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杀机四伏的宴会
霸天2018-04-02 20:062,262

  编好这条信息发出去,他脱下鞋,开始了每晚必练的功课。

  如果有人在房间里的话,会看到一个比猿猴更敏捷,比恶虎更狠准的人影在墙壁上踩踏飞跃。

  每一圈从墙壁上转回原点,都出脚踢碎一只绑在丝线上的核桃。

  张天云三百次的踏墙飞跃展现出了惊人的耐力,踢碎空中丝线上核桃的爆发力更是让人咋舌。

  “下个月就该换板栗了,踢爆一万颗板栗才能换红豆……哎,这龙行虎步不知道要练到何年何月才能开始踢子弹,龙战不会是唬我吧?子弹踢爆开不会炸伤脚吗……”

  张天云做完功课,洗完澡躺在大床上,眼睛盯着对面二楼江雨薇卧室的窗户,朦朦胧胧半闭着眼睛……

  龙战雇佣军规则第二条:

  雇佣军要时刻保持警惕,即使睡觉也要睁着眼睛。

  …………

  第二天一早,两辆豪华的房车停在别墅门口。

  江雨薇白裙如雪走出大门,恬静秀美地脸庞如同最高贵血统的公主。

  身边跟着黑色紧身衣裙,把身形包裹地凹凸有致的柳依依,一双笔挺的黑丝美腿让人小腹发热。

  站在屋檐下的张天云手里把玩着紫色领结,呆呆地看着从台阶上下来的两个女人——

  江雨薇的清纯必然见血封喉,没想到柳依依性I感地也可以这么明目张胆!

  妈蛋,萝莉御姐一起上……一起上车的话,老子要坐中间。

  张天云邪恶想着,大步走到豪车旁。

  车门打开后,在保镖的指引下,三个人坐进了一辆车,江振南独自坐了一辆。

  可惜宽大的房车并没有让张天云美梦成真,江雨薇和柳依依坐到了一起,张天云和一个保镖一起坐到了对面。

  张天云上车前就用手指弹了一下车窗,心头略觉安心。

  玻璃是防弹的,这两辆凯迪拉克防弹车都是限量版的,江振南财力很惊人。

  不过敢对这样的人下手,下手的人也绝不简单。

  “你怎么不把领结戴上?”

  江雨薇看着张天云说。

  张天云捏着领结,一脸沧桑地说,

  “我以前有个朋友就是被人用领结勒死的,我有心理阴影。”

  “切,又开始没个正形了。啊……大小姐,你忘记带钻石项链了,要不让司机把车开回去拿?”

  柳依依突然盯着江雨薇脖子大喊,带起胸前两个雪白的半球一阵晃动。

  “在我手上呐,我要让爸爸呆会给我戴上。”

  江雨薇狡黠地笑着摊开手,手里是一条亮晶晶的钻石项链。

  看到江雨薇白嫩小手上的钻石项链,张天云想起了龙战回的短信:

  这次成人礼就是一场名门望族间的炫耀大会,也顺便把自己儿女推向公众视线,这些富二代将来都是要继承大家大业的。

  江雨薇是江振南的独女,听说江振南已经不能生育了,将来江氏集团的董事长肯定是她。

  陈氏的商业对手,江氏集团的大股东,和陈家的世仇都有对她下手的理由。

  最后一条是:工资一半已经打给莫婷了,另一半等你完成任务就打给你,你要保护好她。

  哎,张天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老龙啊,你要是再不打钱,老子下个月连板栗都买不起了,还怎么练龙行虎步?

  要是让龙猎榜上其他人知道,得被嘲笑一辈子。

  汽车一路飞驰,终于停在了某名胜风景区,六星级宾馆酒店花园里。

  这个宾馆在全世界都有连锁,是世界上最好的酒店宾馆之一。

  环境优美,装修低调奢华,既有西方建筑的古典高雅,也有中式庭院的静逸幽深。

  让张天云头疼的是——偏偏这种繁复的庭院式建筑,最适合杀手藏身。

  每一个花丛,每一个飞檐,每一个水塘都隐藏着杀机。张天云又不能确定对手的真正目的,到底是刺杀还是绑架?

  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是龙猎榜那些高级雇佣军出马的话。

  这个酒店的保安措施无疑是不设防的金库对上穷鬼,危险系数相当高。

  江雨薇的安全,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张天云全神戒备,眼睛如同扫描仪扫视周围每一个可疑因素,神经绷地像根弦。

  可是他神情却没露出半分端倪,吊儿郎当地随意跟在江雨薇周围,如同来凑热闹的富家公子。

  庭院里的活动是茶酒会和名媛拍照环节,安保人员和保镖们都散到了远处。

  熟悉了环境,张天云稍稍放下心来,端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猜想对方会在什么地方下手。

  摄影师是一个英国佬,张天云也从资料上了解他在国内外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刺客的嫌疑可以排除。

  这家伙带了个非常火辣的东方女性做女助手,张天云假装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翘臀在浮想联翩,暗里细心观察是不是混进来的杀手。

  一阵风吹过,靠在摄影器材旁的一排铁架忽然垮了下来,火辣女子正在旁边,轻巧地跳出了危险区域。

  娇媚的正脸刚好落入张天云的眼中,众人见到有惊无险后都松了一口大气,继续拍照。

  张天云瞳孔猛然收缩,心头狂跳,脚下不紧不慢朝江雨薇靠拢。

  这女子看似不经意地一跳,外行虽然看不出什么,不过这身法和脸蛋张天云都见过。

  几年前一个仇家找来的女忍者色诱张天云失败后,曾经用这种身法和步法和他缠斗。

  这个火辣女助手的面容和女忍者居然一模一样。

  而那个女忍者,当时已经横死在了张天云的乱拳之下。

  难道是女忍变鬼来复仇?

  还是这妞是死去女忍的孪生姐妹?

  见惯尸山血海的张天云宁愿相信龙战许诺的嘴,也不会相信世上有鬼。

  孪生姐妹的可能性显然大的多。

  不过江振南的对手,用廉价的伊贺流女忍,来对付龙猎榜上的雇佣军……

  这也太轻率了吧?

  这跟送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省钱的教训上次不是已经有过了吗?那娇花般的女忍不但失了身,还丢了命。

  回想那女忍屁股上两朵艳丽滴血樱花纹身,张天云咽了口吐沫,视线又回到女助手挺翘的臀部。

  看来这个江振南的对头,不是跟他有仇,而是跟伊贺流那群忍者有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巅峰战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巅峰战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