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苏家的鱼吃了会死人
周飞鱼小双2018-06-29 20:434,010

  孙富田有点不耐烦听姚玉琴的流言蜚语,当然,他更加不耐烦的是,工人们听姚玉琴讲故事,手里的活明显慢下来。这一天的活分成两天干,他孙富田就得多出一份工钱,这种细账在枫泾村就他孙富田算得最精。

  “哎呦呦,你看看,还说不是狐狸精,田哥你这就开始护上了?这村里男的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不夸赞苏真长得好看,你们男人夸女人好看,基本都没按好心眼子……”

  孙富田把做豆腐包的粗纱布扔到木盆里清洗,边揉搓纱布边对姚玉琴说道:“姚玉琴,你就成天狐狸精吧,你家蒋老三在城里工地上早就有了一个狐狸精,全村就你一个人不知道,也就你心大,还成天有空叭叭叭的说别人家闲话。”

  “啥,你说啥?”

  姚玉琴激动的站起身,把手里的黄豆扔到竹筛子里,“蒋老三居然敢有狐狸精了?”

  孙富田低下头,假装没听见姚玉琴的问话,继续清洗粗纱布。

  “问你呢,你说真的假的?”

  姚玉琴身段灵活的几步蹦到孙富田木盆边,伸脚踹了踹木盆,“问你话呢,真的假的?”

  “那……假的呗。”孙富田边拧纱布边忍不住笑。

  “好你个孙富田,敢造谣骗我。”

  “那造谣厂是你家开的啊,只许你成天造谣,还不许我造一次半次的。”

  “好了好了,玉琴,富田跟你开玩笑呢。”吴香月见姚玉琴气得够呛,赶紧陪笑打圆场。

  姚玉琴的谣言传到李培明父母耳里,李老憨还有吴桂英第一次不但不反感这谣言,反倒显得十分欢喜,秦梦家的情况老两口都知道,城镇姑娘,家庭条件好,人也长得漂亮,她要是能跟李培明处对象,那真是他们老李家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培明回家时,吴桂英试探儿子跟秦梦的事情,见李培明点头,吴桂英的脸笑开了花:“还是我儿子厉害,找个城镇姑娘,那徐有利也比不上你,看朱玉花成天在村里嘚瑟的那样,是村主任女儿又怎样,终究也只是个村姑……”

  “妈,我跟秦梦的事情也没完全定,你别到处说去,我现在只想好好干工作,不想把心思浪费在这些小事上。”

  “你这孩子,自古以来,婚姻之事都是大事,怎么能是小事呢,我跟你妈还等着早点抱上孙子呢。”

  见儿子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一旁的李老憨忍不住说道。

  “你爸说的对。”

  吴桂英洗了一个桃递给李培明:“还有啊,儿子,你现在毕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以后别总往苏真家的鱼塘跑,要避嫌。”

  “我跟苏真清清白白,正大光明的交往,有什么嫌好避呢,再说了,我是村官,帮助村民做事也很正常。”

  “上次你帮苏真出头,朱玉花撒泼撞你,你难道忘记了。我们老李家在村里只想本本份份做人,不惹事,不招人,过好自家的小日子就成……”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要去村委会一趟。”

  李培明不想跟父母继续讨论他跟秦梦的事,婚姻当然是大事,这点他承认,如果这婚姻是跟苏真有关,那他当然十分乐意跟父母探讨,可事实上不是,再讨论下去只会让自己徒增伤悲。

  眼看天气越来越热,池塘里的水温最不容易稳定,水体易滋生病菌,他要去提醒苏真及时给鱼塘注水,提高塘水溶氧量,避免鱼儿缺氧浮头。

  谢主任从镇上开会回来,姚玉琴那些关于苏真,李培明还有徐有利的谣言也传到了他耳朵里,令他心情十分不爽。

  当初女儿谢琪琪闹死闹活,非徐有利不嫁,谢主任万般无奈才答应了这门亲事,并在谢琪琪的一再要求下,准备国庆节给女儿完婚,可这徐有利成天花边新闻不断,一幅情场浪子的模样,谢主任实在不放心把宝贝女儿的终身托付给徐有利这样不靠谱的人,不如就借着这次的谣言,趁机悔了这门亲事。

