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嫁
钟山闲人2018-07-01 00:182,131

  婚嫁

  陈老三的女儿初长成。老伴走得早,女儿就像他的宝贝疙瘩。

  娇滴滴的跟初出水的花儿一样好看漂亮,再加上性格随了她母亲的温文,路上逢见熟人抿嘴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从不多些言语。走在乡里村道上路过的年轻小伙们碰见了总忍不住多看上两眼,没见几个不心动的。

  陈老三家的门槛算是踏破了,一拨又一拨的媒婆说客总是挑在晚边有些黑的时候去了他家,来客的心思陈老三很知道,就是想给她的宝贝女儿红儿相个对象。陈老三架起个二郎腿摆弄个茶杯,虽然有些个不爽,但客气还是要的,红儿也就借着端茶的机会上得前去看看媒人带来的小伙对不对眼。

  直到一天红儿终于相到一个心仪的,又是那抿嘴一笑,小脸微红,羞涩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陈老三心里起了些莫名的心痛,有些不舍,这宝贝疙瘩终于还是给别人定去了。好在红儿自己看的对眼,看着小伙子也挺实诚,心里便生出了一分喜欢。

  孩子们的感情发展的很快,从媒人进门的那一天算起不过半年的光景,小两口卿卿我我的已经好到了谁也离不开谁,陈老三看着女儿微微隆起的肚子,知道红儿待在陈家的日子不多了。

  通过两方媒人艰苦卓绝的讨价还价,婚嫁的日子定在了正月初五。

  嫁女的那一天还是来了。

  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的男女亲戚好友们陆陆续续的进了门,往日有些冷清的家里热闹了起来。

  来喝喜酒的人或一伙一伙的聊着天,或找个暖和的地方吃着点心喝着茶,有相识的麻友们干脆拉开架势打上一局,小孩们在老三的院子里你追我赶玩得开心。

  陈老三散着手上的香烟,来个客人打个招呼便又去忙着应付另外一个客人去了。红儿穿着婚纱在闺房里和闺蜜们聊着天,闺蜜们在密谋着新郎官进来的时候得给他找点儿麻烦弄几个节目,说到开心处又是一阵阵的笑声,红儿坐在床边上,摆弄着芊芊小手,脚下的电暖炉火红的光映在她的脸上,更是增添了几分妩媚。

  男方和女方的媒人在一阵阵喜庆的喇叭声中走进了院子,管事的村头头赶紧迎了上前,一阵客气,这一天媒人很大,婚宴上没有媒人是不成席的。喇叭在消停一会后又响起,跟着村头头绕着村子里吹吹打打一圈算是通知了村里男女老少来参加宴席。听到喇叭声的村民们自是知道这个规矩,约好的各自找好自己的位置。

  喇叭还在继续吹,重要的客人和媒人看上座。陈老三这天酒席的事情不用问管,自是按照头天晚上安排好的有人负责。他一心张罗着随男方的礼物,看看还有什么不妥当的。各个堂前开席吃菜了,菜品很丰盛,都是大鱼大肉,听着外面吆喝着喝酒的喧闹声,陈老三心里不禁又泛起了阵阵的酸楚,养儿二十几年,这顿饭之后就要去了别人的家里。眼泪从眼眶里溢了出来,顺着消瘦的脸滴落在身上。外面喝酒的吃菜的吆喝的声音还在继续,有人过来喊陈老三去行跪拜礼,感谢各位亲朋好友来宾光临孩子的婚嫁喜宴。

  外头又热闹了起来,夹着锣鼓喇叭和汽车的声音,男方迎亲的车队浩浩荡荡的来了,各种的豪车列着队,整齐的停在陈老三的家门口的路边。新郎官十分精神的从主婚车上下来,手捧着鲜花,大踏步的直奔新娘子的闺房,他今天很激动,说是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是真的,过了今天红儿就是他的人了,想到了这里脸上洋溢起了得意的笑。按照约好的规则,第一关就是敲门,这敲门是有讲究的,新郎官得会回答问题,还要会唱歌,还要散红包,当然还少不了要会忽悠闺房里新娘的闺蜜们,得想着法子让里面的人把门打开。

  这边过了三关和各种的考验,伴随着一阵阵起哄声和笑声,房门打开了。男方的亲友团们一哄而上进得门去。那边的酒席也差不多了,管事的开始张罗发轿的事情。闺房里各种的节目还在继续,外面的喇叭锣鼓声阵阵的响了起来。陈老三躲在了厢房,想着宝贝疙瘩红儿马上就要随着迎亲的车队去婆家。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他哭疼儿二十几年就要去了别人家,他哭红儿到了别人家里能否像自己的家里一样过的自由自在。他哭红儿母亲走得早,没有亲眼见到女儿的出嫁,他哭红儿在这个家里跟着他没过过几天的好日子,他哭红儿去了别人家里以后就要靠自己照顾自己了。越哭越是伤心,也顾不了面子和嫁女临行不相见的规矩了,直奔红儿的闺房,抱着女儿大声的哭了起来。本是忍着的没流下来的泪水的红儿,在父亲的哭声中如缺了堤的洪水,一下子放了闸门。房里的朋友亲戚也看得悲从中来,心酸跟着流眼泪,不忍的就离开了房间。

  外面的喧闹声在继续着,喇叭声和锣鼓声紧凑的响着,震天的鞭炮声也响了起来,陈老三知道,发轿的时间到了,红儿的堂兄进得房来,这是要抱送新娘子上轿。红儿的红盖头已经盖上,盖头也盖不住传来嘤嘤的哭声,陈老三起身跟站在一旁的新郎官交代着一定要好好待他的女儿,一定要对红儿好,新郎官跪在了陈老三的面前,流着泪承诺着一定会好好的待红儿,不会让她受委屈。看着面前的未来的女婿一脸的诚恳,陈老三心里稍稍有了些安慰。

  吉辰到了,红儿附在堂兄的肩头摆好了被抱起的架势,一提腰站起来,旁边的人让出了一条路,随着不舍的哭声,喇叭声,锣鼓声,鞭炮声,一众人浩浩荡荡奔着婚车而去。

  陈老三浑身的力气没了,斜靠在大门的门框,双手捂住脸不忍看迎亲队伍的离去。大声的如孩子般的哭着,

  喧闹的声音渐行渐远,陈老三抬头看了看指着堂前的下午的三点十八的座钟,。

  座钟旁边摆放着红儿的母亲的遗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