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女囚
月涯2018-06-08 21:561,931

  我把土锹放在进门的地方,脱掉鞋子到洗衣房,里面放着几桶的衣服,我来拿我们那个囚室的,路上遇到对面寝室那个秃头的老大姐,我们叫她孙尼,她撑着那张红肿的脸和我说今天她生理期,让我帮他们囚室拿一拿,我没忍心,就想顺手给她拿一拿。

  两桶衣服我今天看来是要拿两回,来这里一个月我已经明显瘦了不少,我捏着自己手上的肉,但是倒是壮了,再待下去,我怕是肱二头肌都要练出来,我低头分辨衣服,心里念声:“嘿咻”,便提起来走回我们囚室。

  回囚室的时候,大姐倒在上铺看书,嘴里叼着草样的东西,长长的,我看着像是哪里长的野草,我也不管她,把衣服搁在那里,扶了扶腰,有起身,下层的遛遛就探头问我,“老旦,你还没干完呐?”我顾自摇头,“我给对面孙尼拿。”

  老大在上面冷哼,“瞧这老好人。”

  遛遛就在下面跟呛,“孙尼可不是什么好人,进来前骗了不少人钱来了,老旦你闲的要不给我把针线做了。”

  我也不回,嘴里念着,“我回来给你做啊。”路上又看到对面孙尼靠着窗户往外看,她们不知道窗户外面是啥,我还能不知道么?这儿打外面看,撑了也就只能看见乌漆嘛黑海底世界,游出去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小鲤鱼泡泡,想象我前男友的个性,说不定真的做了个隐秘设置也不一定。

  我进来一个月,前一个星期疯狂的想我怎么倒霉透顶想出去,第二个星期被想起来的男朋友游戏攻略打败了逢人就哭看啥都流眼泪,第三个星期想好好应付现状再想想办法,第四个星期我开始习惯每天干活按时睡觉起床吃饭,都快变成定时机器人了。

  我,陈诞,女,25岁,本科大学毕业普通白领,这辈子没干过一点法律边缘的事情,但一个月以前被传送到了这个恐怖的地下监狱,每天看不到太阳,最亮的就是一月一次的审讯室里的白炽光,我尚还记得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和我男朋友分手的三天后。

  我拿着手机边撸我家猫,边说,“之前你在我这里掉了你们公司游戏机在我,你打算什么时候拿回去?”他问是啥游戏,我放下我家猫,“好像是叫越狱。”

  “啊,我又不碰,我成天就上班撸猫哪有时间玩你们公司游戏?”

  想到我之前说的这句话,我在拿衣服的路上又叹了口气,巡逻的劳丽冲我眨了眨眼睛,“去洗衣房啊?快去快回啊,我们头晚上六点吃饭时间就过来了,每月的审讯别忘了啊。”

  我想到这人NPC的设定,面无表情的经过,想起来我男朋友倒在床上和我说,老婆你觉得一个漂亮的监狱头家小助理叫什么名字比较好?我当时在看电影,回了一句,劳丽,电影女主人公。

  这当然是个重要的人物角色,而且还是被主创人员的内部家属命名的重要监狱人员,这人后期会随着主人公的成长变成大boss,从一个对囚犯和善可爱漂亮的小姐姐,变成一个见一个杀一个的恐怖大佬,我觉得如果我想着要通关,得先预防把她弄掉。

  劳丽冲我挥了挥手,我去洗衣房拿衣服,进去不到十秒我便觉得不太对劲,回头一看,两三个女囚在洗衣机后面倒着,旁边一个穿蓝白囚衣的女人蹲着抽烟,她手上少了一根小手指,指甲还是黑色的,那个入口门旁边站着两个女人,我心里一下咯吱,完蛋,404室。

  心里想着果然不该老好人帮孙尼拿衣服,我闭了闭眼睛,对面那个女人已经站了起来,我看得眼睛直抽抽,心里念了三声名不虚传,身体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我一句话也不说,我是个瞎子聋子来的。”

  那女人戏谑看我,近距离抬起我下巴,扭转了90°看我耳朵,我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先删我两巴掌再插我两刀,这游戏我第一关都还没玩到就要死了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不是聋子。”她那双蓝色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白的病态的脸离我只有五厘米,停滞了几秒,“不是瞎子。”

  我咽了咽口水,强撑着身体说道,“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她蓝色的眼睛慵懒的扫了一眼门口,黑色的指甲扫过我的喉咙,“今天是审讯日。”

  “可是,我杀人了,唉~真是可惜啊~”

  在监狱里还能杀人你可真厉害,我心里极其想奉承,但脑袋里一片空白,双脚发抖。

  我感觉到她的手慢慢放开我,我慢慢睁开眼睛,她淡漠的看着我,“你走吧,你看完了。”

  我拿着衣服慌不择路的逃了出去,心里反复想着刚刚那双淡漠的蓝色眼睛,等我走到孙尼门口,我一把塞了一桶给她,跑到自己被子里上了床就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发抖,脑袋里浮现了我前男友说的游戏攻略。

  他抱着我说,“老婆,我跟你说,如果你玩,你可是连第一关都过不去。”

  我不服气,他就说,“这可是第一关开始就要见血的游戏。”

  他指着那一排的监狱,“你看,从这里烧到这里,这些人都杀了,你就可以上去了。”

  我被他的恶劣笑容吓了一跳,联想到这不过是个游戏,于是又开始挠他。

  我从被窝里透出脑袋,枕头下面是一个长不到5厘米刀片。

  而今天是审讯日和巡查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越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