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2)
流苏baby2018-04-02 21:256,500

  吃过饭后,妈妈提议去超市逛逛。四个人一起进的超市,妈妈和林峰却在坐电梯的时候不见踪影。就算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一定是老妈故意把林峰拉开,好制造我和陈磊的二人世界。

  我和陈磊两个人无目的的走着,没有什么需要买的东西,和陈磊之间也没有什么话题可聊。

  “啊……你原来是富家子弟啊,以前和你交往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总不能就这么一直走着不说话,我在脑子里将我所学的中国文字想了个遍,总算是找着了一个可以聊上一两句的话题。

  “其实我爸的生意也是在我上了高中以后才做起来的,以前只是开个小规模的公司而已。”

  “那你爸爸头脑一定很厉害吧。”

  “算是吧。”

  呼~!话题在此又断了。不行,再想一个……再想过一个……有了!

  “我很好奇!”

  “什么?”

  “你不是一直都不想交女朋友吗?”

  “那只是在高中的时候,害怕会影响学习成绩。现在最难的关口也给过了,就也不怕了。”

  “那……为什么会选择我?”

  “因为……在我认识的女孩子里面,只有你最漂亮!”

  “可是现在的我已经变丑了,失望吧!……其实你不用顾虑我老妈。不过也别想现在离开,不然被她逮到你会死得很惨。你可以等回去以后,再让你爸爸跟我老妈说不喜欢我就可以了。”

  “我……并没有因为你脸上的疤痕……其实你脸上有没有疤我都不介意,即使你变得再丑我也不介意。我刚刚说的漂亮不是外表,而是内在。我是真的喜欢你!”

  “嗯?……”

  呯~梆~咚~!

  一连串的撞击声在我们左则响起,同其他人一样我们顺着声音朝那儿看去。地上全是打碎的碗盘,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些粗心大意的女孩子,以及推着购物车的男孩。

  “哎呀,我说你……怎么那么笨啊?”男孩抱怨道。

  “什么呀,不是你自己推的太快,才会拌住我的脚的嘛。”女孩不满地还击道。

  这个场景让我突然想到了我和毅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像这种倒霉的事情,只要有我的在场,绝对不会有第二人踩这狗屎运。自从毅翔离开后,所有的倒霉事也像他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为什么现在想起那些令自己糗到家的事,反而会觉得开心呢?好像是什么珍贵的记忆一样,被完好地保存在心里。

  “你笑什么呢?”

  “没什么!……陈磊!”

  “嗯?”

  “其实……你不应该喜欢我的。”

  “为什么?”

  “我并不像以前一样啦。”

  “一样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

  “不是可爱是可恶。我就是一个十足可恶的家伙!”我试图用一些极端的话语来吓唬他。陈磊是个好男生,我不能欺骗他的感情。

  “是吗?”陈磊似乎觉得我是在和他开玩笑。

  “是啊。比如,你看好了……”我瞄了一眼摆放在旁边床,迅速地躺了下去,并且在上面用身体弹跳起来。

  “哎,奕轩……”陈磊被我这一壮举吓了一大跳。

  “^0^我就是这样!我就是一个捣蛋鬼,知道吗?我就是一个十足的捣蛋鬼!”我大笑着在上面越发蹦弹得厉害。

  很快服务员小姐加快了脚步赶了过来。

  “小姐,小姐!您不能躺在这上面的。”

  “为什么不可以,床不就是用来睡觉的吗?”

  “小姐,这上面已经写着不能躺下的标示啊。”服务员小姐耐心地解释道。

  “我就是不起来。”

  “小姐,请您不要这样!”

  “我就是不起来,你能把我怎么样?”

  “小姐!这张床我要了。”一旁的陈磊说道。

  “啊?”服务员小姐愣愣地看着陈磊。

  “她是我的朋友。她喜欢的话我就买下了。”

  陈磊的话比服务员小姐的好言相劝管用多了,我在上面跳动的身体立刻僵住了。这傻小子居然为我买下这么贵的床,不但没有因为我害他失了面子而生气反倒为我解了围。

  看来没有毅翔在身边,就算是千方百计地去做,也不会发生倒霉的事情。总感觉这个让我想念的男孩,似乎一直是潜藏在我身边的扫把星!

