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见识
蓂庭2018-05-04 00:373,051

  下到一楼,程思诺正好看见尹一鸣带着几人进了会议室。那几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着像是一大家子。该是有什么案子了?她想着,又不好打听什么。已经走到前头去的邹晓回过头叫她:“程思诺,发什么呆呢?赶紧走了!”

  “来了!”她压低声音,追了上去。

  小李带着他们进入办公区,后面有几个空位置。“自己找个位置坐,暂时就先安排你们在这里。一会儿若是有同事需要帮忙,记住,勤快点哟!祝你们工作愉快!”

  小李一走,气氛顿时冷下来。坐在前面那几位律师正各自忙着,也没见谁需要帮忙的。三人大眼瞪小眼,不禁感到局促。

  “我带书了!”邹晓忽然道,笑嘻嘻地打开包,掏出了一本《律师的自我修养》。

  齐贺弯腰打开了电脑主机,“电脑上或许有的看。”

  “齐贺,小李没说可以动电脑的!”邹晓提醒他。

  齐贺撇撇嘴,“那就干坐着?”邹晓被噎住,没接话茬。

  程思诺的面前,除了一台电脑再无其他。她第二次翻了翻包,拿出了笔和本子。该写点什么?她咬着笔头想了想,开始记录自己半早上的感想。一边写,一边不忘观察四周的动静。邹晓一手扶着额头,一手翻书,眉头微皱,上下唇半张半合,看得正专注。电脑显示屏对着齐贺的脸,从前面看他正好被挡住。

  前面有位律师侧了侧身,扭头往他们这边看来。他手里拿着一张A4纸,半举着,朝他们看过来时眨了下眼睛。程思诺正巧从齐贺那边转过头来,一抬头间正瞥见那位律师寻求帮助的目光。她愣了一下,那人已经转过身去。她放下笔,走了过去。

  “您好,需要帮忙吗?”在那位律师身旁站定,她俯身笑着问。

  那人大约是被她突如其来一个大活人给惊住了,先是一愣,然后才恍然道:“噢,不忙么你?”

  “不忙,刚才好像吓着您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那人忙笑道,“我这有东西需要复印两份。”他递给思诺一张身份证复印件,“知道在哪儿复印吗?”

  “知道,我这就去!”程思诺接过去,忙不迭地去了打印室。

  把复印好的文件交给对方时,那人笑呵呵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程思诺!以后您和别的老师需要帮忙,直接招呼我们就是!”思诺回道。

  “老师?”那人笑出了声,“好吧,那你以后叫我陈老师得了!”

  正说着,小李从前台那边过来,还没到跟前,就向他招呼道:“陈律师,钱大爷来了!”

  “哎,来了!”陈律师回了一声,拉开椅子离开时,朝着另两位律师嘱咐:“有事照应一下咱们的小实习生!晾着人家坐冷板凳,可不是咱们的待客之道!”

  那两人回头打量了一下程思诺,又越过她看了一眼后面那俩,心领神会。

  果然,陈律师的那句话起了作用。接下来的时间里,三个实习生便有得忙了。打印文件、复印资料,查阅法规法条,包括帮忙冲茶泡咖啡,楼上楼下、前前后后马不停蹄,让他们忙得不禁有些晕头转向。

  忙了一早上也没见尹一鸣会议室里的约谈结束,中途思诺倒是看到他去过一趟洗手间,再然后就不见出来了。快十二点时,终于觉着肚子有些饿。

  小李过来找他们,“咱们事务所没有食堂,吃饭的话可以一块定外卖,也可以自己出去吃。你们要不要一块订呢?我做个统计。”

  有律师朝小李喊:“小李,今天能不能不吃那家外卖?好不容易有新人来,咱们换换口味,行不?”

  小李连笑带嗔回那人道:“换口味也得有人能送来。这家店咱们是熟客,打个电话过去,准保按时送过来。别家店就难说了。我也想呢,倒是得有人去买呀!”

  小李说的是事实,这个点定外卖的只多不少,别说送,能赶下午上班前吃到嘴里就不错了。程思诺看看时间,又看看邹晓和齐贺,“不然,咱们三个去?”

  邹晓耸耸肩,“我无所谓,就是跑个腿而已!”

  “那就去吧!”齐贺倒是干脆。

  两个同伴都没意见,程思诺便主动请缨了:“小李,不然我们三个去吧!麻烦你再统计一遍。”

  小李笑道:“你们三个可以吗?”

