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你是我的泪点
杨梦轩2018-08-05 11:322,488

  “为什么?”杨安然站在岑宇面前,看着对方变得僵硬的表情,忽然之间把手里的Lv包扔到了他的脸上,看着包包砸出一片通红的印记,泪如雨下,“我喜欢你这么久,我是个女孩子,想要一个承诺,这很过分吗?!”

  “你可以不和我结婚,可是在我们还在热恋的时候,难道不可以骗骗我,不可以哄哄我吗?!”

  “你以为我什么都看不见吗?你平时到处勾搭女人我难道看不见吗?你觉得我是为什么当做没看见的?你认为我为什么会一直缠着你的?”

  “你呢,只不过是要一个承诺,你就跟我玩失踪,然后一分手短信,就轻松的打发我,继续过你花天酒地的生活是吗?!”

  杨安然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二十年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的狼狈。

  “你可以爱所有,就是不会爱我,是吗?!”

  岑宇没说话,瞳孔黑漆漆的,盯着面前的女生。

  “我不会和你结婚。”岑宇说:“所以我不给你这个承诺。”

  “也许我将来会和别人结婚,但那一定不是你。”

  一瞬间,轻柔的春风忽然间变得刺骨般的凛冽,站在风中的三个人同时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深刻伤悲。

  沈季看着停在原地的发小和转身离开的杨安然,忽然伸手探了探吹过来的春风。

  怎么今天的春天…这么冷了呢?

  •

  后来过了很久,杨安然和岑宇都没有再来找沈季。沈季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一些想法,却也整天只是没心没肺的和自己的宝贝小学弟亲热腻歪,偶尔潇洒的喝上两杯酒,也没说过什么。

  她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说,岑宇好像又找了个女朋友。

  挺乖的。

  “对了。”

  坐在餐厅里,沈季一边吃饭一边抬眼看向一旁的叶子啀,带了些油光的嘴唇嘟嘟的说道:“我快要过生日了,你可得记得送我礼物。五月十九。没有什么特别喜好,别送我小女孩子的那种粉红粉红的就可以。”

  叶子啀也抬头看着她,“这么一说,我之前还不知道你的生日。”他的眼中隐隐带着些懊恼。

  沈季摇摇头,语气中带着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

  “没事,反正我也不知道你的生日。”

  叶子啀:“……”这么说来,两个人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在一起,现在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但是对于彼此,其实什么都不了解。

  或者说是他单方面的不了解?

  沈季注意到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对面殷切的看着自己,神色还有些委屈的叶子啀。

  可不委屈嘛,饭都不吃了。

  “…你生日多少?”沈季不觉得一个男的还会因为她不知道他的生日而委屈的,但是这种感觉却头一次的破天荒的让她感觉没那么讨厌。

  叶子啀自己赌气了一会儿,不说话。结果沈季悠悠的看了他两眼,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接着吃饭,叶子啀又觉得特别委屈,声音特别在不自然的开口:“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我觉得我对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沈季挑眉:“你想要知道什么?”

  叶子啀:“我们是男女朋友,已经快一个月了,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很奇怪么…”

  沈季垂眸,慢慢的吃了一口饭,然后不急不慢的说:“如果我不想要说呢?”

  叶子啀被噎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面的沈季分明还是之前那样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却偏偏给他一种对方正在生气的感觉,犹如风雨欲来。

  “如果我不想说的话呢,”沈季依旧不依不饶:“你会和我分手吗?以我真小气真莫名其妙合不来的理由?”

  叶子啀依旧沉默。

  他不是默认,而是觉得,沈季很不对。

  •

  沈季看着沉默的叶子啀,眉眼之中渐渐带上了一些冷漠。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要在乎别人的过去,已经过去了的东西,难道真的就那么重要么?比起现在,比起将来,还是过去更加重要么?还是说一个人如何难道就要靠过去去判断了?一件过去的事情就就可以给一个人的一生定义了吗?就像是岑宇那样,沉溺在过去之中无法脱身?

  “我…”沈季一向是个十分果断的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宝贝小学弟也沉默的样子,她果断开口,虽然对方的确是超乎所以的合乎她的胃口,虽然她在开口的那一瞬间心中一阵巨大的酸涩。

  她想要分手。

  天涯何处无芳草,她沈季,从来不缺的,就是男人。

  可是她的话没说出来,就被一个炙热的温度完全拥抱住了。

  很温暖很安心的感觉。

  她忽然之间有些沉溺。

  “我不在乎,你不想说就不说了。”叶子啀绕过桌子抱住她,声音有些发闷,“别说了…别说了…”

  他刚刚忽然有一种直觉,如果沈季开口了,那一定是一个悲伤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在悲伤出现之前拥抱她。

  沈季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过爱的感觉。当你全身心都爱上的时候,你的理智虽然清醒,却可能毫无用处。那个人会变成你的泪点,无论你的过去多么坚强,无论你独自一人的时候怎样强忍悲伤,当你碰到他时,你依旧会被完全触动,然后缴械投降。

  明明没有认识多长时间,可是在某一刻,你的世界,就只剩下了他的眉眼和轻纱微动。

  •

  后来两个人默契的没有再提那件事情,只是沈季在面对叶子啀的时候比起从前多了一丝的温和,不再像之前那样玩世不恭的模样。

  三月二十号,叶子啀的生日。

  叶子啀抱着沈季,念念叨叨的说了一堆,还说他什么都喜欢,礼物不挑的。

  “沈季…”回到宿舍,舍友正站在门口,看见她回来,神色有些不好的指了指沈季的衣柜,那下面突出了一角,正是之前舍友赔给沈季的帆布包。

  “这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她把包赔给了沈季,沈季愿意怎么样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可是她依旧会有一股十分不爽的感觉。

  崭新的包不过几天,就变得破破烂烂,被压在衣柜的最下层。

  凄凄惨惨戚戚?

  沈季瞥了一眼衣柜,看到破烂的帆布包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淡淡的开口道:“嗯,没用所以就压在最底下了。”

  舍友憋了一口气,脸色有点发红,“别人送你的东西,你难道就不能爱惜吗?!”

  送的?

  沈季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舍友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皱了皱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却仍旧气势汹汹的开口,“怎么说这也是我的心意,你怎么能……”

  还没说完,就被沈季沉沉的声音打断了。

  “我说了,不需要。”

  她说过的,不需要。

  舍友一口气憋了回去,半晌没说出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她比烟花更寂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她比烟花更寂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