  赵埠

  啪~!陈磊为老妈关上了车门。对于我和陈磊感情的进展老妈很满意,倒是林峰对陈磊似乎有些敌意,两个眼睛就没正眼瞧过他。或许尤如当初他心中认定毅翔就是我男朋友一样,现在把江斯看成了那一人选,对于这个莫名窜出来的冬菇头很是不满。

  “小磊,今天真的是麻烦你了!”

  “哪里,阿姨我要谢谢您呢,让我度过了很愉快的一天。”陈磊彬彬有礼地回应道。

  “哎呀,小磊一看就知道是名门出身,这么有礼貌,阿姨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老妈就快笑得合不拢嘴,只能用手微微遮挡露出的两排牙齿。

  “小磊……小磊!哎哟,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林峰在一旁阴阳怪气地学着老妈的声音。

  “ ̄_ ̄^臭小子!你先给我回去!”

  “知道了,我还不稀罕站在这家伙面前呢。”林峰临走时不忘给陈磊一个白眼。

  “哎呀,对不起啊,林峰就是这样。”

  “没关系!”

  “我叫你小磊,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

  “那要不要和小轩一起散散步?”

  “可以吗?”陈磊将脸转向了我,投来了个寻问的眼神。

  “当然可以啦!”老妈立刻伸出一只手在我的背上,以示警告。

  然而老妈错了,这一次我不会像第一次老妈将毅翔带到我的身边一样勉强接受了。

  “对不起!”

  “是不想散步吗?”陈磊有些不安地问道。

  “老实说……现在的我对你……”

  “啊……可能今天小轩是有点不舒服,要不改天吧,改天!”老妈赶忙阻止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拉着我就要往大伯家里走去。

  “不是的!”我违抗了老妈的意愿,在我的心里只有一种想法,不可以欺骗别人的感情。自己受到的伤害,绝对不可以再在别人身上重演。

  “你这丫头……”

  “对不起了,妈妈!……我喜欢的就只有那个和我有婚约的人……”我毅然推开老妈的手,大步迈到了陈磊的面前。

  “你……!”老妈已经快被我气得七窍生烟了。

  “陈磊!曾经我是真的有喜欢过你。可是……抱歉!现在我的心里就只有毅翔了!”

  陈磊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我从来没有如此的漂亮转身过,洒脱,不带任何一点留恋。我已经听不见在身后气急败坏叫着我名字的妈妈,也看不见冲我竖起大拇指的林峰。我的眼里什么都没有,耳朵什么也听不见。我只知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轻松,如释重负,身体仿若踏在天际云边。

  脚下堆积的白雪,吱咯吱咯作响。走过大伯店铺门口我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只想就这样放任双脚,跟随着它们去到一个地方,能够让我静静地一个人欣赏雪景的地方。

  那条水泥路被大雪覆盖,两旁树木梢枝也被堆积的沉甸甸。有时我的一个脚步,树梢上的白雪也会随之掉落。

  不知不觉我竟走到了湖水边,虽没有大海的一望无迹,却让人心旷神怡。放眼望去,沿着湖水的四周全是那些朴素的平房。在我的前方是看不到尽头的田地,和几棵孤独耸立的枯树。和我总是爱逃避困难的个性不同,它们在竭尽全力与风雪对抗。

  叮当当~叮当当~!

  从我的口袋里传出一串清脆的风铃声……这是!……难道说……

  “这是旭益走的时候让我交给你的……说不定他是想给你打电话。”

  这部手机我一直都带在身上,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接到旭益的电话。那天在医院里他差点跳楼,被我劝阻下来后我又出了车祸。我打过他的电话,原先的那个号码已是空号……我激动的心没有让我伸向口袋的手加快速度,我缓缓地举起电话。

  “喂!”我吐出一个字,心脏就跟着突地猛然跳动一下。

  “……”

  “是……旭益吗?”

  “……”

  “你是……旭益吗?”

  “嗯!”

  呼,悬着的心算是落下来了,我有多担心他不愿听到我的声音把电话挂了。

  “你……过得好吗?”

  “不好!”

  “……”说好不再哭泣,我的眼泪却还是忍不住滑落。这该死不争气的眼睛,难道真的想把别人给你的眼角膜哭坏吗?

  “想问你最后一次……”

  “你说!”

  “爱过我吗?”

  “爱过!”

  “是真正的爱!”

  “是真正的爱!!”

  “是像对林毅翔一样的爱!”

