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是一般的喜欢
董嘎嘎2019-01-15 13:144,082

  几天后的上学路上,泊菡再次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捞进了街角的那间书店。那胳膊带着风,带着思念、怨懑,带着从战场下来的戾气,生生地将她扯进一个胸怀里面。

  浓烈的烟草味裹着坦克机油的味道再次灌注鼻端,她撞向那硬硬的胸膛,又一次听到男子“锵锵”的有力心跳,她的身子被他缓缓抱住,头顶上的声音,有些忐忑,有些委屈,却还是温柔得像一把水……

  “小妹。”他叹了一口气。

  在楚尧的怀抱里,泊菡无比心酸——她以为自已忘记他了,其实根本不是。

  曾经的那些纠结、苦恼、疼痛和撕扯一齐涌上心间,封闭了数月的记忆也一幕幕出现,甜蜜,舒适,温暖……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心胸间交汇,反而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她终于活过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泊菡才记起他的身份:一个不尊重女性的浮滑浪子,对二姐使用暴力的前男友。

  她软软地推开楚尧的怀抱,可他并未生气,把她拉到光亮处细细打量,心疼地说:

  “你……好像长高了一点,瘦了,下巴尖尖的。”他紧紧握着泊菡的双手,不肯丢开,“你原本就瘦小,还是胖点漂亮。”

  泊菡挣开他的手,躲到离他几步远,才看清楚尧的样子:依旧那样高,穿着件皱皱的土黄色军衬衫,扣子松松地钮了几粒,露出深褐皮肤和一枚金属牌,左边的裤腿高高卷起,下面是缠了石膏和绷带的小腿,美式的半筒军靴上面斑斑驳驳,仿佛沾满了战场上无名者的血迹。

  再望向他的脸庞,赫然发现现在的他已不像自己记得的模样,英俊的脸庞硬如刀削,目光冷烈如电,身姿里更是蕴藏了一只随时要扑出来的猛虎,满身的戾气和战场里沾染上的死亡般窒息,仿佛她是他的猎物,已经在他掌握之中,被他志在必得。

  泊菡心里起了莫名的恐惧,一点点挪向门边,楚尧伸手把她向后一拽,自己走到门前,将门锁反锁上,泊菡才看清楚,门框是被踹坏的,分明是楚尧用了硬闯,才进到书店!

  他这样土匪盗贼般的行径,究竟会对自己做什么?泊菡后背生出寒意,胆怯地恳求他:“……楚哥哥,我没时间和你说话,我要去上课。”

  楚尧堵住门口,嘴角一牵,认真地:“今天就别上课了,我有要紧的话对你说。”

  他把泊菡拉近些:“其实,八个月前我临走时,话都和你挑明了的。你怎么就是听不懂?是你不开窍呢,还是你这里……”他拿手指点点泊菡的脑袋,“……是木头做的?”

  他眼底蓦地生出几许温柔,像墨蓝苍穹里的漫天繁星,泊菡抬眼望见,顿时神智迷离,忘记了害怕,嘴里也软了,不忍道:“你要说什么,就快说,不然我真的要迟到了。”

  楚尧不理泊菡,向书店深处行了几步,把她逼到一个角落里。

  他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好了叼在嘴上,吐出几口白烟后,才掏出自己的军官证,翻出张照片给她看。

  泊菡接过照片,发现就是自己被楚尧强行撕走的那张,可一看到照片上火燎过的痕迹和大块的血渍,情急着脱口而出:“你受伤了?”

