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解之缘(总共一章)
未踅2018-06-24 13:418,132

  春日,蓝天白云。

  阳光照在奚燕的脸上,就如初放的百合,冰清玉洁。

  江磊看得竟有些痴了。

  奚燕微微一笑。

  “你干嘛老盯着我看呀?”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奚燕。

  从小他们就是邻居,在两年前,他们许下这世间最美的誓言。

  “一起白头到老。”

  虽然没有华丽的辞藻,但却是最真诚的。

  此刻江磊才反应过来,嘻笑道:“我喜欢看漂亮女孩子。”

  “哼,那我以前不好看喽!”奚燕佯装道。

  “我是说你越来越漂亮了,看得我现在就想和你入洞房了。”

  “去死。”

  奚燕瞟了一眼江磊,接着道:“今天找我来干嘛?”

  “我要给你一给惊喜。”

  “什么惊喜?”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现在你要做的就是闭上眼,然后跟我走。”

  江磊牵着奚燕的手,步入了一片园林。

  园林很大,散发着清新芬芳的味道。

  他让奚燕坐在了秋千上,他自己也坐在了上面。

  “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向上看了。”

  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好美啊!”

  只见满天的梨花在飞舞,就像身临仙境一般。

  她伸出右手,一片雪白的梨花落在了她手心。

  “你喜欢吗?”

  奚燕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慢慢地依偎在江磊的怀里。

  “这比雪花更美。”

  江磊也笑了,因为他很开兴。

  奚燕曾对他说过,她喜欢雪花,可天公不作美,这两年竟然一场雪都没下。

  所以他就想了这个办法。

  忽然,听到有人叹息:“梨花快用完了。”

  “小伍!”

  奚燕惊奇地看着江磊。

  江磊苦笑道:“他是我的帮手。”

  这时小伍已经从上面跳了下来,开口道:“磊哥,嫂子满意吗?”

  江磊大声道:“满意个头啊,不说话你能……”

  他还没有说完,一个中年男子急忙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江磊出事了,韦三带着几十号人,还拿着刀到你家了。”

  江磊听后立即跑了回去。

  因为他知道韦三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人心狠手辣,无恶不作。

  他是庞府的一条看门狗,也是庞府的一把杀人刀。

  江磊刚到家门口,便听到几声惨呼。

  他狂奔着进入了屋子里。

  屋子里一股血腥味。

  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他彻底奔溃了。

  他顺势抄起菜刀,怒吼着冲向院子中的韦三。

  “王八蛋,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可他刚走出门四步,突然就感觉背脊发凉。

  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看到刀尖就在胸前。

  “刺啦”

  刀被抽了出来,他倒了下去。

  他的眼睛睁的很大,恶狠狠地盯着韦三。

  韦三在却冷笑。

  “既然你这么不知趣,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他的笑容再加上他脸上的两道刀疤,有种说不出的凶残。

  “这里太晦气,我们走!”

  小伍,奚燕赶来时,江磊依旧未合眼。

  奚燕抱着江磊在啜泣,她让江磊瞑了目。

  小伍跪在一侧,嚎啕大哭。

  “磊哥,你放心,我陈小伍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夕阳下,青坟山。

  小伍站在江磊的坟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眼睛依然泛红,但眼中却多了一份坚定。

  “要扳倒庞府,我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行,我得到外面找人。”

  他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太阳,又接着说道:“希望磊哥在九泉之下要保佑我。”

  阳光隐没在山后,小伍告别了江磊。

  春风起,乌云来。

  沉寂的青坟山被一阵轰雷所打破。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黑沉沉的天空,好像要把天撕裂一般。

  狂风,乱石,草木飘荡。

  又是一道闪电,破空而出。

  击中了大地。

  击中了江磊的坟。

  棺盖飞起,漫天沙尘,江磊竟然从棺木中走了出来。

  碧绿的眼睛,惨白的脸。

  “哈哈,我还活着!”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庞天义,我要让你祖宗十八代都不得好死。”

  “你回过头来。”

  忽然间,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不停地在山谷中回荡着。

  “谁?”