  “没问题,我们还有齐贺呢!”邹晓拉齐贺下水,得了齐贺一个白眼。

  三人出了事务所,按照小李说的路线,过了两个十字路口才找到那条小吃街。太阳正毒,晒得地上要冒火。三人分头行动,去了三家店终将所有人的盒饭买齐全。回去路上,每人左手右手都拎着袋子。东西虽不重,可顶着大太阳步行十来分钟回去也是有点受罪。

  邹晓忍不住哼哼唧唧,程思诺倒是没怎么说话,看着邹晓娇滴滴的样子,她伸出了手:“给我一个吧!”

  “不成!”邹晓立马正色道,“咱们三个分好了的!”说着,她装模作样地使了一把劲,“我行的,不就几个饭盒?”

  程思诺看了看齐贺,“齐贺,帮个忙罢!”

  齐贺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停住,回头向邹晓伸出援手:“给我!”

  邹晓稍作犹疑,将左手的袋子递给他。

  “一个!”齐贺说,顿了顿,又道:“再给一个!”提着袋子,他大步流星走在了前头。

  邹晓咬着唇,脸微红。“人还不错呀!”她轻声笑道。

  程思诺看她,有些不厚道地笑了。

  两人在后面走得慢,拐过弯往事务所那条道上走时,齐贺已经不见人影。邹晓皱皱眉,“飞毛腿呢他,眨眼功夫就没影了!”

  “说齐贺呢?”思诺逗她。

  邹晓道:“可不是!”她低头用脚拨了一下路边上的草叶子,转脸朝着思诺笑道:“程思诺,我挺佩服你的!”

  “为什么?”思诺讶然。

  “我以为自己已经够大方了,可事实上有些陌生场合,我是真登不上台面的!”

  “这话怎么说的?哪有这么评价自己的?”思诺笑道。

  “比如早上你主动帮陈老师,主动提出去买饭,这些事其实我也想到了,但就是没法儿说出口!”邹晓轻声说,言语恳切,思诺听得出那是她的真心话。

  “咱们是实习生呢!做事主动点好。”思诺说,看着邹晓,又笑,“早上我也是鼓了好大勇气,这才是人之常情,对不对?”

  邹晓笑出了声,“程思诺,你真是一个特别的人。和你说话,很舒服!”

  “你是在夸我吗?”思诺故意道,“我会骄傲的!”

  “骄傲嘛,人之常情!”邹晓也笑,“不过你今天给咱们揽的这差事,可真不好弄呢!你说,那几人不会真把咱们当店小二使唤罢?”

  “店小二还好,学徒才对!”思诺说,“咱们不就学徒嘛!有事做难道不比干坐着强?”

  “那也是!”邹晓笑,“我算是见识到我姐说那话的意思了!”

  “什么话?”思诺好奇,邹晓没接话茬,却暗暗叫出声来,“呀,她怎么来了?”

  一辆红色小轿车正停在事务所院子里,两人尚未到跟前,邹晓已经像见着熟人似的认出那车的主人来。

  “你说谁呢?”思诺问。

  “任淼淼,我表姐啊!”邹晓声音都有点颤,带着几分畏惧,还有些不情不愿的成分在其中。

  两人正要往楼里去,却见陈律师陪着一位长发大卷,身着西装短裙、曲线玲珑有致的年轻女性有说有笑出来。那女子侧身对着二人,波浪般的卷发斜搭在一侧肩头,腰身纤细,短裙下的双腿肤白如玉,便要发出光来。腿部线条也是极为流畅,站在那儿,笔直的两条腿将她衬得如同一株亭亭而立的兰草,散发出一种幽然淡定的气息。

  前台的小李追出来,“任律师,您的东西落下了!”

  “谢谢!”任淼淼说,仍是未曾回头。

  倒是小李,她越过说话的那两人看到了提着饭盒的程思诺和邹晓。“辛苦了你们!”说着她便两步下了台阶,过来帮她们。

  任淼淼终是回过头来,明艳的脸庞瞬间便让程思诺神思一阵错乱。她看着很像港台早些年的某位女明星,眉目自带一股英气,说不上是顶级的漂亮,却有着难以自弃的丽质。那双眼睛如两潭深水,看似清澈,又像藏了太多、太深的东西。隔了一段距离,作为一个陌生人,程思诺也觉着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风不渡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