  楚尧一直在窥察她的神色,见她这样发自内心地关心自己,便挑了眉头,说出实情:“那上面的血不是我的,是我一个好兄弟的。”

  他猛猛地吸了口烟,表情变得很复杂:“他叫刘明山,念军校的时候就认识,朝夕相处了五年。那天,我们都在营地里休息,他叹息说,长这么大,除了电影里的女明星,还没见过真正的漂亮女人。我就拿了照片给他,说,我的女朋友很漂亮。他接过照片,还嘲笑我,说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捡了张女学生的照片,放在身上装女朋友。”

  “这时候,一颗炮弹从天而降,正好就击中他,等我们把他从弹坑里扒出来,他已经没了气。手心里,还牢牢握着你的照片……”

  他的眉头不停地跳着,拿烟的手也有些颤抖。仿佛回到了当时,说说笑笑之间,有人灰飞烟灭,有人侥幸逃生。死者是一瞬间的痛苦,可他身边的生者,一面感谢上苍留下了他们的生命,一面又为兄弟的骤亡而撕心裂肺,这样精神上的折磨,却是绵长的。

  泊菡听了,心里满是悲悯,又偷偷庆幸这一颗炮弹击中的是别人,而不是眼前的楚尧。想到这里,她赶紧低下头,手抚着项链上的十字架向神忏悔,她万万不该起了这样的心思。

  楚尧疑惑地问她:“你在做祈祷?”

  “我在求你的好兄弟原谅,刚刚听说中了炮弹的是他不是你,竟然有些开心。”泊菡低着声音,如实道来。

  楚尧心底一暖,再次将她揽进怀里,下巴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这一回,我说得清清楚楚了吧,你就是再笨,也该听得懂。”

  泊菡将他推远,难以置信地仰着脸:“你,喜欢我?”

  楚尧丢下烟头,俯下身来,直视着泊菡的眼睛,脸上是真心的温柔:

  “不是一般的喜欢。我对你啊,是想要娶你的那种喜欢。”

  泊菡心底残存着几分清醒,不肯相信楚尧,想到他连二姐那样的美人都敢调戏,今天不知道要玩什么样的花招,来招惹自己了。

  她双手挡在自己胸前,隔开了两人的距离,结结巴巴地质问他:“用不着哄我,你不是结过婚了?”

  楚尧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承认:“我有过婚史,可一直是单身,没有妻子。”

  泊菡奇怪了,他承认玉罕,却否认他有妻子,八成真的抛弃了摆夷女。

  她又谴责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二姐做过什么。”

  楚尧总算明白泊菡态度这样生硬,原来是为了泊芙。他如释重负,对泊菡起誓道:“我和你二姐之间清清白白,我可是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她。”

  他不知道泊菡亲眼看过他把泊芙抱在怀里,也不知道泊芙在泊菡面前说过什么,只是不希望泊菡再误会下去。

  泊菡听了,更觉得他没说实话,二姐手腕上的道道青紫,不是他弄的还有谁弄的?他这样当着面说瞎话,就是要骗她。

  可她望着楚尧,看见他眼里闪烁的光芒,一脸的真诚殷切,又觉得他没有说谎,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到顶点的。

  他喜欢她,想要娶她。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求婚,要是早八个月听见,自己大概会欢喜得飘上云端,想都不用想就点头同意。可今天听到了,字字都是命运的嘲笑,听着辛酸得想要掉眼泪。

  楚尧看见泊菡的眼底涌出晶莹的光亮,然后又潮汐般地褪去,秋水般眼眸波光潋滟,含了万般的委曲。

  她这样看着他,任他是个铁人也软了。他把泊菡抱上一个放书的高桌上,捧着她的脸,换做百般温柔的神情恳求她:

  “这次从锦州下来,我得了不少钱。现在正是滇缅山区繁花似锦的好时节,我们买了飞机票飞到昆明,然后在那里搞辆车,一路向南,一直开到伊洛瓦底江边,我陪着你看月亮,看花海,听摆夷人唱情歌,好不好?”

