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出手相救
落花生2019-12-05 02:052,040

  苏溪音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左手边已经看完的医书,轻轻地打了个哈欠。不得不说,有了这个玉佩还真是好,寻常人要看上三年五年的东西,她很快就能看完然后消化。

  “芍药,今天你跟我出去。灵芝和桃花留在院子里,以免二夫人前来找事。”苏溪音揉了揉的肩膀,回身看向外室的三个丫头说道,三个丫头应声领命。

  苏溪音在灵芝的伺候下换号衣服,避开苏府中的人,带着芍药从后门溜了出去。

  “小姐,我们这是去哪里?”芍药四处张望了一番,发现这并不是去集市上的路,不免开口问道。昨儿苏溪音不是交代了今日要去城中寻找张郎中吗?

  “到了。”听完芍药的疑惑,苏溪音并没有答话,而是带着她在一个小胡同了走了许久之后这才顿时脚步,轻声说道。

  芍药见状猛然一愣,眼前的境况她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分明就是她的家啊!眼中泪意盎然,转头望向苏溪音,明眸中满是感激。

  她自入了苏府,就很少回家了。她们是在后院伺候的,平日里根本不能随意出府,每个月也只是托相熟的人带些银钱回来。芍药忍住眼中泪意,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

  苏溪音紧随其后,她记得前世里也是这个时候,芍药的弟弟重病,二夫人想要借此来要挟她。最后芍药还是咬牙撑住了,不肯出卖自己。

  想到这里,苏溪音眸光一闪,芍药待她尽心尽力,她自然是要回报一二的。今生,她绝对不会再给二夫人这样的机会了!

  “娘!弟弟!我回来了!”芍药推开破败的木门,屋内很是昏暗,甚至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霉味,想来是常年不见阳光的原因。

  即便是这样,芍药还是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亲人的所在。

  “是谁?花儿?可是花儿回来了!”阴暗的角落里传来妇人苍老颤抖的声音,芍药闻言,强忍着许久的眼泪终于决堤,一把扑倒在那人身上。

  “娘,是我。是我回来了!”芍药抱着老夫人骨瘦如柴的身子,几乎就要哭死过去。竟从未有人告诉她,她的娘亲活得这样辛苦。

  “回来……回来就好!”老妇人颤抖着手抚上芍药的脸,嘴里低声的呢喃道。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她眼窝深陷双目无神,若不是那微弱的呼吸声,几乎就和死人没有差异了。

  “娘,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事了?弟弟呢!”芍药很敏感的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虽说她爹爹去世的早。但是娘亲却是个有心力的,将家里的事情料理的井井有条,像现在这样颓丧还是芍药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弟弟病重已久,没有银子治病,这会儿已经……”那妇人闻言,了无生趣的眼窝中蓦地落下两行清泪来。芍药闻言心头一震,目光顺着往下八九岁的男孩躺在薄薄的床铺上,脸色苍白,似乎已经没有了生气。

  “虎儿?”芍药颤抖着身子上前去,轻轻地碰了碰床铺上的孩子,一声一声地唤着,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芍药的一颗心像是针扎一般的痛,没有想到短短的一年时间,家里竟已经落败成了这个样子。

  “将他扶起来,我看看!”一直站在门口的苏溪音终于开口,方才是因为看到芍药和老母亲见面,牵动心中所念,这才忘了正事。这会儿见虎儿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苏溪音便大步跨了进来。

  “小姐不可,这里……”芍药见她不管不顾的坐在床边,将病重的虎儿抱在怀里,雪白的衣袍沾染了污秽,连忙出声制止。

  “芍药,快给我找一根缝衣针来,另外再拿一支蜡烛过来。”苏溪音将孩子抱在怀里细细的查看了一番后这才放下心来,好在玉佩逼着自己看了不少的医书,现在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芍药见状也顾不得什么,连忙翻箱倒柜的去找苏溪音要的东西,不过片刻就已经抱着蜡烛走了过来。

  苏溪音结果缝衣针,放在烛火上烧了一会儿,这才借着烛光狠狠地扎在虎儿的食指上,枯瘦蜡黄的小手上顿时冒出血来。只不过那血却是乌黑色,看的芍药一阵胆战心惊。

  苏溪音如法炮制,将虎儿的是个手指全部扎破放血,确定他没有什么事情之后这才将他放平在床铺上,解下自己的披风,盖在虎儿冰凉的身子上。

  “小姐,虎儿他……”芍药见弟弟还没有醒过来,不由得有些担心。

  “无事了,待会儿去抓些药吃了就好了。”苏溪音掏出绣帕擦了擦手上乌黑的血液,开口柔声的说道。

  芍药闻言这才放下心来,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苏溪音就是一个狠狠的响头。

  “小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从今往后,奴婢的这条性命就是你的了!”芍药含泪说道,今日若不是有苏溪音在的话,她甚至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苏溪音于她而言,便是再生父母,她感恩不尽。

  “你跟着我这些年来也受了不少苦,这都是你应得的。这里是我的一些体己,你帮你娘和弟弟换一间房子,好好调养身子。剩下的就留给你娘,以备不时之需。”苏溪音说着从腰间翻出一个荷包,将里面沉甸甸的银两放在芍药的手上。

  “小姐这……”芍药只觉得心头似有千斤重,苏溪音不但救了她弟弟的命,现在还拿出自己的银子来帮她们渡过难关,若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但是芍药自小就跟在苏溪音身边,自然知道她在苏府中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这些年来,因为小姐痴傻的原因,二夫人不知道苛责了她多少月钱,她哪里还有什么体己的银子。这些银两,只怕都是变卖首饰得来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