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五章:雪中赏梅为空谈
镜水拟梦2018-09-07 21:453,742

  秋末的时候韩若彤愈发的贪睡了,柳昊见韩若彤行动自如,便也没注意这样的一个细节,丫环们只是觉得,主子身子本就不好,贪睡也是很正常的!便也没在意!府里的大夫又是新来的不大知道韩若彤的情况,又加上些医者的高傲毛病,便也没把这件事当回事!

  只有韩若彤知道,自己的大限怕是要到了,每每醒了就去孩子们那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有些事注定了就改变不了,她不想所有人陪着她难过,便谁也没告诉!

  柳昊有时不忙了陪着她时,见她老往孩子们那边跑,心里就不乐意了!闹着吃了好多回醋,韩若彤只是笑着哄他说:“我一个晚上都陪着你,难道白天就不能陪陪孩子们吗?!”

  柳昊听韩若彤如此说,心里算是平衡了一些,便随着她一起陪着孩子们!

  直到入冬后韩若彤贪睡贪得厉害时,丫环才发现不对劲,匆忙去禀报了柳昊!柳昊听闻连忙去请了御医,御医来看了只摇头,说是韩若彤没有安顿吃药,发现的又晚,现在已是药石无医了!

  送走御医后,柳昊震怒,当时就要打杀了,伺候韩若彤的丫环,韩若彤说出是他醉酒那天她一天没喝药时,他当是就怔在了那里,原来竟又是自己的错!

  见柳昊不再说要杀了谁,便叹了口气缓缓道:“以前我也经常这样偶尔不喝药的,那时不喝药的时间长的很多都没事,看来我是注定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听韩若彤提起从前,柳昊突然想到被他赶走的那个大夫!便吩咐人去找这个大夫回来!上次他能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这次一定也可以!

  春芽见柳昊发了话,便在身旁的丫环耳边嘱咐了两句,丫环飞也似的跑了出去,没过多久李健便带着大夫站在了韩若彤的门前!

  那时韩若彤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柳昊就坐在床边看着她无助的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见大夫来了,柳昊连忙让出位置,大夫虽还生柳昊无缘无故赶他出府的气,可毕竟人命关天,大夫也不敢耽搁,连忙替她把了脉,片刻后大夫拿开手,连连摇头,“家母这病除非再世神仙,不然谁也救不了她!”说着就往外走!

  春芽听了面上一白,跑过去拉住他的衣袖哭着道:“你不是说家母还可以活五年的吗?怎么现在却说她活不过这个冬天?!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家主赶你出门?!就算是生气,也不该把气撒到家母头上啊!家母她毕竟是救了你一命不是吗?就算是看在家母这些年对你不错的份上你也不该撒手不管啊!”

  对于春芽的哭诉,大夫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缓缓抽出自己的衣袖道:“之前说的五年是我精心照顾之下,现在你们不单是改了药方,还减少了药的浓度,若不是我前几年底子打得好,说不定家母还熬不到这个冬天!”说完他看向春芽很是诚心道:“我真的是已经没有办法了!”

  见大夫也说无能为力柳昊突然冷静下来!

  “去年的那个药丸你还有吗?!”

  “有是有,只是药力过猛,家母又这么长时间没用药养着了,怕是喂下去也没什么用了!”

  听他们如此说春芽喜出望外的道:“养着!家母一直有用药养着,我每回都是滤了渣才拿给家母喝,家母已经是喝习惯了,便一直喝着,从没断过!”

  柳昊和大夫都赞赏的看春芽一眼,春芽那里受过这样的眼光,脸上羞的通红的躲在一边!

  “若是这样到是可以勉力一试!”大夫从随身的药箱里,取出那颗药丸递给春芽,春药颠颠的拿给柳昊,柳昊俯身抱起,不知又会睡多久的韩若彤,很是小心的把药喂了下去!

  至此整个房间里站的站坐的坐,一片鸦雀无声,气氛压抑的连呼吸都困难!柳昊看上去像是突然老了不少!

  这颗药喂下去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或许,明天早上她就会醒来!

  或许,一个星期后才会醒来!

  或许,半个月后才会醒来!

  又或许,她从此便不再醒来!

  这次的她喝了药以后很安静,安静的让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害怕!提心吊胆!

  柳昊就这样的坐在韩若彤的床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脸,很是安静,安静的让人心生恐惧!

  他就那样的坐在那里想,

  彤儿,我以后都不喝酒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彤儿,我不换你的大夫了,你醒来好不好!

  彤儿,外面的梅花就要开来,你醒来看上一眼好不好!

  彤儿,孩子们的生辰就要到了,你睡了这一年孩子们的生辰要怎么过?!

  彤儿,你醒来好不好!

  彤儿,只要你醒来我就把你还给俞韶以,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醒来,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彤儿……

  你醒来好不好……

  ……

  彤儿……

  你说过要陪我雪中赏梅的……

  ……

  而现在的韩若彤,正在做一个好长好长的梦,这个梦里的地方她好像是来过了的,前面站着个少年,咧着嘴对她笑的很平和,看着好像他们本来就认识似的!