  他转过身,没有看见说话的人,但却看到了棺材中的自己。

  穿着一身灰衣,静静地躺在那里,胸前挂着一块翠绿色的玉佩。

  看着棺中的自己,他不由地退了两步。

  “怎……么……可能!”

  他的声音已经充满了颤抖,也充满了恐惧。

  他倒在了地上,两眼无神。

  呼啸的山风渐渐平息,仅有地上的杂草在轻轻地飘拂。

  “这是事实,你要相信。因为你已经来到另一个世界了。”

  他听得出,这就是刚才那个人的声音。

  他缓缓地抬起了头,发现她已经站了他面前。

  一袭白色的轻纱在微风中摇曳,同样她的脸也是惨白的。

  她的的微笑很美,就如寒冬中的一束阳光,让人感到很舒服,很温暖。

  江磊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所以他并没有被吓到。

  “什么世界?”

  “异灵界!”

  他突然站了起来,大吼道:“这不是真的,你骗我。”

  “如果你不相信我,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你认识的人。”

  她看着满山的坟堆,眼中竟有一丝悲伤,但江磊却没有看到。

  “好,我就证明给你看。”

  话刚说完,江磊就狂奔了起来。

  “等等!”

  他没有听,继续向前奔跑。

  “以后叫我苗姐,我相信一定会找我帮忙的。”

  他当然听的到,因为无论怎样跑,苗姐的声音仿佛就在他耳旁。

  江磊已消失在山间的夜色中。

  而青坟山,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

  六原县。

  大部分的人都已沉睡。

  在江磊家向北约莫三丈的地方,就是奚燕的家。

  此刻她的父母也已入睡。

  她在东边的屋子里。

  屋内一灯如豆。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

  在此之前,她的父母一直陪着她,而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没事,坐一会儿就好了。”

  这是她父母听到的唯一句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只是叹了口气,便走了出去。

  奚燕现在满脑子都是江磊的身影,那些美好的时光,仿佛就是刚发生过的事情。

  泪水依旧在流淌。

  她缓缓地松开手,手里原来握着一块翠绿色的玉佩。

  和江磊的那块一摸一样。

  看着玉佩,她笑了。

  现在已经是三更天了。

  在她憔悴的脸上,这一丝笑容却变得无比的凄凉。

  她闭住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因为她已决定了一件事。

  白绫已经系在房梁上。

  她站在了椅子上,神情恍惚。。

  “燕儿,不要!”

  江磊一进门就开始大呼。

  可惜奚燕听不到。

  因为这是两个世界。

  他想抱奚燕下来,却发现奚燕就像空气一样,他根本就抓不到。

  “砰”

  椅子倒了。

  他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样的离他而去。

  无助,悲痛,愤怒。

  “庞天义!”

  眼泪在怒吼中流了下来。

  可当眼泪流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倒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他感觉全身上下好像每一寸肌肤都在被针扎。

  他感觉好像有成千上万蚂蚁在吞噬他的心脏。

  “你不能哭!”

  苗姐已经站在了他身旁,又接着说:“这是异灵界的法则。”

  他擦干了眼泪。

  身上的痛果然也慢慢地消失掉了。

  他开始相信苗姐说的话了。

  “那我还怎么报仇?”

  “我可以帮你。”

  “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们是一类人。”

  夜晚,春宵楼,灯火辉煌。

  韦三从里面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他满脸笑容,临走时也不忘戏弄一下旁边的女人。

  他本可以待到明早,但庞天义说过,晚上要商议大事,所以他不能不克制自己。

  他身后紧跟着两个人,两人都很强壮,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

  他们转过路的尽头,才发现四周已是乌黑一片。

  一阵大风吹来,他们用手遮住了眼睛。

  春寒料峭,冷意从脚底一直延伸到头顶。

  韦三也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风声入耳,沙尘扑面。

  他缓缓的将手拿开,却发现前方有一个模糊的黑影。

  “韦三,你知道我是谁吗?”

  声音悠长,凄惨,仿佛从地狱中传来。

  “我是今天惨死在你刀下的鬼,现在要锁你的命。”

  他身后的两人,腿已经开始在抖,似乎连跑的力气都消失了。

  韦三却向前一步,冷哼了一声。

  “装神弄鬼!”

