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重任在肩
东旭鹰2018-06-30 20:403,248

  “柳、柳生君……”酒井发出微弱声音,为不能保住好友生命而懊悔不已的我,急忙收起“暗月”,奔过去紧紧抓住他的手,唯恐他马上会离开我,会立刻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酒井君似乎是用尽全身力量问我:“我,我真的……错了吗……”

  我眼中流着泪水,只是点点头,却什么也说不出。毕竟,无论你的朋友是多么罪大恶极,当他就要与世长辞时,你又怎么忍心去过多责备他呢?何况,酒井还未曾犯下任何罪行,说到底,他只是被野心家所利用的迷茫武士罢了。

  我的好朋友颤抖着嘴唇,留下了他在这世界上的最后遗言:“柳生……君,我,我好想……好想去……遨游……世界……”

  “酒井!”此刻的我泪如泉涌,放声呼喊着在临终前恢复人性的童年好友,可惜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我们那曾经拉钩约定去共同遨游世界的梦想,也无法再实现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本来可以避免的悲剧,到底应该由谁来负责?是我,是德川,是松井,是帝国社,是XK组织,还是那充斥国内、落后于时代的偏激右翼思想?

  我那心如刀绞的神情,或许连贞子都看着不忍心,她走过来轻声对我说:“别伤心了,柳生武士,这不是你的错。”

  “是呀,天剑。”启明星也走过来安慰着我,“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你放心,我们会好好安葬你的朋友的,你作为轩雅战士的一员,也该准备归队了。”

  启明星边说边拍着我的肩膀,我猛地挣脱他的手,站起来狂吼:“启明星大人,你不要误会,我不会跟杀父仇人一起走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粉碎了松井的阴谋,我今天应该杀的是你,而不是酒井!”

  我的怒吼,让启明星不知应如何对答,就好像他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伊贺贞子目睹我疯狂的言行,对我的同情和怜悯转瞬全无,反而送给我清脆的耳光。

  “柳生武士,我以为你经过这么多事情,会变得成熟,没想到你还是个不明是非、顽固透顶的孩子。你的家是被帝国社烧的,你父亲是被四圣将救出来的,你又报什么杀父之仇?”

  伊贺的斥责,让我一时难以反应过来。我就像犯错的学生般,在贞子面前喃喃说:“我,我,我亲眼,看见录像……”

  “什么录像能让你这么糊涂啊!”罗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又蹦到我面前。现在,我终于明白,比遇到一个蛮横无理的美女更糟糕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碰见两个蛮横无理的美女!!!

  我镇定心神,以绝对不输给“小龙女”的气势冲她大吼:“我亲眼看到怪力男子杀我父亲的录像,那是不可抹杀的铁证!”

  霎时,几乎所有“人诛天煞”的目光都集中在白虎身上。望着同伴们质疑眼神,来自蒙古的彪形大汉不知所措地辨白着:“我,我,我没有杀柳生伯父啊!我和青龙亲手把他送到‘安全区’的!不信,你们问青龙。”

  青龙眨了大概有五秒钟的眼皮,才肯定说:“没错,是我和白虎送去的。而且离开‘安全区’以来,白虎一直在我身边,就算他有杀人的贼心加贼胆,也没机会啊!”

  白虎这个看似朴实的蒙古大汉,好像沉冤得雪,兴奋地对身边每个人说:“你看,我说过,不是我吧!青龙都说了,就算我有杀人的贼心加贼胆……青龙!我真的没有杀害柳生伯父的想法啊!你不能冤枉我啊!”

  望着白虎吓得快哭的窘状,连我都不敢相信这样率直的好汉,能做出滥杀无辜的事情来。可是,那录像又怎么解释,我有些理直气不壮地嘀咕说:“我……我明明看到,一个烧摄像机,一个杀人……”

  目光又集中到来自朝鲜的朱雀身上,她也急忙解释说:“我是烧了摄像机器人,可是那时,那时白虎杀的是机器忍者小队长啊!”

  这时,我才猛然想到,录像中的“父亲”,有几个动作,确实不像是他的习惯和作风。可是……难道……莫非……那段录像是假的?

