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老子这是暗伤
霸天2019-01-29 16:212,435

  张天云看着江雨薇关好了门,把罐头塞进裤兜,扭头朝学校跑去。

  两个小时后从学校方向抱回两个大纸箱,里面零零总总装满了烟和零食。手指头上还勾了一大袋烧烤。

  ————

  第二天去学校的路上,张天云馋着脸递给江雨薇一张纸。

  上面歪歪斜斜写了好大一篇。江雨薇略微扫了一眼,就交给了身边的柳依依。

  柳依依边走边看,越看眉头皱地越紧,瞅了一眼旁边的张天云说,

  “你这小子赊账的范围也太广泛了吧?学校东南西北四个大门的小卖部超市都赊欠了东西。还有这个烧烤摊居然在东四街,那家不是那个抠门出名的麻大姐开的吗?你怎么赊到的,是不是跟她有一腿?”

  “麻烦你思想纯洁一点。我不能只赊一家,别人做生意也不容易,尤其是那些小卖部,本小利薄,要考虑别人的流动资金够不够。”

  张天云很认真地说。

  “你心真好,哼,不过我去还账可要跑断腿。”

  柳依依瘪了瘪嘴,跟江雨薇打了个招呼,替张天云还账去了。

  江雨薇偷偷笑着说,

  “依依姐就怕在热天走路,她老叫我让爸爸配辆车。其实这么一点路,每天走走当散步多好。”

  “是啊,走路多好。我们还是不去学跳舞了吧,那些玩意我都会。”

  张天云边走边说。

  “你会?”

  “我会。”

  张天云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我带你去买衣服吧。你虽然一直穿的还算整齐干净,衣服也不太差,不过这个场合还是正式一点好。”

  “我没钱。”

  张天云掏出口袋里几十块零钱,表情略显尴尬。

  “我有,算是你陪我去的报酬。”

  “可不要选太久啊,我最怕逛街什么的。就像你上个月,累死累活逛一天,结果还是在第一家买的衣服。我当时就想采访采访你,你到底咋想的?”

  张天云一脸后怕的表情,保护人最怕就是在人多的地方,一个眼花就容易出事。

  “我总要选选嘛。哼,关你什么事,谁叫你要跟着。”

  江雨薇噘着嘴。

  虽然有言在先,张天云仍没逃脱女性逛街法则的折磨。

  和江雨薇逛了三十八家时装店之后,终于在人和春天找到了适合张天云穿的衣服。

  挺拔高挑的身材穿上那套纯手工缝制的黑色西装,西装衣领滚着淡淡的金边。

  再配上条紫色的领结,张天云屹然变了一个人。

  不止女店员们们看张天云的目光炙热,连江雨薇也咬着嘴唇,眼神有些恍惚。

  “你要是不这么吊儿郎当的就好了。”

  江雨薇咬着嘴唇说。

  “大小姐,我穿不惯,能脱了吗?”

  张天云用手指头勾着领结,仿佛那是道绞索。

  “脱了吧,不过成人礼那天一定要穿上哦。”

  江雨薇心情似乎很高兴,难得地没反驳张天云。

  回到学校,张天云和江雨薇在路上遇到了罗莹莹老师。

  罗莹莹穿一身短短的休闲运动服,很合身,把身材上的优点全部显了出来,该细的地方细,该大的地方绝不含糊。

  “张天云,昨天和今天他们都没给我打电话,你真的帮我把钱还了吗?”

  罗莹莹眼神里有感激还有些期待,又似乎对还账的事不太有信心。

  张天云从裤兜里掏出折成方块的借款条,顺手递了过去。

  “已经还了,这个你拿去记得烧掉。别再傻里吧唧去借什么高利贷了。你看你胸这么大,脑子就不能跟着长点。就这一次,以后我可不会再帮你了。”

  张天云说完,跟着江雨薇朝教室走,留下罗莹莹一个人在原地翻看借据。

  下了课,江雨薇去牛肉烧菜馆吃饭,张天云摸了摸口袋里的零钱,叹了口气无奈地跟上。

  身后是提着衣服袋子的刘达。刘达翻了翻袋里的衣服,馋着脸说,

  “老大发财了啊,买这么贵的牌子货。今天去牛肉馆吃饭不用看老板的脸色了。老大你今天是现金结账吗?”

  “结毛线,还是赊账。”

  张天云懒洋洋地说。

  江雨薇还是一个人坐在老位置上,点了一碗羊杂汤,一盘青菜,吃着米饭。

  张天云和刘达坐在她身后的桌子边上,老板走过来脸笑地像一朵花。

  “云哥,果然有信用,今早你妈来帮你把帐结清了。以后你就是这里的VIP,饭菜随便赊,今天大酬宾,我送你们两瓶啤酒。”

  张天云听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我妈?!我妈帮我结的帐?”

  “是啊,挺年轻的。”

  老板搔了搔脑袋,

  “她那年纪是不太像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儿子,难道是干妈?”

  “滚你妈的,她是你干奶奶。老规矩上菜,上完就爬,啤酒记得不许算钱啊。”

  张天云揉了揉脸,柳依依这娘们居然占老子便宜。

  两人正吃饭,罗莹莹老师出现在门口,看到张天云直直走过来坐下,红着眼睛明显很激动。

  死死盯着张天云看了一会,开口说,

  “谢谢你,钱我会分期还给你的。”

  “不用还,借据是我抢回来的。不过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那些高利贷对自己所做的事很懊悔,决定这笔钱就当做善事。以后都不会来找你麻烦了。”

  张天云嚼着牛肉含含糊糊地说,刘达满嘴流油佩服地看着他:老大真牛,高利贷都敢打。

  “你和他们打架了,没受伤吧?”

  罗莹莹咬着嘴唇,显然有些担心。

  “没事,一点小伤,昨晚就好了。”

  罗莹莹心疼地仔细观察了张天云半天,愣是没发现一处伤痕,伸手摸向张天云胸口问,

  “是伤在胸口吗?”

  老师抚摸学生的身体是慈爱的表现,张天云当然不会拒绝,憨厚地笑了笑说,

  “嗯,还有一点疼,特别是这边胸。”

  边说边用手指了指右边胸口。

  罗莹莹用手摸了摸,

  “很疼吗?”

  手指真滑啊,张天云又指了指左边胸口说,

  “这里也有一点疼,不知道是不是肿了。”

  罗莹莹紧张地靠近张天云,扳过他身体,手指缓缓往下滑,探了探,刚想解开纽扣看个究竟。突然脸一红,想起这是餐馆,几十个人在这吃饭呐。

  缩回手,罗莹莹眼睛水盈盈地看着张天云说:

  “吃完饭到我宿舍来一趟,我帮你擦点药酒。”

  说完站起来走了。

  刘达一脸惊恐地看向张天云,

  “老大,你打架从没受过伤,怎么阴沟里翻了船?不过……我看你今天龙精虎猛的,没啥异样啊?”

  张天云咳嗽两声说,

  “小屁孩,你懂个毛线,老子这是暗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巅峰战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巅峰战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