  这天趁着谢琪琪去找徐有利到镇上玩,谢主任便独自一人来到了徐家。

  “主任来了。”

  朱玉花看见谢主任背着手走进自家院子,忙招呼道。

  “亲家来了。”

  正在葡萄架下低头修理农具的徐大柱抬头,看见谢主任撅着屁股朝自家客厅走去,忙殷勤招呼,放下手里的农具,搓了搓手上的泥,跟随谢主任来到客厅。

  “去,泡点今年的新茶给亲家喝。”

  见谢主任冷着一张面孔不说话,徐大柱有些摸不着头脑,忙吩咐朱玉花端茶倒水。

  谢主任端起冒着袅袅热气的茶杯在鼻子前闻了闻茶香后,把茶杯放到一边,闷声道:“今儿你这茶,我就不喝了。因为从今往后,我们两家就不再是亲家了,作为一村之主任,我从不占村民一针一线一杯茶的便宜。”

  “亲家,你可别吓唬我,我们家咋着你了呢,连亲家都不做了。是不是有利惹你不高兴了,这小子,看他回家我不砸死他。”

  徐大柱把茶杯朝谢主任面前放了放,陪笑讨好道。

  “你家有利越来越本事了,我们老谢家高攀不上了,所以,还是不做亲家比较好。”

  “他一个小小子,能有啥本事,即便有点本事,那还不是跟主任你学的……”

  见谢主任说话阴阳怪气的,朱玉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尽量挤出满脸的笑,阿臾奉承道。

  “跟我学的?”

  谢主任小眼一瞪,居高临下道:“我教他学习脚踩两只船了吗?我教他当着我女儿的面,跟李培明抢夺苏真了吗……你家徐有利真当自己是皇帝?娶我女儿当妻,还想娶别的女人做妾吗?”

  “啥妻啊妾的,琪琪就是贵妃娘娘的命,苏真那狐狸精哪里比得上……”

  朱玉花终于明白谢主任今天来兴师问罪的缘由,她贬低苏真,想藉此提高谢琪琪,哪知道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啥?”

  谢主任气得伸手一拍桌子,茶杯里的茶水溅出来,溅湿了桌面。

  “你还真当自己儿子是皇上啊,还琪琪是贵妃娘娘的命,那你这皇太后赶紧再组织选秀,给你儿子再选几个嫔妃呗……”

  “琪琪……她自己也这么,说过的。”朱玉花冷不防听到桌子“砰”的一声响,吓得浑身一哆嗦。

  “你个老娘们,不会说话别说话。”

  徐大柱一把扒拉开朱玉花,“去去去,抓只小公鸡炒了,我中午陪亲家喝两杯。”

  朱玉花做菜的手艺不错,炖鱼炒鸡,拌凉菜,满屋菜香扑鼻,再取出一瓶陈年老酒孝敬谢主任。

  谢主任酒足饭饱,再加上徐大柱夫妻俩拼尽老脸的一番巴结奉承,他终于松了口,两家不退亲可以,但结婚的事情先不要谈了,他要对徐有利考察一段时间。还有就是:徐有利,李培明村口抢夺苏真之事,他需要一个合理解释,否则,他这一村之主任的面子该搁置在何处?

  徐有利,李培明村口抢夺苏真一事出自姚玉琴之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徐大柱两口子商议一番后,决定由朱玉花亲自出面去找姚玉琴,威逼利诱也好,讨好卖乖也罢,最终目的是要姚玉琴跟朱玉花结成同盟,编造一个能让谢主任的面子有地方搁置的谎言。

  朱玉花去小卖部买了一箱牛奶,几斤红糖,趁着天黑去了姚玉琴的家。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姚玉琴一贯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收下朱玉花送来的东西后,自然计穷力竭的编造了一段能够洗清白徐有利抢夺苏真的谎言。