  说话间,他已夺过身后那人的刀。

  “不管你是人也好,是鬼也罢,我都让你有去无回。”

  一步,两步,三步……

  他十六岁那年便开始了杀人。

  那一段时间陪伴他的都是恐惧和噩梦。

  现在过去已经快二十年了,对于死亡他也早已看透。

  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死都不怕,还怕你!”

  所以,他提着刀走了过去。

  当刀风一过,黑影就消失了,天地又恢复了往常的安静。

  没有风声,没有吵闹声,只有几声犬吠。

  “三爷,您真厉害,真勇猛。”

  “我们真该和您好学学。”

  韦三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看来你们磨炼的还是不够。”

  说完他便又走了起来。

  庞天义背着双手站在庭院中,一动不动。

  脸上的皱纹已清晰可见,但他的威严却没有一丝地递减。

  他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思考问题,府上人的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人过来打扰。

  这时他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并没有回头。

  因为他听的出,来的人是韦三。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韦三看着地面,回答道:“他们已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很好。”

  庞天义朗笑了几声,接着说:“我知道,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的。”

  “我这条命都是庞爷的,这些本是应该做的。”

  庞天义踱了几步。

  “你我认识多少年了?”

  “十五年了。”

  庞天义叹了一口气。

  “时间过的真快,我不服老都不行啊!”

  韦三在听。

  “雅云还小,宏才过于善良,只有宏达,才最合我意”

  “庞爷难道要退隐?”

  “不是,不过我总一天要离开的,总得有人要继承我的一切。”

  这种话韦三也是第一次听,他从未想到庞天义也会有伤感的一面。

  “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多帮帮宏达。”

  “庞爷放心,我一定会帮少年的。”

  “那我就放心了。”

  庞天义拍着韦三的肩,说:“好,不早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他目送着韦三离开。

  夜色深沉,可他自己却依旧没有休息。

  一声鸡啼,曙色来临。

  人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自己的美梦,去开始了新的一天。

  不过似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韦三死了?”

  “什么时候?”

  “太好了,恶人有恶报。”

  “听说他死的好惨呐。”

  ……

  阳光,小草。

  青坟山正是有了这两样东西,才有了生机。

  小伍站在两座坟前。

  “磊哥,嫂子,我今天是向你们来告别的。”

  “你们知道么?韦三死了,他遭报应了。”

  说话间,泪水不自觉地又流了下来。

  “可庞天义还好好活着呢!”

  他深吸了一口气。

  “我一定要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他擦干眼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便踏着坚定的步伐离去。

  “你的这位兄弟的确不错。”

  “从小到大我们都很好。”

  在坟堆旁边,有一个山洞。

  阳光没有照进来。

  江磊转过头,看着苗姐。

  “庞天义今晚就得死。”

  苗姐也看着他,说:“昨晚,你已经学会了?”

  “学会了。”

  他又知道了一条法则:不能被阳光照。

  当苗姐刚说完的时候,他不相信。

  所以他做了尝试。

  尝试的结果就是他自己彻底地相信苗姐了。

  一抹残阳照在了洞口。

  江磊看着灰蒙的天,满眼的怒火。

  现在他只要踏出一步,落日的余光就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苗姐从后面缓缓地走来。

  “我们这种人也要休息,否则也会没有精神气儿。”

  “我这种人活的意义何在?”

  苗姐与他并肩而立。

  她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说:“你要报复他十八代,就得好好地活下去。”

  她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这算一个理由吗?”

  “算。”江磊说,“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

  “你活下去的理由是什么?”