  “……”我无语。不能对他说谎,他已经被我逼到可悲的尽头。对他的爱只是单纯的亲情,但没有晓笑的那么伟大。

  “明白!”

  “……”

  “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见面啦!”

  “……”

  “再也……”

  嘟~嘟~!电话里传来的盲音,让我无力支撑疲惫的身躯,任由双脚瘫坐在冰冷的雪地上。我的眼睛觉得很悲伤,不仅仅是心,就连哭泣的眼睛也觉得悲伤起来……莫名的悲伤……

  以后可能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那个总爱使用暴力,努力在我面前表现坚强的叶旭益!

  再见了,旭益!再见了!

  梆~!

  一个不知名的东西突然撞在了我的背上……>_<可恶,极其可恶!在别人伤心难过的时候,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撞到我?不像是人,倒像是单车……悲伤与气愤冲撞在一起,人再也理智不起来了。

  我变身超级赛亚人,准备给那个骑单车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0_0!?”

  “^_^!”

  “毅……毅翔!!!”我不敢确信眼前的这个人是幻觉还是真实的存在。

  “嗨~!好久不见!”毅翔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没错,真的是他。可是……他不是在日本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现?

  “干嘛呀?盯着我的脸?是因为太久没见我,所以太想我了?”

  “t_t!”

  “怎么又哭了,知不知道自己哭起来是最丑的啊?”毅翔即使是在好不容易才重逢的情况下也不忘说风凉话。“哎呀,怎么越说你哭的越起劲啦?”

  “……”

  “知道啦,还是做老公的帮你擦好了。”

  毅翔这才从单车上下来,蹲到了仍坐在雪地上的我的面前,伸出了他修长的手指,令人怀念的气味,和这温暖的手。他温柔地为我拭去右边眼角的泪珠,接着移向了左边……不行,左边的那块疤痕……头发被梆起来,疤痕完全被暴露在外面,毅翔刚刚有可能是离我太远没注意,可现在靠得这么的一定会被看到的。我害怕失去毅翔,更害怕被他看到如此丑陋的自己。

  我的手赶忙捂住了那块疤痕的位置,接下来我要做什么?逃跑?即使是不能和他在一起也没关系,心里可能会想他到心痛,但总比从此在他心中留下丑陋模样好的多。毅翔移开我的手,用手指轻轻地抚摸那块凹凸不平的疤痕,令我觉得厌恶的疤痕,在他看来却像是在欣赏美丽的艺术品。

  “很美!”

  “……!”小奇也说过同样的话,但是感觉却不同。

  “^_^!”

  “……^_^!”

  璀璨的笑容在我们两个脸上绽放,也许我们的爱情不能天长地久,也许还将遇上更多的磨难……毅翔的爸爸、小雪那神秘而诡异的笑容……这可能都是我们两个在一起将面对的障碍……

  无论将来怎样,至少这一刻我知道,毅翔的心和我一样……和我的心连在一起……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办不到事的,总有一天我们的真诚能够感动所有的人……那些阻止我们的人……都将为我们祈祷祝福!

  美国

  啪~!合上手机盖的同时,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

  “为什么要这样?”晓笑望着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戴着墨镜让人无比心痛的家伙,也就是她唯一的弟弟叶旭益。

  “那家伙现在应该已经和奕轩在一起了吧。”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晓笑激动地颤抖着双唇。

  “我怎么了?”

  “自己明明深爱着奕轩,却还想方设法支开林毅翔身边的保安,把他带到中国……带到奕轩的身边?”

  “奕轩不是爱着他嘛。”

  “那你……”

  “那天……如果不是我急着开车,也不会撞上奕轩……现在的我还有什么脸见她。”旭益一想起医院的那幕就痛心。为了快点见到奕轩,为了能够快点与她离开那该死的地方,在拐弯处旭益没有减速,结果与追赶毅翔的奕轩撞上。旭益永远也忘不了,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可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双腿已经不能走路了,眼睛也……为了奕轩……”

  “奕轩,也过了几个月失明的日子不是吗?”

  “这样的你太傻了!这样的你……不是我想见到的!”

  “……”

  “这样的弟弟太可怜了!”

