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懒驴上磨屎尿多
扶住吴语2018-07-01 11:083,842

  原以为小区里一定会有这家公司的后门;可尚知情早该想到,即便有这样的一个后门,也一定会被封上。原因就是:谁也不想每天都要应付“声讨者”。

  在这座城市,“声讨事件”每每发生,地产公司首当其冲。想到这些尚知情冷冷一笑,并对此嗤之以鼻。

  尚知情一向对地产公司印象不好,尤其是房地产商。

  不过可想而知,前门也不是那么好进的。

  要这么麻烦么?不过就是一家地产公司;不过就是问一下死去的那个女人晚上是否有加班。也许去物业碰碰运气,一下子就全来了。可尚知情记得陆长亭说过:靠运气做事情绝对是冒失的行为,除非无路可走,不然就是愚蠢。

  死了人可不是件小事,无论对于物业还是地产公司,他们都会对此异常敏感。尤其死的还是大老板的秘书,还是个女秘书。所以,这个调查一不小心就会令人警惕起来。只怕到那时,非但什么都问不出来,搞不好还会进入人家的黑名单。那样的话,恐怕再进来都难了。

  要打电话给陆长亭么?尚知情是很想打电话给他的。她知道,只要向他说明情况,他就一定会告诉自己,到底哪些想法是错误的,是根本没有意义的。没错,他就是捷径本身。

  可陆长亭表示,对自己并不抱多大希望;所以要是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岂不是显得自己很无能,很无用!

  就在尚知情犹豫要不要给陆长亭打电话的时候,一个破旧的小铁门引起了她的注意。它在最左边的一个角落里,前边有建筑垃圾堆挡着,所以很难注意到它的存在。

  它应该是这座大楼的一部分。

  想到这个,尚知情便走上前,想一探究竟。

  这铁门,生锈的都发红了。

  尚知情伸手打开门,里面有些漆黑。刚迈了一只脚进去,迎面而来的确是一股子发霉油腻的味道,而且味道还很大。尚知情是有忍耐力的,这点味道似乎不算什么,毕竟有那么几年自己过的连畜生都不如,这点味道又算什么呢。

  她另一只脚也迈了进去,随手将门关了上。

  里面黑漆漆的,仅靠着棚顶的黄色灯泡勉强看路。倒没有什么,只是个狭小的走廊。

  尚知情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渐渐的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声音。大概是叮叮当当切菜的声音,还有听不太清楚说什么的吆喝声。这真令人兴奋,这里居然是这家公司的食堂。没错,就是食堂。

  在她兴奋之余,走廊的尽头处竟好似有个人坐在那里。若不是那人手中的那根烟,尚知情肯定会被他吓得尖叫起来。可就算她没有被吓得尖叫起来,这着实也令她心跳加速,不知所措。

  有那么几秒钟,尚知情是感觉到大脑缺氧了的。毕竟这里的空间就有些令人透不过来气,而且我还被这个男人给惊吓到了。

  尚知情必须立刻想到说辞,不然她会一直缺氧,最后出现幻觉。这种情况是有发生过的,陆长亭说这是创伤后障碍。

  “你哪位啊?”是个大肚子男人,穿着厨师服,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他并不客气,还有些许蛮横。

  “我……”该死,该如何介绍自己?“我……我找张姐。”

  “啊!找张姐啊!”男人的语气缓和下来。“她在里面呢。”

  “哦。”说完尚知情屏气,打算硬着头皮走进去。

  “你是她什么人啊?”

  这真是会随时崩溃的节奏。

  相信,不管遇到过多少次这样的突发状况,即便再有经验,尚知情也一样会紧张的不得了。

  “哦,我是她外甥女,她是我姨,我找她有点事。”尚知情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她是不敢回头,因为鼻尖已经冒汗了,所以十分怕他看出自己的心虚。

  不过还好,那厨师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也是陆长亭教她的。张、王、李、赵,姓这些姓的人比较多,很容易蒙混过去。假装攀关系也最好说外甥女、侄女之类的,这样不容易让人拎得清。

  后厨像战场,尤其是那些锅下面凶猛的火焰。没有人理尚知情,他们各个都忙的不可开交。只是路过一旁摘菜、打土豆皮区域的时候,几个大姐抬头瞄了瞄她。刚刚那位一定是这里的头了,可以不用干活,在那里抽烟,尚知情想。

  尚知情穿过“战场”,走到打饭的地方,隔着玻璃前面便是足以容纳上百人的食堂了。现在不是打饭的时间,所以这里一个人没有。

  此时,尚知情看到了在这个屋子的最远处有扇门。她脚步轻快地走向它,内心是何等的雀跃。侦探就是这样的职业,总是在紧张、激动、挫败或成功中徘徊。办案子总是波折很多,挫败更是常有,但我期望的是,每个案子的最后所带来的总是成功,这样不管之前有多少的波折,到最后都是值得的。

  想想三年前那场大火后,她和陆长亭分别告别了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那个时候的她,是痛不欲生的,是生无可恋的。可没有想到的是,如今自己却能独自一人处理案件。这要感谢陆长亭,都是因为他,自己才能拥有活下去的本领和勇气。陆长亭曾对尚知情说:这一切都是你连累了我,我要对他负责。你要提供住的地方给我,要帮我完善资料,甚至要为我而活着。尚知情知道他不是想当奴隶主,而是想当救赎她的那个人。

  手握门把手的那一刻,尚知情真觉得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但当她准备打开这扇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是锁着的。而她刚从裤兜里拿出别针准备开锁,后厨的人却冲了过来,尚知情想他们是发现了自己的来路不明。情急之下她只想尽快打开门逃到里面,可她的开锁手法却极其不熟练……

  最终,尚知情被一双油腻腻的大手给丢了出来。

  真是丢人啊,真想找个缝隙钻进去,尚知情真是沮丧极了。

  偏偏陆长亭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喂!”尚知情实在没好气。

  “你现在在哪?”