  启明星恍然大悟:“是帝国社进行了流媒体改编,将机器忍者换成了柳生伯父的模样。他们就是为了让我们轩雅战士自相残杀啊!不过,天剑,乌云遮不住太阳,流言毁不了真理。柳生伯父已被送到‘安全区’,那是老一代轩雅战士所设立的特殊区域,比我们‘人诛天煞’的基地还保险。我们离开这里就会安排你们见面的。另外,我们都是心灵相通的轩雅战士,如果我们对你撒谎,你不可能感觉不到。”

  听到启明星诚恳的解释,望着伊贺贞子责怪的目光,我似乎感觉自己确实是误会了。我点点头,不再说话,就算表示了道歉。

  当我瞥见酒井尸体,我又心痛地在尸体旁蹲了下去。他毕竟是我的朋友,我想给他举行体面的葬礼。但是,我并不打算用土葬,我想将他火化后,把他的骨灰撒遍地球的山河大地,让他与全世界永远相伴。其他轩雅族的兄弟姐妹,没有人再说什么,此刻我心中的悲痛他们定然能感受到吧!

  罗大小姐颇有些欣慰地说:“好了,总算雨过天晴,一切都结束了。”

  “不,还没有结束!”启明星若有所思地提醒大家,“只要日本右翼复兴军国主义的野心没有灭绝,只要日本政府还不能正视历史上的错误,只要二战战犯的灵牌还供在靖国神社中,只要钓鱼岛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那么,还会有各种各样的野心家,继续寻找机会,挑起东亚乱局,让战争阴影永远威胁着美丽的海洋、大陆和岛屿!所以我们‘人诛天煞’在东亚的战斗还不会结束!”

  听到启明星高瞻远瞩的分析,我心中感到些许欣慰。这样的事业,才是值得我奉献终生的伟业;这条道路,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真正武士之路。

  走向这里的保钓勇士,为同胞的慷慨陈辞而鼓掌叫好。当然,对于我们这些同时用各种语言交流的怪人,他们也不是毫无疑心。

  保钓队长问启明星:“同志,你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们又到底是你什么人?”

  启明星微笑回答:“我是个没有工作的通缉犯,我们这些人叫‘人诛天煞’,名列某大国政府的恐怖主义组织黑名单。”

  “切,你们这样的好汉要是恐怖分子,那么动不动就发动战争的世界警察,不是超级恐怖分子了吗?”

  偏激中国人的推理,让大部分人哄堂大笑起来,连我也被他逗得露出笑意。

  笑声之后,启明星满脸遗憾地说:“说实话,我们其实隶属于宇宙中某个相当于联合国的组织。根据宇宙有关公约,普通地球人还不能了解太多涉及宇宙及‘人诛天煞’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消除你们这段记忆,并把你们送回中国。实在对不起!”

  中国人面面相觑,但是刚才发生的那些超越地球常识的情景,使他们不得不相信启明星的话,也只能接受我们的建议。

  其中一个中国人又提出请求:“在消除我们记忆之前,请允许我们降下那面膏药旗,再把我们的国旗藏到岛屿上,让它与钓鱼岛同存。好吗?”

  由于是同胞的请求,身为中国人的启明星不敢独断,他望向大家,征求着意见。我和思想左翼的伊贺毅然点头,表示同意,其他深明大义的兄弟姐妹们也是同样反应。

  青龙望着灯塔上飘扬的旗帜,说了句:“你们去藏国旗,我来取下膏药旗!”说完,青影已向灯塔跃去。

  听到中国人“膏药旗”、“膏药旗”的叫法,我的心中有点不是滋味,但我很清楚,眼前这面旗帜确实挂错了地方。

  不等青龙碰到日本国旗,赤红身影已赶在他前头,把那面旗帜从灯塔上取下收好。取旗者稳稳落地,正是我的同胞“天忍神”伊贺贞子。

  她回转身,对刚刚落下的青龙,以及所有的中国人说:“请你们相信,只要多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日本人的错误自己能够改正。”

  “是的!”我抱着酒井尸体站起来补充说,“日本,并非只有头脑发热的偏激右翼,我的大部分同胞还是向往着与邻邦和平相处,共同为世界发展而努力。总有一天,在全世界正义力量的支持下,没有人再能利用日本来伤害我们的亚洲兄弟。所有的错误,都会被清醒过来的日本人彻底纠正!”

  启明星的脸上露出笑意,他点头赞同:“没错,我相信你们,‘人诛天煞’也会为这一天的到来而奋斗到底!”

  当中国人被消除了记忆,当浓雾慢慢散去,当其他几个战士背起因消除记忆而昏迷的中国保钓勇士,当在天慧雅典娜联络下、时空光环随之而打开时,我知道,新生之路即将展现在我面前。

  日本老家已经烟消云散,但正如后来在“安全区”中的父亲所说:只要有柳生精神继承者存在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而我柳生贺雄从此以后的家,就在这“人诛天煞”中……

  (本书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诛天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诛天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