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铁砂掌
霸天2018-04-02 20:062,411

  虽然惦记罗莹莹那细嫩指尖滑过胸膛的感觉,但是张天云并没有因私废公,放学还是雷打不动跟在江雨薇身后,护送她回家。

  张天云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进龙猎的时候,龙战老头立下的雇佣军规则第一条:任务高于一切。

  每一个能进龙猎榜的人都是绝对合格的雇佣军。

  完美完成任务是一个雇佣军的最高荣耀。

  刺杀任务的难度、完成速度、完成后造成影响的大小,都是评价雇佣军价值的关键要素。

  别的雇佣军他不知道,但对于龙猎榜上的雇佣军来说。在任务面前,别说时间和私欲,就算是生命都不值一提。

  不过张天云这次的任务和以前的任务完全相反,从杀戮变成了保护。

  “罗莹莹老师不是叫你去宿舍吗?听说她要给你擦药酒……你怎么还不去,跟着我干什么?”

  江雨薇突然转头面对身后的张天云,嘟着嘴怒气冲冲。

  “呵呵,我又没答应她。虽然她似乎有心替我揉胸疗伤,不过我冰清玉洁之躯岂容人随意染指。哥是个有原则的人。”

  张天云双手插在裤兜里,手腕上挎着衣服袋子,挺胸抬头直视江雨薇,一副正气凛然邪气不侵的模样。

  “哼,全校美女哪个没被你摸过胸,你还有原则,臭流芒!”

  江雨薇说完跺脚转头和柳依依朝家走,不再理张天云。

  “哥也有业余爱好的,帮美女摸乳算命,解解凶兆一样是传递正能量,让世界充满爱嘛。喂,等等,再说我又没收她们钱……”

  张天云的解释听地柳依依胸口发闷,低声在江雨薇耳边说,

  “大小姐,这臭小子不是个好东西,烧烤店那麻大姐不收钱说要他自己去给,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奸情。不过这小子在这些店信誉还蛮好的,有些店的老板居然说,云哥如果钱不就手,可以拖一拖晚些时候再给。”

  说到这里柳依依也不禁回头看了张天云一眼,这小子赊账还赊出品牌效应了,果然有些能耐。

  转过两个街口,张天云蹲下身假装系鞋带,随意扫了扫身后。

  六条人影鬼鬼祟祟远远坠在街尾,财务公司那瘦脸狠厉汉子也在其中。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他们肯定不是来请客吃饭的。

  张天云假装没看见,站起来吹了声口哨,继续跟着江雨薇她们走。

  江雨薇虽然是个千金大小姐,可生活规律地像个修女般良好。

  放学后从不乱跑乱逛,这让张天云也省了不少麻烦。当然除了下雨天,江雨薇是必然要去湖边看一两个小时书的。

  柳依依开门,江雨薇回头远远对张天云喊,

  “记得熟悉一下舞步,别在舞会上踩我的脚。”

  张天云食指和拇指连成圆圈,高高举起做了个OK的手势,江雨薇皱着鼻子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门。

  见后面的尾巴越跟越近,张天云叹了口气,这些家伙真不懂事,看来得免费给他们上一课。

  张天云脚下不停,经过别墅区,继续朝湖边走。身后的尾巴也没停,紧紧坠着,直到走到空无一人的湖边。

  张天云缓缓转过身,微笑迎接呈扇形包围过来的狠厉男子等人。

  “哼哼,张同学,我们又见面了。你说你哪个老山村跑出来的啊?我托了几拨道上的兄弟去探你老底,都没找到你地址上那个村。一个大山里出来的穷小子居然跟老子鬼手汪波叫板,不废了你你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咳、咳、咳……”

  鬼手汪波脸色狰狞,说到最后居然大声咳嗽了起来,应该是扯动了肋骨的伤。居然带伤来寻仇,果然是个睚眦必报的难缠货。

  张天云笑眯眯地扫了眼汪波手臂间的白纱布,和敞开西服里面满身的绷带……邪笑道,

  “鬼手汪波?……伤筋动骨一百天啊!你伤都没好,不好好在医院呆着,出来干嘛?呆会伤上加伤,岂不是要养两百天?”

  说完这句话,张天云转眼看向他身边那个身如铁塔,脸膛黑苍苍的大汉,眼神顿时变得冰冷。

  大汉轻狂蔑视的眼神迎上张天云寒冰一样的目光,空气中似乎噼里啪啦碎了一路冰渣子。

  张天云的目光就像一道冰锥,击破了大汉的凌冽眼神,直接刺进了他的眼球。

  大汉狠狠地揉了揉眼睛,猛朝前跨了一步,拱手说,

  “我是瀚海铁臂安木驮,练了几年铁砂掌,讨教小兄弟几招。”

  “你不是会功夫吗?今天让你见识一下瀚海第一高手的铁砂掌。安铁臂,给我废了他……”

  汪波阴测测地说。

  “那两个是你徒弟吧?我时间有限,你们一起上。”

  张天云朝另外两个手臂和安木驮一样粗壮,手背老茧横生的大汉呶了呶嘴。

  “哼,狂妄小子,今天就废了你!”

  安木驮猛冲五步,左手沉裆,右掌猛劈张天云面门。

  在场的人只看到安木驮人影一晃,大山般的身影便完全遮挡住了张天云,接着听到掌风撕开空气的裂响声。

  汪波嘴边泛起了冷笑,知道下一刻就能看见张天云头破血流的解恨场面。

  “哎哟……嗷……!!”

  两人身体刚刚接触,安木驮突然爆出声惨嚎,蒲扇般的巨掌停在张天云面门前三寸处,微微发抖。

  眼神向下,张天云的小腿狠狠撞在护裆的左手臂,手臂已经曲折变形,臂骨断裂。

  而脚尖深入裆部,造成了鸡飞蛋打的惨剧。

  下身的剧痛钻心裂肺,安木驮满脸冷汗,蜷缩委顿倒地,打着滚儿不停惨嚎。

  张天云冷哼一声,

  “想废了我?老子就先废了你。怎么样,这记撩阴腿还地道吧。铁臂安木驮……就算你是铁臂阿童木,老子也把你打成海绵宝宝。”

  安木驮两个徒弟眼见师父受伤,大吼着冲向张天云。

  两人显然是经常联手对敌,虽然势若疯虎,但仍配合无间。

  每招都是一个人封死张天云退路,一人使出致命的杀着。

  这次却没有一招制敌的奇迹出现,张天云身体似乎化成了一头野地里狡猾的恶虎。

  左纵右跳,四处乱窜,却并没有还手。但他每次都能险而又险地避开两人的夹攻。

  两条大汉势大力沉地猛攻,张天云游刃有余如同闲庭信步,步法中带着一种诡异的实用性。

  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没有丝毫的多余和花巧。

  安木驮捂着裆部满地哀嚎打滚,两大汉口中狂吼,手掌如蝴蝶穿花在空中带起一片掌影。

  汪波越看越觉得心惊,越看心越凉——

  张天云似乎不是在跟这两人打架,反像是头捕食经验丰富的饿虎,在逗两只小狗崽子玩,然后等着一口吞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巅峰战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巅峰战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