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生
钟山闲人2018-07-01 00:401,465

  降生

  她斜斜的靠在他的身上,头靠在他的臂弯里,面带羞涩的告诉他,肚子里已经有了。听到了这个消息,他兴奋的跳了起来,

  “真的吗?“他高兴的问道。

  “嗯,”她略显稚嫩的脸上微微一红。昏黄的煤油灯发出的火光忽左忽右的摇曳着映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些蜡黄的营养不良的脸看起来有点血色。那一年她十八岁,他二十岁。

  他高兴的一宿睡不着,想着刚刚结婚,家里底子薄,兄弟又多,刚刚高中毕业没多久就结婚,虽然在村子里做个代课老师,但那个收入实在是够不了这个小家的开销。想到了这些他又有些犯愁起来。

  说是家,其实就是厢房的一个走廊加一间后厢房,兄弟多,抓阄的时候就决定了在这个瘦长的走廊过日子。好在他的哥哥们待他好,让出了一个后厢房出来,他的大哥早年去了城里,条件相对比他好些,那个让出来的后厢房就是属于他的大哥的。

  她很爱他,媒人第一次安排他们见面的时候,看到了眼前的长着自来卷的头发的有些英俊的小伙子,第一眼就有了些好感。听说又是个高中生,更是心生爱慕。很快俩人就对上眼了,每逢周末放假,她总是站在自家背后的山坡上,等着小路上赶过来的那个背着个包包的他。说起那个包包,她娘家的村子里的人很是羡慕,这家的女婿就是孝顺,每次过来丈母娘家都是背着个包包,想来里面肯定是带了很多孝敬长辈的礼物。殊不知那包包里压根儿就没一样礼物,全是书,他爱看书,所以她更爱他,就是喜欢他的才气。因为他的才气,所以也不嫌弃他的家穷,毅然嫁给了他。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他靠着那份学校里的代课的那点儿工资越发显得窘迫起来。为了给他的女人补点营养,他什么苦活儿累活儿都干,上课的时候穿上干净的布衣,放学了就换上农装干农活,或砍柴、或下地,或做点小工,村子里红白喜事帮人写点东西别人给点辛苦笔墨钱的,就换点儿荤腥带回家。

  她的身体向来就不是太好,小东西在肚子里又一点儿也不老实,左踢踢右踢踢,总是那么的不安分,她身体的不舒服也就这么的忍着,为的 就是让他少操点心。家里实在是太穷了,没什么吃的,更别说是什么营养品。虽然肚子越发的隆起,但她的身体却日渐的消瘦。

  五月十六的初夏,大地披绿,万物一片盎然,小生命终于按捺不住要出来了,她疼的很厉害,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一刻也不想放开,他温暖的大手可以给她一分力量,痛总归还是很痛,阵阵的压迫的疼痛让她筋疲力尽。

  接生婆很快就赶过来了,接生婆是他的一房表亲,人很好,很和蔼,一边安慰着让她不要紧张,放松,再放松。一边暗自纳闷这才七个多月怎么就要生了呢?

  想来这肚子里的小东西是等不及了急着出来看世界来了。

  一番死去活来的折腾,肚子里的小东西终于是出来了。还是个尿尿上墙的,接生婆一看哎哟这得多小啊,跟一猫差不多长,出来了是出来了却不会哭,这可急坏了一众旁人,还是接生婆有经验,把小东西倒着提起又是打屁股的又是拍小身子的,又是一番折腾,小东西终于亮出了嗓门哇哇的哭出了声。

  他看着她疲惫的脸,很是心疼。她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心想着给他中了个头彩,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接生婆利索的把刚生出来的小东西弄干净包扎好,放在了她的身边,并告诉她这个小东西只有足月的孩子体重的一半左右,你们得好好养着。

  他一脸幸福的看着他造出来的这么个小小人,想着自己第一次做父亲,心情很是激动。

  他下意识的看了下摆在边桌上的座钟,指针指在了上午的九点。

  三天之后在做孩子洗三仪式的时候,他给他们造出来的小人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王大山

  公历 2017年6月9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