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地狱现场
薏燃2018-04-03 19:082,223

  刑局、我、钱队、王胖子,我们四个人带着一队刑警,前往死者家中。曹菲菲却被我留在外面,让沈青等人协助她抓野猫。

  我一想象曹菲菲抓野猫的样子,心里就觉得痛快。

  说实话,我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只不过局里突然来了个经验比我丰富的痕检师,对我的地位确实造成了影响。刚参加工作的我还做不到泰然处之,心里总有一股危机感,这种危机感直到三个月后,才彻底消失,其中发生了一系列“特殊事件”,让我对曹菲菲的印象有了改观,这都是后话。

  死者身份已经确认,名叫李小梅,五十二岁,是县棉纺厂的工人。丈夫七年前病逝。有一个女儿名叫李依兰,二十岁,还在上大学,寒假期间一直住在钢琴老师家里学习钢琴,得知母亲死讯后,已经尽快赶回。

  据说,这一对母女关系不好,我的同事正挨家挨户的做调查,详细情况很快就能汇总过来。

  我们进了二门栋,朝着五楼爬去,李小梅的家在五楼西户。

  这个小区的家属院,年头很长,从建成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整个楼道内都充满着破败的味道,楼梯扶手上积满了灰尘,看上去很多年都没人打扫。几乎每层楼道的玻璃窗都是碎的,拐角处的垃圾道孔被封死,上面贴满了小广告。

  黄胖子才爬到三楼就气喘吁吁,扶着膝盖,弯腰休息,大冬天出了一头汗。

  刑局使劲指责他,要求他三个月内达到警队标准体重。

  我和钱队跟在后面,我悄悄问钱队:“这曹菲菲是什么来头,看把你紧张的,连我这老兵都卖了。”

  钱队嘿嘿一笑,趴到我耳边问:“你知道省厅厅长姓什么么?”

  我不加思索回答:“姓曹呗。”

  钱队立刻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目瞪口呆,惊讶道:“曹菲菲和曹厅长是一家人?”

  钱队点点头,故作高深道:“看破不说破啊,嘴巴严着点,我是看你以后和她一起工作,才告诉你的。你小子悠着点,可别把人家姑娘惹毛了。”

  我心里直突突,这个消息有点劲爆,这个官二代上面的官,有点太大了,我又问他:“你说她这种身份,去哪不好,跑到咱们这小县城干什么?”

  “想知道啊?”钱队一脸坏笑看着我,“晚上你摆个迎新酒,我就告诉你。”

  我翻了个白眼:“钱队,你就不该姓钱,你应该姓周,周扒皮。”

  我们到了五楼,房门已经被同事们敲开了。

  我和黄胖子从工具箱里拿出几套新的手套、鞋套、口罩等装备,分给大家。

  等众人穿戴完毕,我们才小心翼翼进了屋。

  这个家属院房子的内部布局基本一样,进门右手边是三个卧室,左手位置两个客厅被博物架隔开,靠里的客厅连着厕所和厨房,采光极好。

  我进了这屋子,感觉跟进了自己家没什么区别。

  只是屋内的味道,让我们直皱眉。

  蛋腥味,骚臭味混杂在一起,戴着口罩,也让人直泛恶心。

  我简直不敢想象,谁会在家里搞出这种味道。

  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我们都很惊讶,因为这屋子收拾的十分整洁,特别是地板,干净的一丝灰尘都没有,与屋里的恶心味道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一点实在反常,很明显是刚刚打扫过的。

  我和黄胖子交换了意见,决定在这屋子里做鲁米诺试验,鲁米诺试验可以让被洗去的血迹在黑暗中呈现蓝色荧光反应。

  我和胖子分别配好了两瓶鲁米诺试剂,然后开始在整个客厅里喷洒起来。

  等喷洒完毕,便吩咐警员把屋里窗帘全部拉上。

  屋内的光很快暗下来,我们站在门口,往客厅一瞅,所有人都呆住了。

  整个客厅地板都泛出了蓝光,细细看去,只见一只只猫爪形状的蓝色脚印,密密麻麻充斥在整个客厅的地板之上,就像一张扭曲了心灵的抽象画。

  客厅的正中央,却是一整块蓝色印迹,足足有餐桌大小,猫脚印就是从此处向着四周扩散,离得越远,脚印就越浅。

  这些蓝色荧光印记,显示了地板上血迹的走向,简直杂乱如麻,我在警校见过无数的现场血迹图片,却从没见过像这样混乱的,这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刑局皱着眉头问:“这么多猫的血脚印,屋里的猫呢?”

  这是个一针见血的问题,屋内的各个角落,随处可见猫的玩具、猫的窝,墙上还挂满了猫的照片。

  我粗略估计,这家里养了不下五只猫,可是转便整个屋子,却连个猫毛都没找到。

  黄胖子见这屋里没有新的受害者,就下了楼,去处理李小梅的尸体。屋内的勘察工作,就交给了我。

  钱队指着客厅中间最大的那一块血迹,说道:“李小梅应该是在这里被杀死的,死后尸体在这里躺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家里的猫围凑在李小梅的尸体旁,沾到了地上的血迹,然后又把这血迹扩散到整个客厅。”

  刑局一脸纳闷道:“这也太奇怪了,凶手杀死李小梅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处理尸体,这才使家里的猫能够肆无忌惮的接触尸体,并且把现场搞乱。那么这段时间里,他在做什么呢?待在屋里发呆?”

  我想了想说:“首先,凶手清理了现场,又准备了猫粮,把尸体抛弃在外,妄图制造成意外死亡事件。这说明,凶手是个有思想而且极为冷静的人。这种人如果想要杀人,他绝不会把现场搞成如此混乱的模样,加重清理现场的负担。所以这起杀人事件,并不是提前预谋好的,而是意外发生。因为是意外发生,所以凶手在杀死李小梅之后,处于一种思维混乱的状态。这段时间里,凶手平复了心情,谋划了抛尸计划。也是在这段时间里,现场被猫破坏,搞成了这副模样。”

  钱队点了点头:“这个人很了解死者,他知道死者有喂养野猫的习惯,他应该和死者认识,甚至是十分亲密的关系。”

  刑局也点头道:“咱们的人正在调查李小梅的社会关系,现在还是先把这屋子仔细搜查一遍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