  他看见泊菡表情朦胧,像是拒绝,更像是向往,最后,眼里慢慢涨满了亮晶晶的潮水,仿佛玉石上沁出了粒粒水晶,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楚尧低下头,轻轻抹去泊菡的泪水,唇吻在她嘴边轻轻一扫。就见她全身僵住,呆呆的样子让人又气又怜,便挑了挑眉毛,再次俯下头来,软软地噙住了那娇嫩的嘴唇。

  泊菡在惊愕中看着楚尧冷俊的眉眼扑向自己,然后唇上就被一团炽热滚烫的物体封堵住了。一股她从不清楚的,年轻的,激昂的魅惑气息,混着烟味机油味如猛虎下山,在她唇上有力地周旋了一番,渐渐地缠绵如一条柔软而灵巧的鱼,在她嘴里游来游去,那滋味又热又酥,灼烧着她守了十七年的坚贞操守。

  她开始挣扎,理智上她不能信任楚尧,要离开他的纠缠,挣脱他的亲吻。可有一样她不认识的小野兽,从身体里冲破出来,那毛茸茸,快乐奔跑的小野兽,引着她跑向繁花似锦的山岗,管不了楚尧是什么样的人,就是要和他一起奔跑,去吹风,听歌,看月亮……

  楚尧感受到怀里的挣扎渐渐消失,两人身体贴在一起,自己的身体热得发硬,只好恋恋不舍地丢开泊菡。

  看着她眼神发亮,樱唇微张,实在叫人怜爱,便抓起泊菡的右手,放在唇边不停地亲吻:

  “小妹,你也是爱我的,你快承认了吧!”

  他指关的力量捏痛了泊菡的手指,让她记起那里带着一枚小小的银戒。顿时,一切美梦都像烟花般炸灭了,心底跑出来的那只小兽也消失无踪,只留下令人神伤的余烬。

  “……哥哥,你大概还不知道,楚舜和我……已经订了婚的。”

  楚尧看见泊菡突然收敛住容色,亮出手上的戒指给他看,刚刚无比饱满的自信顿时消退如潮。他又烧起一只香烟,夹在手指间用力地吸着,忽然说了:

  “我收到弟弟的信。但,这有什么关系,你又不喜欢他。”

  泊菡很失望,可这失望又说不出口:如果他什么都不清楚,他这样抱她亲她都可以原谅。但他明明知道楚舜是他亲弟弟,自己是他未来的弟媳妇,他还这么毫无顾忌地吻了她!他心里哪有什么人伦!

  姆妈的话一声声响了起来:“楚尧喜怒随心,不尊重女性,这样不可靠的人,天底下没有一个姆妈愿意嫁女儿给他的。”

  理智又一次把她拉回到那个父母教养多年的恪守礼教,听话乖巧的少女身上,她知道自己有一万个理由,不能和楚尧在一起。

  “你错了。”她摸着右手上的银戒,听着自己说话,那声音,只是经过她的头脑,从嘴上传出,根本不曾经过自己的心脏。

  “我……喜欢楚舜。希望他幸福,不愿意他去做猪仔。”

  她把右手竖在自己和楚尧之间,银色的戒指迎着光线,闪了几闪。

  “我要走了。”

  楚尧的脸刹那铁青,狰狞的戾气弥上挑起的眉头,他一把拽住泊菡,叫道:“你不准走,我就是用绑,也不让你离开我!”

  泊菡想起泊芙青紫的手腕,仰起脸对他反唇相讥:“除了绑,你就不能多几个法子?”

  楚尧想不到她这样娇弱的小姑娘也会反击,便像猛虎对待扑到的兔子那样,死死地把她嵌在自己怀里,半点都不能放开:“我不管。我喜欢了你整整五年,你是我的人。”

  这时,门外大响,原来书店的伙计上班,发现店门被撬,担心店里进了窃贼,和众街坊一起撞门进来。楚尧见此把泊菡往自己身后一拉,对着众人凶煞地狠道:“想怎么啊?老子刚从东北前线下来,借个地方会会女朋友,有什么了不起!”

  众人见楚尧是从战场下来的官兵,一脸煞气,有道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都不愿意触霉头,纷纷避去。泊菡趁机跑入人群,走了两步,却又心绪纷乱,回头对楚尧说道:“哥哥,你好好养伤吧,过两天楚舜会去南京看你。”

  楚尧失神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丢掉了这只小兔子。明明看见了她的内心,明明感到她在靠近,偏偏转瞬之间就跌入深渊,难道真是老兵们说的那样:“女人心,海底针”?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被激怒的骄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漂洋过海来抢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