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怪人
火橙海2018-06-23 10:012,247

  于此同时,邦心岛上也正发生着一件事。

  邦心岛,其内部的人员组成都是邦都高级成员之类的,对其监管有困难,所以里面形成了一种类似等级制的习惯。成就高的人,喜欢肆无忌惮的侮辱成就较低的人,以至于,这里的风气越来越差,人们越来越贪婪。

  “站住!快抓住他们两个!”一个头戴军帽的人喊道!

  “快跑!一定要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啊!我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逃跑中的两人中的其中一人边说边掩护另一人离开,自己却坠入了水中。

  追兵们,对着水面疯狂扫射,知道水中不再有任何一个气泡浮上来为止。

  而另一人,已经在通缉令下发的前一分钟通过通行证逃离了邦心岛。追兵不可能追出去,否则,会被判以造反的罪名处理。

  “可恶啊!机密就要泄露出去了!怎么办!万一让别的邦都得到了,就完蛋了啊!”戴军帽的人吼着,并踢着一个身旁的士兵。

  逃脱的那个人在苏水省医院处理枪伤,他对医院说是遇到持枪抢劫的人了,不过记不清那人的面貌了。此时,他的心是,悲痛的,想到自己生死未卜的同伴,他就握紧了双拳,而手中是一个秘盘。

  距离开学,还有三天。陈巧的内心十分沉重,因为又要上课了!

  但是不管怎样,陈巧打算先出去吃个烫粉皮再说,毕竟开学了就没时间好好吃早饭了。

  “老板!烫两盆绿色的粉皮。”陈巧在烫粉皮店对老板说。

  “好嘞!要汤吗?”老板问。

  “不用了。”陈巧说。

  说罢,陈巧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这时又进来了一个人,此人穿着怪异,披着一个披风。

  “老板啊,白色加蛋。”那人说。

  “好!”老板说。

  那人说完便径直往陈巧的位置走去。

  “我去,这个人不会想坐在我旁边吧!”陈巧心想。

  那人走到陈巧身边,搬了张凳子坐到了陈巧对面。

  陈巧仔细打量着这个人,这个人满脸沧桑,但是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你是叫陈巧吧?”那人开口了。

  “是啊,你是?”陈巧问。

  “你就叫我凯吧。”那人说。

  “那么,凯先生,你怎么会认识我?”陈巧问。

  “哈哈哈,我知道的事情可多着呢。包括城北公园发生的事、流光村发生的事。”凯说。

  “你是什么人?”陈巧问。

  “我什么人也不是,但是,我需要你的力量,你愿意借我力量吗?”凯说。

  “我有什么力量?”陈巧说。

  “很强大的力量。”凯说。

  陈巧刚想开口说话,凯便从身上摸出来一条银白色的腰带,腰带头是一个仪器,上面有一个显示屏还有很多按钮。陈巧看到腰带后,头疼了起来。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陈巧撑着头说。

  “是吗?那你说说你想起了什么。”凯说。

  “我好像戴过一条类似的腰带。”陈巧说。

  “是吗,巧了,这条腰带是之前一条试验品腰带的模型。”凯说。

  “嗯,然后呢?”陈巧问。

  “那条腰带是根据一个东西制造的,那个东西,拥有强大的力量。那条试验品腰带完全比不了的力量。”凯说。

  “你是想让我使用那个东西?”陈巧问。

  “也不算是,毕竟你曾经使用那条腰带的时候,那腰带微弱的力量已经让你昏迷失忆了,让你用那个,你岂不是会化为灰烬?”凯说。

  “那你想让我干什么?”陈巧问。

  “我们合作,慢慢来,靠我们的力量,击溃那邪恶的阴谋。”凯说。

  “什么邪恶的阴谋?”陈巧问。

  “你还记得城北公园那几个黑衣人吗?”凯问。

  “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陈巧说。

  “那么,我来给你讲几个事吧,如果你愿意加入我的话。”凯说。

  “你先说,要不然我怎么能随便加入你的什么鬼呢。”陈巧说。

  “果然是我看中的人,就是机灵,那我先说一点点当做定金。”凯说。

  “好的,请讲。”陈巧说。

  这时两人的烫粉皮已经烫好上桌了,两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流光村那边吧,已经开始试验了,试验一种生化武器。”凯说。

  “什么武器?”陈巧问。

  “一种昆虫武器,之前的流星,是一颗导弹不是真的流星。”凯说。

  “怎么回事?谁制造的?”陈巧问。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凯说。

  “那你还知道什么?”陈巧接着问。

  “我还知道城北公园发生的事。”凯说。

  “快说!”陈巧说。

  “那天,你刚到城北公园。你看到有三个黑衣人很奇怪,你就在一旁观察,想看看他们在干什么,这时又来了一个黑衣人,追着要杀你。”凯说。

  “为什么要杀我?”陈巧问。

  “大概是因为你看到了他们在干的事,要杀你灭口。然后你就逃,摔了一跤,跌到了树林边,那人要抓到你了,你丢了一把土进了他的眼,你就跑到一棵树后面躲了起来。”凯说。

  “然后我就逃掉了?”陈巧说。

  “没有。他们用毒雾要杀你,你爬到了树上,树上又有一只怪物要杀你,你掉下去了,反正最后,你和另一个人击败了怪物,你晕了,记忆丧失了。”凯说。

  “好吧,这么危险,我不想加入了。”陈巧说。

  “好吧,不过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你会加入我的。”凯说。

  “到时候再说吧。”陈巧说。

  凯说完便离开了。陈巧感觉很慌,因为自己不知不觉就陷入了一个危机当中。

  但是,最让陈巧担心的是,后天就要开学了,没假了,而且还要军训。

  陈巧讨厌军训,讨厌机械化的东西,讨厌绝对的服从。

  第二天早上,陈巧又去吃烫粉皮想看看凯还在不在那里,不过凯已近不在那里了。

  第三天早上,陈巧已经准备好迎接开学的审判了,他准备在开学前,再画一幅水彩画,画完之后,陈巧惊奇的发现,自己手上的那个紫色的小 坑从八个方向往外延伸出了一点点,像是紫色血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人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人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