  她疑惑的看了他好一会儿,也没认出这个少年是在哪里见过,于是偏着头问道:“我们认识吗?!”

  那少年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像散步一样很是悠闲的走到她的旁边,跟她一起往前走着,淡淡道:“不久前,我们也在这里说了好多的话,那时你很不喜欢我,总想离我远远的!”说这话的时候他有些委屈!

  她看着他那样委屈,便觉得是自己的不是,便安慰道:“那时我或许不是不喜欢你,可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少年看着她半晌道:“现在你的事情做完了?!”

  然后她又疑惑起来,自己有什么事情需要做吗?想了很久,发现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便对着少年道:“我好像是没什么事情需要做了!”

  少年听她如此说,便轻轻一笑,随着她慢慢的走着!

  走了一会儿,她抬头看着前方不解道:“我为什么会不自觉的往前走啊?!”停了停又迷茫道:“前面有什么吗?!”

  少年婉儿一笑道:“前面不远就是轮回度,你这是要去那里的!”

  她更加不解道:“我为什么会想去那里呀!”停了一下又问道:“轮回度是什么地方啊!”

  少年还是微笑着看着她,很耐心的替她讲解道:“是每个人开始和结束的地方,那是个很美的地方!你去了一定是会喜欢的!”

  她很是向往的朝着前方看了看,想到他还差一个问题没回答,便很是耐心的重复到:“那我为什么会想去那里呀!”

  少年有些筹措的想了一会儿,像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决定似的,过了好一会儿,平复了心情便对她神秘一笑:“你知道吗?!你原本是昆仑仙山上成了仙的花仙子!”

  她听着觉得好笑,心想这世上哪里会有那些神啊仙啊的,不过是些无聊人编了哄人的故事罢了!看着少年如此认真的模样,又不忍心扰了他的兴致,便摇了摇头算是回应!

  少年对于她的摇头并不吃惊,满脸自豪的道:“你成了仙后,不小心爱上了一个凡人,被发现后,就被打入轮回度受七世轮回之苦,才可回去重列仙班!

  那时,你领了在这一片滋养花草的任务,在执行任务时,邂逅了一位医者少年,那医者少年本是九世医者,这一世寿终正寝后便可位列仙班了,不想却与你相爱,白白浪费了他这近十世的辛劳!”

  说着这少年感叹不已,又道:“本来与凡人想恋,轮回三世就已经是罚得重了!但你毁的是一位未来仙人,神界震怒,所以便罚了七世!”

  少年见她听的入迷便接着道:“你这一世是第一世,因为期间有不少别的势力介入,你的命运有了偏颇,这一世没按着命薄上来,地藏王便命判官把你收回去,重新投胎,不料你身边的人能力太大,判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只是拉了个不相干的人回来,还惹了一身的骚!当判官大人终于处理好他自己闯的祸,准备再次把你收回去的时候,一个上古神君突然就带着他的一个小徒弟过来,陪着地藏王喝了一会儿的茶,判官就得到命令说,只把你拉回来就行了,这一世也算是吃了不少的苦,勉强算是过了吧!”

  听话从来听不出重点的她,瞪大眼睛看着少年,傻傻的问了句:“我身边有个能力大的人?!”

  她这一问少年半天没跟上节奏,心想你不问一问,自己下一世的命运会怎样,那个为你说情的神君是谁,住在哪里,怎么联系,为什么会替你说情,竟然会在意已经无法改变了的事!

  不过她既然问了,这一路又无聊的紧,与她说说也无妨!于是少年便清了清喉咙道:“你这一世的夫君本不是人!”

  听少年如此说,她讶异的看他一眼,心想不是人怎么和她成亲呀!还没问出口,就听那少年接着道:“他只是一位神君的神识,至于是哪位神君我就不得而知了!好像是好多年前这位神君不幸被魔族的一位高人偷袭,差点入魔,后来是另一位神君把这位差点入魔的神君的神识放到人间去,用人间的善念来洗涤那快入魔神君的神识。而你曾是花仙子还是昆仑山上的,善念自是极品中的极品,这位神君的神识便选中了你,所以上次我们才没能把你带回去。这次本来是带你去投胎,可那神识太厉害,我们斗不过他只得把你的一缕残魂留下,辛苦你在轮回度玩上一段时间!”

  她听了愣愣的问:“要在这里玩多久啊!”

  少年略微思考一下道:“也不多,差不多二三十年吧!”

  她听了很是不乐意的道:“二三十年还不多呀!”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问道:“那里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不会很无聊啊!”

  少年冲她温和一笑道:“不会,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少年道:“你真的会一直陪着我?!”

  少年微笑着点头,笑的很是和煦!

  虽然少年答应留下陪着她,她还是疑惑上次没能把她带过来,这次怎么就能把她带过来了!刚要开口问这位少年,便见他指着前方道:“我们到了!”

  她向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眼前一片鸟语花香,这怎么可能是传说中的凶煞的轮回度?!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说好的雪中赏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