  苗姐没有立即回答。

  只是轻轻地说道:“太阳快落山了。”

  山上绿草如茵。

  那座山转眼就变了颜色,变成了墨黑。

  而一颗耀眼的明星已挂在天边。

  江磊终于向前迈了一步。

  这一步他已等了好久。

  苗姐并没有动。

  因为她相信,相信江磊可以做的到。

  庞府的花园边,有座二层小楼,叫明月楼。

  二楼是书房。

  庞天义现在就在这里。

  虽然已经是子时了,可他依然还很清醒。

  此时一阵风吹过。

  他闭住了眼,享受着扑鼻的花香。

  等他再睁开眼时,他才发现灯已经灭了。

  群星满天,万籁俱静。

  他静静地看着西垂的明月。

  清幽,安宁。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过,敲门的声音打破了这份享受。

  “谁?”

  没有回应,而且依然在敲。

  虽然敲地缓慢,但却很有节奏。

  “谁?”

  这一次他提高了声音。

  可依旧没人回应。

  他走了过去,轻轻地拉开了门。

  原来是一个小孩儿。

  他认得这个孩子,她是刘管家女儿。

  庞天义蹲了下来,笑着说道:“这么晚不睡,小心大灰狼出来找你。”

  小女孩突然大哭起来。

  他笑了。

  “来,让爷爷陪你去找妈妈。”

  说着他抱起了小女孩。

  不知怎么的,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他儿子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而他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孙子。

  美好的一切似乎就在眼前。

  所以,他又不禁地笑了。

  可就在这一刻,他的脸色突然变了。

  变得惊恐,变得难以置信。

  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个小女孩竟然要了他的命。

  他倒了下去。

  匕首没有被拔出来。

  依旧插在了他太阳穴上。

  鲜血,已经覆盖了他大部分的脸。

  小女孩儿没有停止哭。

  睡梦中听到这孩子哭声的人,心里都会变得莫名的难受。

  如果你夜晚睡觉听到猫叫声,就会有这种感觉。

  时间在不经意间流逝……

  下午。

  雪后的六原县,银装素裹。

  罗逸站在了胜利小学的门口。

  他的脸已被冻红,他的手早已藏在了一双黑色的手套里。

  一阵风吹过,他就开始不停地哆嗦。

  学校终于放学了。

  先出来的是学生,学生后面紧跟的是老师。

  罗逸面带微笑,已开始在招手。

  招了两三下后,人群中就有一个女人向他走来。

  红色的羽绒服,一副眼镜,扎着马尾辫。

  在罗逸眼里,这种装束他感觉很舒服。

  正是因为这份舒服,所以他才喜欢上了她。

  可惜,他没有表白。

  她是他的大学同学,叫庞凌薇。

  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一年多了。

  毕业后,罗逸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

  而庞凌薇在胜利小学当老师。

  两人在三个月前的同学聚会中相遇,在聚会中两人得知彼此都要考研,所以每天两人一同去图书馆学习。

  “今天下班挺早的。”

  “下午就两节课。”

  “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除了高数,一切都好。”

  罗逸笑了笑。

  冬季的夜晚总是来的特别的早。

  罗逸和庞凌薇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街上已是灯火辉煌。

  图书馆旁边不远处有一家烫菜馆,他们已经连续吃了五天了。

  今天将是第六天。

  他们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罗逸一直希望这段路可以长一点。

  因为他喜欢和庞凌薇一起漫步。

  即使没有说话,他也觉得很开心。

  此时,他心头忽然闪过一个想法——表白。

  可他还没有说话,就已经听到他自己的心跳声了。

  他的手开始动了。

  但是他失望了。

  他本想抓住庞凌薇的手,可庞凌薇的手却接起了手机。

  他看着庞凌薇,骤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因为庞凌薇突然大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我哥哥去世了。”

  来不及细问,罗逸扶着庞凌薇坐着出租车直奔医院。

  路上,庞凌薇一直在哭,罗逸的心一直在碎。

  医院,停尸房。

  庞凌薇赶到时,已经有十几个人站在了这里。

  哭,撕心裂肺的哭。

  只有这一种声音。

  “哥哥!”