  “姐,你这样说就只会让我觉得自己更可怜而已。”

  “……”

  “其实看不见任何东西也好!……反正,这个世上……也没有我想看的东西了。”

  五年前的情人节

  “林峰那家伙去哪了?”十三岁的小轩抱着一大堆巧克力东张西望,找寻林峰的身影。

  “让一下!! ̄_ ̄^”一个同样稚嫩的声音,只是语气中有些许地不耐烦。

  小轩转过身,看见的是一位个头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小男孩,估计也才十三、四岁的样子,长得挺帅!

  “看什么看?”小男孩对小轩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感到不满。

  “你也迷路了吗?”在小轩看来路上单独行走的小孩,一定是迷了路。

  “你才迷路了呢。”

  “0_0呀……>_<你怎么知道?厉……厉害!”

  “ ̄_ ̄……—0—!”

  “那我们一起在这里等林峰来好了。”

  “林峰?”

  “哦,你还不知道林峰是谁吧……他是我弟弟,可受女孩子欢迎了,他刚刚就是为了躲那些人才不见的呢。”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迷路’,也没有兴趣和你在这里等那个叫什么峰的家伙。”

  “那你是离家出走吗?”

  “*0*……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男孩不耐烦地说道。

  “哦,不好意思啊^0^!一直忘了介绍自己了。我叫林奕轩,今年十三岁,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嘻~!学习成绩有点差……”

  “ ̄_ ̄!”

  “嗯……是个女的!”

  “这个我知道!!”

  “0_0哇!太厉害了耶!>_<你怎么会知道的?怎么会知道的?”

  “—0—!”在小男孩看来,这女孩是在耍自己。

  “想死吗?!”

  “什么?”

  这是女孩第一听到如此狠的话……

  “嗯,看来你的脾气不怎么好呀!”

  “……”

  “不过挺酷挺有个性的……你等一下啊!”小轩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盒子,塞到了男孩的手里。

  “这是什么?”

  “我自己做的!巧克力!!厉害吧。”

  “给我这个干什么?”男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个啊……啊,你的手好漂亮,你弹钢琴一定很厉害吧?”小轩抓住男孩的手,转移了话题。“我最喜欢弹钢琴厉害的男孩了。”

  “嗯……”男孩的脸刷地一下红了,第一次被女生牵着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知道心脏加速在跳动。

  “奕轩,林奕轩!!!”一个声音在右方响起。

  “啊,是林峰!!!”小轩高兴地直拍巴掌。“对不起了,林峰来找我了,我要回去啰。”

  “……”

  “巧克力一定要吃啊,不可以当垃圾给扔了,知道吗?”

  “……”

  “那我走了,拜拜!”小轩蹦蹦跳跳地朝年幼的林峰跑去。

  男孩将盒子举在手里仔细观察一阵后决定打开。男孩虽然长得很帅,但因为对人总是凶巴巴的,所以还没人敢他送巧克力,小轩……是第一个!

  里面是一块心型的巧克力,中间是一幅爱神丘比特举起弓箭的图案。男孩或许不知道,这是小轩第一次做巧克力,也是小轩想要把它送给第一个喜欢的人的巧克力。

  “哎,旭益!”一个同旭益差不多高的男孩抱着滑板朝他跑了过来。

  “毅翔!”

  “你的滑板。”男孩将滑板丢给了他。

  “哦。”

  “刚刚那小女孩……”

  “怎么了?”

  “很漂亮对不对?”毅翔从未有过的温柔目光望向小轩离去的背影。

  “嗯!”旭益腼腆地回答。

  “巧克力……是她送的?”

  “嗯!”

  梆~!一个冒失鬼突然将他们两个撞开,差点把旭益手上的巧克力撞落。

  “对不起!”又是一个小女孩,不过是个温柔的小女孩。女孩显然是急着去做什么,只向他们微微弯腰表示歉意,没等对方回应,便又急匆匆地跑开。

  “冒失鬼!”旭益不满地说道。

  “她们两个长得很像啊!”毅翔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笑容。

  “谁?”

  “就刚刚那个给你巧克力和撞到我们的啊。”

  “哪有像啊。”

  “是很像!”

  旭益在毅翔的笑容中捕捉到异样的光芒。

  哦,忘了说一下,那个撞到他们的小女孩就是当时急着找迷路的小轩的……小雪!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一片漆黑。隐约间我听见一个声音,凄凉苍白的声音。那个声音不停地说着:“小轩!我可怜的孩子!痛苦……从这一刻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不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