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病
火橙海2018-06-23 09:522,534

  村庄里有很多身穿黑衣的男子,有一些还拿着枪,他们之中还有一些不同颜色的物体在动,由于望远镜倍数低,看不清楚细节。但是陈巧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在了这个村庄。白衣人、火虫、黑衣人,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没有人知道。

  陈巧心中的恐惧感又渗了出来,抱起柴火便往营地跑去。

  营地中,只看到了帐篷,父亲不见了,陈巧开始着急了。四处狂奔着,还是没找到父亲,陈巧坐在地上,自己怪罪着自己,为什么非要来这里呢。

  这时,一双手压在了陈巧的肩膀上,惊得陈巧大叫了一声,回头一看,原来是父亲。

  “吓死我了!你去哪里了!”陈巧喊道。

  “我去解了个手而已啊,大惊小怪的。”陈贝说。

  火生了起来,陈巧还是不敢提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得看着火源,不能让它灭了,因为火在潮湿的森林里本来就不好生,万一灭了,那就不好了。

  陈巧并没有忘记这次来的目的,于是他叫父亲来看着火,自己先去附近转转。

  一路上就是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火虫的踪迹,难道已经被白衣人全部杀光了?陈巧很疑惑,于是便扩大了搜索范围,还是一无所获,算了算了,只能回去了。

  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了,该准备晚餐了。陈巧刚回到营地,发现父亲在用自制的鱼竿和家里带的鱼线、鱼钩钓鱼,看来今晚可以吃鱼了。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没有动静……突然!浮标动了起来,陈贝迅速拉起鱼竿,一条体长约有一把10厘米尺子长的小鱼被钓了上来。

  将鱼钩摘下了之后,这条鱼不停的往外吐气泡,吐着吐着,一只黄黑相间的小虫被吐了出来。陈巧震惊了,怎么会吐出一只火虫呢?

  “是你抓的这只虫钓的鱼吗?”陈巧问父亲。

  “不是啊,我用的是蚯蚓。”陈贝答道。

  “不管怎么说,这条鱼不能吃了。”陈巧说道。

  “没什么的,一只虫怕什么,直接吃都可以。”陈贝说道。

  “哎呀!你知道这是什么虫吗?”陈巧问道。

  “我不知道,那你知道吗?”陈贝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陈巧说。

  “……”陈贝表示无语。

  “但是,我之前研究过这种虫,他体内有很奇怪的虫卵,这似乎是新物种,并且虫卵被一层不知为何物的高分子疏水膜包裹着,我用火烧都少了很久才烧掉。我怕吃了这条鱼会感染,为了安全起见,这个地方的水也不能喝了。”陈巧强硬的说。

  “好好好,真是的,那就吃带来的面包算了。”陈贝感到很扫兴。

  在但心中,陈巧无法入睡,深夜,陈巧起来小便。陈巧走到了不远处的树林边,小便完之后,陈巧甩了一下手,啪!手打在一根树枝上,树枝被打断了,陈巧的手也出血了,陈巧摸了摸伤口,感觉有一坨黏黏的东西在伤口上。

  不会是树脂吧,陈巧想着,并用纸将那一坨东西擦掉,回帐篷睡觉了,睡觉前,还没忘向快熄灭的火堆中添加一些柴火。

  第二天早上,陈贝叫陈巧起床,可是怎么也叫不醒。

  “我……好累啊,好像发烧了,让我再睡会。”陈巧迷糊的说。

  “发烧了?不会是因为森林太冷着凉了吧。”陈贝边说边用手试探着陈巧的体温。

  “好像是发烧了。诶,你的手怎么了?怎么流脓了。”陈贝突然发现了陈巧的伤口在流脓。

  “什么啊?流脓了?不会吧,难道我昨晚沾到的粘液有毒?”陈巧说。

  “昨晚?什么粘液?”陈贝焦急地问道。

  “昨晚我在树林里上厕所,上完之后,手不小心打在了树枝上,出血了,然后还沾到了一坨什么黏黏的东西。”陈巧说。

  忽然陈巧好像想到了什么:“不会是虫卵吧!说不定刚好当时有只那个虫在那,被我打烂了,虫卵沾到了我的手上。”

  “去医院检查下看看吧。”陈贝说。

  “先把我手上的脓液擦掉,用双氧水消下毒再去。”陈巧说。

  收拾好东西,陈贝背着陈巧上了车,并火速前往医院。

  到了医院,开了一张单后便跑去抽血化验了。由于人很多,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这时陈巧已经好多了。抽完血后,二人等待着化验单。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化验结果出来了,一切正常,但是发现了一种未知蛋白质,不过无临床意义,注意休息即可。

  回到家中,陈巧感觉几乎完全好了,不过那个伤口结的痂很奇怪,像闪电的形状,而且是淡紫色的。

  淡紫色,这勾起了陈巧的回忆。记得有一次周考,和王林分到了同一个考场,那是,王林穿着的便是淡紫色的短袖。想到这,陈巧的心又隐隐作痛了起来。

  第二天,那个奇怪的痂竟然已经脱落了,但是留下来了一个痕迹,一个淡紫色的小坑。

  这时,陈巧突然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他想研究一下他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和那种虫有何种关系。

  这天下午,在陈巧的要求下,父亲只得同意,带陈巧去取样,因为陈贝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儿子究竟怎么了,这个儿子口中所谓的火虫,究竟是什么东西。

  陈巧又回到了流光之森,这次,他运气比较好,一下就找到了两只火虫,两只就行了,于是陈巧把这两只火虫带回家中。

  陈巧挤压其中一只火虫的腹部,发现浆液从其尾部的针中流出,就这样,陈巧获取了它的虫卵。接着,陈巧将浆液放在载玻片上用显微镜观察,发现和上次一样。

  但是这怎么行呢,陈巧用消毒过的针扎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手指流出了一滴血,陈巧将这滴血滴在了浆液上,血液渗透了进去,这时,里面的虫卵发生了变化,它们全部都涨破了。

  但是这说明不了什么,在陈巧强烈要求下,陈贝的手指也被扎了一下,血液流了出来,滴在了刚准备好的另一只虫的浆液上,在显微镜中观察发现,这次,虫卵并未出现异样,但是全部都集中到了红细胞上。

  这说明了,陈巧血液中有某种物质可以改变虫卵的膜的某些性质,说不定之前被感染到虫卵的陈巧已经产生了抗体,并且记忆细胞也已经记住了这种抗原。

  但是,虫卵为何集中在红细胞附近呢,这个没有很多试验也是说不清的,陈巧没有心去做这些试验,也无法进行这些试验。

  目前为止,只清楚了这么点事:第一,这个虫的虫卵外面有一层强大的膜,第二,陈巧血液中有了对这种虫卵有毁灭作用的物质 ,第三,流光村,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时,不知在地球上的那个角落发出了一个声音,不知用的是何种语言,这语言似乎在说:“八百万年了,难道又要重蹈我们的覆辙了吗?果然是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在这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啊!难道,智慧生物,终将如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人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人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