  庞凌薇已伏在她哥哥的身旁,痛哭了起来。

  在这群的人身后,有两双眼睛一在看着这一切,当然,别人是看不见的这两双眼睛的。

  因为这是两个世界。

  一方是人界,另一方是异灵界。

  江磊已经很久没有流泪了。

  可现在他流了。

  他没有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

  因为他已经学会了忍受。

  他并不是因为庞凌薇的哥哥死了,才流的泪。

  而是因为他看到了庞凌薇。

  因为庞凌薇长的竟然和奚燕一模一样。

  往事再一次涌上他的心头。

  他本以为自己已是行尸走肉,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错了。

  “我一定要她活着更好。”

  这是江磊临走时对苗姐说的话。

  深夜,万国大厦。

  只有路灯在照着前方。

  苗姐和江磊站在了楼顶。

  苗姐看着满天星光,说:“时间过得真快,一百年已经过去了。”

  她看了一眼江磊,接着说:“你的仇已经报了一半了,感觉怎么样?”

  江磊叹了口气。

  “我不想再报仇了,我不想让她难受。”

  “但是那不是一个人,你别……”

  江磊打断了她的话,说:“这或许就是上天的安排,何况我也不想再这样活着了。”

  “好吧,既然你已作出了选择,我也不强迫你了。”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今晚,你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

  “送陈小伍。”

  明安村,夜深人静。

  大多数人都已沉睡,只有一户人家灯火依旧。

  灯光照在屋里的每一个人。

  人们的表情都很沉重。

  除了躺在炕上的一位老人。

  白发,白须。

  老人已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就在须臾之间。

  他没有难过,他甚至觉得很欣慰。

  他认为自己这一生没有白过。

  儿孙已满堂,而且各个是国家的骄傲。

  当然他自己也是国家的骄傲。

  “爹,您还有什么要我们做的?”

  问话的人也已93岁,但在这老人面前依旧是孩子。

  “没有什么了。”

  老人说的很慢,说得也不是很清楚。

  老人忽然笑了。

  只听他吞吞吐吐说了一句:“磊哥,你来了。”

  然后屋子里就是一片哭声。

  江磊和苗姐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门口。

  “他会变成我这个样子吗?”

  “你放心好了,他不会的。”

  “那就好。”

  苗姐看着江磊,说:“你确定要那样做?”

  “确定。”江磊说,他转过身,仰望星空,笑着说:“这是我最好的解脱方式了。”

  曙色已降临大地。

  天色阴沉,似乎又有一场大雪将要袭来。

  庞凌薇和罗逸坐在了广场旁边的长木椅上。

  两人一直在沉默。

  沉默最终还是被打破。

  天,又开始下雪。

  “好美的雪。”

  “所以你不要难过,你喜欢雪,老天就让你看雪,老天也希望你能开心。”

  突然一阵风刮来。

  风携着雪,就如人拿着刀。

  刀已经戳在了脸上。

  只不过,仅仅戳的是罗逸的脸。

  因为在风起那的一瞬间,他已把庞凌薇紧紧地抱在怀里。

  风来的匆忙,去的也匆忙。

  但他的手却没有匆忙的放开。

  “我希望可以保护你一辈子。”

  庞凌薇并没有推开。

  他又在庞凌薇耳边轻语:“我喜欢你。”

  他缓缓地推开了庞凌薇,大声道:“我喜欢庞凌薇,我喜欢庞凌薇,我喜欢庞凌薇。”

  庞凌薇也看着他。

  她笑了,笑的很甜。

  “我也喜欢你。”

  两人都在笑。

  然后罗逸缓缓地用手轻抚着她的脸庞。

  “你真美。”

  “可是你的手真是太冰了。”

  说话间,庞凌薇用双手握住了他的手。

  就这样,她斜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静静地享受这美好的一刻。

  雪停了。

  一道光芒割裂万丈层云,终于照在了大地上。

  当然也照在了罗逸的身上。

  他缓缓地闭住了眼睛,耳边又想起了那几句话。

  “如果你上了别人的身,你只能在异灵界待半天。”

  “如果你再碰到阳光,你会马上离开。”

  现在他已碰到了阳光。

  所以江磊已经离开了罗逸的身体。

  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广场也不知何时响起了音乐。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慢慢地同时凋零同时盛开

  爱情的手呀抚过她的等待

  我在暗暗惆怅

  竟不曾将她轻轻地摘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心悟之怒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心悟之怒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