  翌日晨起,朱玉花就跟姚玉琴一前一后来到谢主任家。

  姚玉琴跟谢主任说,她那天在村口确实碰见过徐有利、谢琪琪,还有李培明跟苏真。

  不过,徐有利跟李培明争抢苏真的事,不是她造谣,是她听李培明母亲吴桂英私下跟别人讲的。

  吴桂英造谣的目的就是想挑拨离间,让谢主任跟徐大柱两亲家翻脸,最好是退亲,然后,李老憨就有借口让徐大柱退出石料厂,他老李家好独自经营,赚得盆满钵满。

  姚玉琴说,发生在村口的,所谓争抢苏真之事的事实真相是:那天,苏真鱼塘里的鱼有点不对劲,她正好碰见徐有利,一时心急的她就直接拽着徐有利去了鱼塘,这时刚好路过的李培明见谢琪琪行李太多,就帮着她提行李,送她回家。

  “这一切都是你亲眼所见的?”

  谢主任喝了一口茶,批评姚玉琴道:“你明明亲眼目睹了事实真相,怎么还帮着吴桂英以讹传讹呢。”

  “主任,我没以讹传讹。我刚开始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可后来听吴桂英四处传谣,加上李培明那么凑巧也在场,我一时糊涂,就信了吴桂英的闲话了。”

  “哼,好个李老憨,平常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却憋了这么一肚子坏水,他不是想石料厂赚钱吗,那我就成全他……”

  谢主任把手里的茶杯朝桌上重重一掷,站起身。

  “亲家,不,主任啊,你是不是气糊涂了啊,你咋还成全李老憨呢?”

  朱玉花听谢主任这么说,急得也站起身。

  一旁的姚玉琴拽了朱玉花一把,冲她眨巴双眼使眼色,转头满脸堆笑对谢主任客套道:“主任,你公事繁忙,那我们就不打扰,先走了哈。”

  争抢苏真一事,在姚玉琴的如簧巧舌下算是暂时遮掩过去了,但推迟婚期的事情,谢主任是吐口唾沫是个钉,绝不撤回。

  眼看着儿子就要成为谢主任家的乘龙快婿,却因为苏真在村口对徐有利拉拉扯扯而推迟了婚期,每每一想到这事,朱玉花就气得火冒三丈,她决定要给苏真一点颜色看看,否则,这狐狸精总是缠着自家儿子,早晚得把这门亲事给缠黄了。

  从不到苏真鱼塘买鱼的朱玉花这天来到鱼塘,恰好苏雪根正在鱼塘给鱼喂饲料。

  “雪根大哥,在忙着呢。”

  苏雪根转头看了看见朱玉花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淡淡的答应了一声。

  “你说也怪,我今儿嘴特别馋,就想吃新鲜的大鲤鱼,你帮我打两条呗。”

  朱玉花要买鱼,苏雪根也没法说不卖给人家,便撑着小船,撒了一网,给朱玉花网了两条红尾鲤鱼。

  下午时候,朱玉花来到村医疗站,一进门看到李叶南,她就皱眉直哼哼,“小李大夫啊,我怕是要死了,你赶紧给我检查检查。”

  “朱婶儿,你怎么了?慢慢说。”

  李叶南送走刚拔掉吊瓶的村民,转身示意朱玉花坐下,询问她病情。

  “我吧,中午就吃了苏真家鱼塘的两条鲤鱼,然后就中毒了,头晕眼花,浑身无力,她家鱼肯定吃了什么毒饲料。”

  李叶南给朱玉花检查了一番后,问她:“那你恶心,呕吐的症状有没有?”

  “没有,要是能吐出来,不就把那毒吐出来了吗,还怎么会中毒呢,我现在就是没有想呕吐的症状啊。”

  “那,看你目前这症状,也不像是中毒了。”

  李叶南自行医以来,还没遇见过这样症状的食物中毒者,他被朱玉花说得有些懵。

  “小李大夫,你赶紧给我开点解毒的药吧,苏真家的鱼真是吃不得,会死人的。”

继续阅读:第4章 没半点中毒症状的“中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有鱼家家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