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灵芝芍药
落花生2019-12-05 02:052,149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上前来扶住苏溪音的是灵芝,三个丫鬟中年纪最大的,行事也沉稳。苏溪音记得,自小便是灵芝跟在身边伺候,即便前世的自己是个痴儿,灵芝待她依旧亲厚。

  但是前世,自己却听信了苏娉婷的挑拨,硬是将这个忠心耿耿的丫头活活打死。想到灵芝临死前依旧牵挂着自己的模样,苏溪音心头就痛得不可抑止,眼泪夺眶而出。

  “小姐这是怎么了?你莫要哭,奴婢准备了你最爱吃的点心。我们进去吃东西可好?”灵芝见她哭了,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连忙轻声的哄道。

  一直以来,灵芝待苏溪音都像是妹妹一般,又因着她痴傻的缘故,所以照顾她更是细心,生怕她被人欺辱了去。

  “定是那群人又拿我家小姐出气!我出去和她们拼了!”灵芝正哄着,就看见门口一个红衣姑娘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苏溪音听见声音抬起头来,泪眼朦胧间看到眼前的红衣女子,小脸因为愤怒气的通红。

  苏溪音方才止住的眼泪再一次决堤,前世里芍药最终还是落了个凌迟处死的下场,仅仅是因为保护自己而得罪了蛇蝎心肠的苏娉婷。

  芍药也是苏溪音的贴身侍女,手上会些拳脚功夫,和苏溪音也是打小的情分。只不过做事要冲动些,不如灵芝那般沉稳有心。

  “音儿……音儿饿!”苏溪音深吸了一口气,良久之后才瘪着小嘴小声的说道。灵芝芍药闻言,脸上担忧的神色这才渐渐散去,连忙扶着苏溪音进了屋里。

  苏溪音紧紧地握着这两人的手,前世这两个丫头为了自己惨死,既然上天垂怜让她重活一世,那么这一辈子便是拼了所有,也要护她二人周全。

  当然,那些害她惨死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她不会忘记,是谁害死了她那年幼的儿子。苏娉婷,淳远!这一世我带着滔天怨恨卷土重来,你们可准备好了?

  “你……姐姐你去帮音儿倒杯茶来可好?”苏溪音刚进屋,突然回身望向门口的桃花。小步跑了过去,眨巴着眼睛看着桃花笑着说道。

  “是,小姐!”桃花见状连忙应声,随后便退出了院子。屋里的灵芝芍药皆是一脸的疑惑,桌子上明明有茶水,苏溪音怎么还让她去倒水。

  “灵芝,芍药你们过来!”正在疑惑之际,只听得砰的一声,苏溪音关上了房门。声音微冷,气势凌然,和平日里痴傻的模样完全不同。灵芝二人被吓的浑身一震,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二人呆呆的看着苏溪音步履平稳的走过来,背脊挺直,脸上严肃。和方才天真幼稚的模样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我没事了,我的痴傻不药而愈。”苏溪音知道这个消息对她二人来说一定很震惊,但是这件事必须让她们知道。这两个人待她真心,她根本就没想过隐瞒。

  “小姐……你……你说的可是真的?”灵芝闻言赶忙上前,目光落在苏溪音身上不断地打量,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是满脸泪水。这么多年来,若不是因为苏溪音一直痴傻,凭着苏溪音的相貌和出身,还不知要居于何等风光的位置!

  “是,这件事除了你们二人谁也不知道,所以你们一定要保密。这个世上,除了你们二人我谁也不相信!”苏溪音轻轻地点了点头,将她二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语重心长的说道。

  灵芝芍药见她现在说话和常人无异,身上甚至染上淡淡的光华,心里立马相信了。她们的小姐是真的好了!

  “小姐,既然已经好了,为何不昭告众人?以免那些小人整日的作践我们!”芍药到底是年轻些,行事也不会深思熟虑。她只知道苏溪音病好是好事,却没有思虑其他。

  “芍药,你太天真了。你以为当初我是怎么痴傻的?如果被有心人知道我的病好了,只怕又会想出更狠的招数来,到时候我更加难以应付了。”

  苏溪音拉着芍药的手耐心的劝解道,她们二人日后跟在自己身边,遇到的麻烦一定不会少。如果芍药一直这样冲动易怒,只怕也会带来很多麻烦。与其到时候再着急,还不如现在开始就教她看清一些事情。

  “小姐是说……这府中有人想要害你?”灵芝闻言眉头轻皱,压低声音后问道。苏溪音点了点头,两个丫头见状,脸色都阴沉下来。她们开始渐渐明白,往后的日子只怕是不会那么好过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可怕的。”看见两个丫头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苏溪音轻轻地拍了拍她们的手背,柔声地安慰道。

  其实,就算那些人不找过来,苏溪音也会找上门去的!

  又和灵芝芍药说了一会子话后,苏溪音这才回到房间里睡下,外袍刚刚脱下却看到一张小纸条落了出来。苏溪音狐疑,屈身捡起,展开一看只见上面一行清秀的簪花小字。

  “不要被卷入黄泉争斗,若是有事便去城中找张郎中。”

  苏溪音皱着眉头看完这张纸条,突然想到这应该是方才在翡翠阁的时候,慌乱之中白玲塞给她的。想到白玲,苏溪音心中又是愁绪万千。

  苏溪音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眼前突然一片通红,冰冷潮湿的天牢,鲜亮明艳的凤袍,苏娉婷得意的嘴脸,还有幼子落水惨死的模样……

  一幕幕的在苏溪音的眼前重现,交织成一片满是尖刺的网,将她死死网住。苏溪音心中不安的感觉逐渐扩大,突然大叫一声,猛然睁开眼睛。

  望着房中熟悉的摆设,摸了摸身上被汗湿的衣服,苏溪音这才意识到方才只是做梦。双手抱头绝望的缩在墙角,方才的梦境实在是太真实,真是到她以为又要回到那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去。

  苏溪音的身子微微僵住,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方才在梦中,她分明看到一个白衣男子负手而立,将她从阴冷潮湿的天牢里带了出来。可是任她拼尽全力,却始终看不见那男子是何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傻妃:邪王大人,熄灯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