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介冉哥哥
vivi殿下2018-04-02 19:072,640

  正说着话,眼前的牛首妖突然不见了。照儿立刻戒备起来,忽然感到背后一阵风声,还没来得及回头,右臂便被弓背重重打了一下,照儿连翻了几个筋斗,才稳住身形,没从云彩上掉下去。

  随手抹了把嘴角流出的血液,听到那边云彩处传来牛首妖的声音,“我奉劝公主还是不要抵抗了,乖乖跟我回去,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照儿“哼”了一声,站起身来,说道,“跟你回去,然后被剥皮剜灵脉?那我倒宁愿留在这里,再多受些皮肉之苦。”

  “嘿嘿,公主真是冰雪聪明。没错,您的灵脉对我们这些妖来说可是大补。既然您知道这点,还敢孤身来到魔界,你说,我是该佩服你的胆量呢,还是该感谢你的鲁莽呢?”牛首妖步步逼近,森森笑着说道。

  “依我看,你还是反省一下自己的运气吧。”萧照儿镇定的说道。

  “公主还真是胆量过人,这种时候嘴上还不饶人。“牛首妖嘿嘿一笑,黑色的翎羽箭对准萧照儿,“那我就不客气了。公主放心,我不会要了你的性命的,但是你若是还能闹腾,又不好往回带,所以只好先让您受点伤,老实些才好。”

  萧照儿没有说话,只是略带嘲讽的望着他。

  箭还没射出去,牛首妖忽然感到胸口一痛,低下头,看到一把剑正从他的胸口穿了过去。

  “你,你是……”话没说完,剑便从他的胸口毫不留情的拔出,牛首妖瞪大了充满血丝的眼睛,向后仰倒,直直从云彩上跌落了下去,掉进了下面的死海里。

  那人收剑入鞘,转过身来。他紫色的瞳仁,在月光的映照下,泛着冰冷如琉璃般的光芒,“洛洛,终于找到你了。”

  “介冉哥哥,你怎么会来?”萧照儿努力挤出一个最甜最大的笑容,讨好地望着他说道。

  “我去了月宫,知道你偷跑到了魔界,于是过来抓你。”介冉瞥了她一眼,说道,“笑得真假。”

  走过来检查了一番她的伤势,发现她并无大碍后,才算松了口气,冷冰冰的说道,“这回得到教训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一个人到处乱跑。”

  萧照儿不服气的顶嘴,“我哪是乱跑呢,我是来干正事的好不好。”

  “你不添乱就是好的了,还干正事。”介冉扫了她一眼,拉起她的手臂,“行了,跟我回去吧。”

  “不要,找不到月玦我是不会离开的。”萧照儿固执道。

  介冉的动作一顿,“你想找月玦?”

  萧照儿点头,“我已经有了月玦的消息,现在至少可以确定寒辰和牧墨都曾拿到过月玦,只要继续盯着他们,一定能把月玦找回来的。”

  介冉眉头微皱,“不行,这太危险了。寒辰是什么人,哪里是你能对付的了的。你且先回去,月玦的事,就交给我吧。”

  “可是你们都只是见过月玦而已,并不能感受到它的气息,要找起来何其困难。还是我和飞鸿做这件事比较有效率。”说着反手抱住他的手臂,像小时候一撒娇道,“再说了,我才是月神啊。我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介冉哥哥你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什么事都替我做了。”

  介冉不语,低下头去用法力替她疗伤,待她伤势彻底痊愈后方道,“真的不肯跟我回去?”

  “不回去,坚决不回去。”萧照儿鼓着腮帮子坚定道。

  介冉抬手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无奈道,“你呀。”

  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条坠着清水玄玉的项链,俯身帮萧照儿带上,说道“这是南海产的神玉,我戴了它几万年,这玉已经和我的灵脉相通。如果有什么事,就向它求救,我会立刻赶到的。”

  萧照儿低头看了看,玉质洁白,清新细腻,不禁伸手摸了摸,又有些担心的说道,“介冉哥哥,这块玉对你很重要吧,你就这样借给我,万一我不小心弄坏了可怎么办?”

  “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弄坏了也不要紧。“介冉轻描淡写的说道,顺手帮她整了整略显凌乱的衣领,又温声道,“还有,不是借给你,是送给你了。”

  “啊,真的?”萧照儿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很开心,“介冉哥哥你最好了。比我哥对我都好,天枢哥哥就没有你这么大方,以前有一次我看中了他的水玉砚台,他还小气的不肯给我呢。”

  介冉嘴角勾起了丝清浅的笑意,“你啊,还说自己长大了呢,依我看,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

  萧照儿嘟着嘴反驳,“才不是,人家现在不知道多成熟干练呢,只是你没看到罢了。”

  “哦?说来听听,怎么成熟干练了?”

  几个人坐着介冉的云车,一同往魔界走去,路上萧照儿把这些日子的经历都告诉了介冉,又被介冉训斥了一顿,但他好歹放心了些,知道她还是有些保护自己的本事的。

  云车驶到魔宫之外,介冉将她们放下后,又仔细叮嘱了一番,方才离去。

  等到介冉离去,飞鸿才小心翼翼的从萧照儿的口袋里把头探出来。

  “你玩捉迷藏呢?”照儿伸手捅了捅它的脑袋,笑道,“介冉哥哥早就发现你也在了,只不过懒得理你罢了。”

  “他不理我,我就谢天谢地了。”飞鸿摸了一把冷汗,“我还真怕他一时心血来潮,把公主你偷跑出来的事都怪到我头上,再一剑把我串成串串。”

  “胡说,介冉哥哥才不是这样血腥暴力的人呢。”

  “是呀,天界谁人不知,司命星君冷心冷情,唯独对公主你宠的不得了。”飞鸿摇头晃脑的打趣萧照儿,“就连天帝现在,不也是把司命星君当成准女婿对待了嘛。”

  萧照儿一把揪住它的耳朵,“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先把你串成串串!”

  “我错了我错了,公主快放手,咱们还得赶紧去向蛇姬交差呢。”飞鸿一边扑腾着翅膀一边皱着脸说道。

  萧照儿哼了一声,放开了手,两人朝着蛇姬的寝殿走去。

  见到蛇姬后,萧照儿把与黑政见面的情况都说了,说到回来的路上时,欲言又止的望着蛇姬。

  蛇姬疑惑道,“回来的路上出了什么事吗?”

  “妖王担心照儿是假冒的,并非夫人的信使,于是派了牛首妖跟踪照儿。照儿不知道跟踪的人乃是妖王手下,还以为是咱们的事情被寒辰的人发现了,于是想要杀了跟踪的人灭口。可是得手之后才发现,那人拿的是识灵弓,再看他黑袍牛面,才想到他原来是妖界特使牛首妖。”萧照儿跪了下来,诚惶诚恐的说道,“照儿自知犯下大错,请夫人处置,只希望别影响到夫人的计划才好。”

  “那妖王居然还派人跟踪你?”蛇姬皱眉,冷哼了一声,“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要怪也只能怪妖王他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偷鸡不成蚀把米。哼,这老东西,还是这副德行,永远只相信自己,觉得其它所有人都可疑。”

  “可是,妖王若是得知牛首妖的死讯,会不会怪罪照儿?”

  “放心吧,有我护着你呢,他不敢对你怎么样。这件事终归是他们理亏,妖王还想要跟我合作,不会因为死了一个手下就与我闹翻脸的。”蛇姬饮了口茶说道,过了一会儿,又带着一丝怀疑问道,“说起来,那牛首妖可是妖界排得上号的高手,你能杀得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恕罪,本君侍寝来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