  真是烦人,总是问。

  “忙着呢。”尚知情冷冷的应付。

  “怎么?该不会是碰钉子了吧?”他又说,“你那脑袋,线路横七竖八,少倒是不少,就是不会拐弯。但凡你脸皮厚点也能好办事……诶!我是对你不抱希望,你就是别怪坏我名声就行。”

  “你住嘴吧!你要是闲的无聊就把冰箱清理了,别总让我一个人做。还有马桶,刷干净一些。你吃的比我多,上厕所的次数也比我多,这些活就应该你干。”说完,尚知情愤怒的挂断电话。

  尚知情想,干脆直奔正门,来个誓不罢休的正面交锋。

  她来到正门口,走过几层石台阶,推开玻璃转门,鼓足勇气,破罐子破摔吧。

  有的时候很奇怪,越是这样的场合,尤其是独自一人在外面的时候,总会认为别人可能会知道自己的过往。现在也是一样。知道自己可能还是会被赶出来,到那时,又会被人认出来,就是知道自己是曾经被绑架囚禁过的人,然后便感觉自己被耻辱给捆绑着。

  尚知情使劲吞咽,长舒一口气。

  不会的,一定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起码这个大楼里面不会有人知道。她狠咬嘴唇,用钢铁般的意识逼自己勇敢起来。

  “您好,小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您的么?”尚知情还没走到前台,前台的接待便对她发出甜美的问候。

  这前台小姐的笑容令人心旷神怡。有这样的员工当公司门面,真是有助于企业形象。

  “不好意思,请问洗手间在哪里?”尚知情觉得单单是这个理由,她有可能会拒绝我,“我好像那个来了。”真是在胡扯,经历过那番摧残,自己一直都是内分泌紊乱。

  想来自己还有一些营养不良、思绪混乱、神思凝重的原因,总之尚知情不认为她健康。

  听她这样说,前台小姐表情怔了怔,但很快她十分热情的告诉了尚知情一楼的厕所在你哪里。

  尚知情表示感谢,但眼睛里注意的都是那边的电梯。

  尚知情快步朝电梯走去。

  有两部电梯,但不巧都在中间悬着。

  “等一下。”前台小姐的声音传过来。

  又有突发情况么?今天的心脏真是超负荷工作,尚知情感到窘迫。

  她回头看去,紧张的肠子都要扭成18段了。

  前台小姐将手放在嘴边,压低声调对尚知情说:“你有那个么?没有的话我这里有,可以给你一个。”

  前台小姐真是个好人。可就算她压低了声音,她们离得那么远,尚知情能听得见,别人也能听得见啊!

  尚知情只好用夸张的嘴型告诉她:“我有。”

  也许是这一幕幕太过惊险刺激,尚知情竟真的有想要上厕所的感觉。她想到那句话:懒驴上磨屎尿多。可她认为自己不懒,只是肠道敏感。

  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男女平等,这一结论是在男女上厕所的问题上得出的。女人永远比男人屎尿多,每次去女厕永远都是需要排队;可男厕呢,十分冷清。

  三个厕所,一个用来装保洁大姐的清洁工具,另外两个都是有人在里面的状态。不仅如此,在尚知情前面还有一个人在排队。侦探是看起来很神秘又高端的职业,但也不能免俗,侦探也是吃五谷杂粮的。

  尚知情真是越发控制不住自己了,原本只是想小便,但因为憋的时间有点久,导致她肠子受到膀胱挤压,以至于想大便了。

  刚才听保洁阿姨和尚知情前面排队的那位说,为了开源节流,提高工作效率,这里只开放一楼的洗手间,所以人才会这么多。至于要这么节省么?怎么说也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啊,居然省钱省到厕所里来了。这样的做法无非就是节省一些打扫用的水电钱,硬件磨损钱,还有就是人工,这能有几个钱。至于提高工作效率,无非就是男的少抽些烟,女的少补几次妆。

  终于出来个人了,但也轮不到尚知情。

  尚知情真是要憋不住了,身体都扭捏的站不直了,只能弯腰抑制。

  瞄了瞄门口,里面便是男厕,就刚刚出来个人,之后就没进去过人,也再没有人出来。

  去男厕吧,就算被人发现,也比憋不住强。

  于是,尚知情作出了个艰难的决定,就是去男厕上厕所,虽然她是个女人。

  尚知情到男厕最里面的隔断,解决了她的大事,真是如释重负啊!

  解决完,她提上裤子,正准备要出去……

  “供暖的事,盛唐那边怎么说?”一个听起来说话很有分量的男人说。

  听声音年纪不是很大。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侦探为我着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