九个是跳楼的,怕什么啊!”尚知情真想激起保洁阿姨纠正自己的欲望,然后开启她的话匣子,说出她知道的一切。

  “诶呀,姑娘,不是自杀!”保洁阿姨终于纠正尚知情的错误了,尚知情一直耸起的双肩终于落了下来。

  “不是么?我记得是啊!”尚知情揣着明白装糊涂。

  “那你是记错了,人家是意外摔死的,不是跳楼。”保洁阿姨拍大腿说,表情有些邪乎。

  “摔死的?不是自杀么?”尚知情装作很激动的样子。

  “不是啊!跳楼自杀那个是年前的事了。那是旁边那栋,一男的喝酒跳楼,媳妇没拦住。最近发生的这个是上楼梯,脚滑,一个后仰给摔死了。”保洁阿姨稍有些无奈。

  “这也太夸张了吧?上楼梯还能摔死?”

  “赶上寸劲了被,那睡觉还有睡死的呢,啥怪事没有。”说完,她叹了口气,“挺好的一个姑娘,可惜了。爹妈来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个哭晕了,另一个人都完了,眼睛都直了。才二十五啊,多可惜啊!”她话里透着对死者极大的惋惜。

  “那怎么有电梯不乘,非要爬什么楼梯呢?还三更半夜的……”

  “减肥呗,这楼里的年轻姑娘都好多都爱爬楼梯,说消耗卡路里,连我姑娘都是。”

  “那二十五是可惜了,应该是毕业刚参加工作不久吧?”

  “可不咋的啊,刚一年。上周还高兴的说:阿姨啊,我转正了,有五险一金了。这就人说没就没了。”保洁阿姨说着,又叹了口气。

  “什么单位要一年才给交五险一金啊?这也太抠了吧?”尚知情十分想知道,死者就竟在哪里上班。

  “就这啊!”

  “啊?哪?”尚知情脑袋一时蒙住了。

  “就这啊,就这个地产公司,华康。”她指着身后的楼说。

  居然是这里!真是万万想不到啊!

  原来死者住的地方就是她工作的地方。可就算在眼前,她要是不告诉,尚知情又怎么会知道。

  看来这功夫没白费。

  华康地产,原来就在眼前啊。

  “物业么?”尚知情问道。

  “不是,物业是物业,人家是在地产上班。”看来还是地产牛气一些。

  尚知情想起来了,来的路上,小区门口,就有个很气派的办公楼,好像就是叫什么华康。真是近在眼前啊!

  “这小区还没建完,这几栋算是回迁楼,住的大部分都是这儿的员工。剩下的C区、D区什么的,人家那是别墅、商品房,比这儿好多了。”保洁阿姨脸上满是对那边的羡慕。

  “那你知道她在哪个部门工作么?”这番话如同鸡血打进尚知情的体内,这个答案是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的。

  “好像是总经理秘书。我记得她跟我说她是总经理秘书。我还问她要是买这的房子能不能打折呢?”

  话到这里,尚知情想要知道的都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看来这二十块钱真是花值了。

  尚知情假装看了看手机,说:“阿姨,我朋友说她不搬了,这些就都给你了。”

  “这……那阿姨就谢谢你了啊。”

  说完,尚知情便离开。

  看来,她要去华康地产走一走了。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