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碎脸死尸
薏燃2020-03-16 15:032,207

  我和沈青下了楼,一出门栋就看见小区花坛边上围了一大圈人,都是家属楼的住户。局里为数不多的几辆警车都停在一边,我的同事们正在维持秩序,驱散人群。

  沈青解释道:“尸体是早起晨练的一个小伙子发现的,还没有确认死者的身份。”

  沈青带着我穿过人群,我先看到的是黄色的隔离线,圈出大概一个屋子的空间。用来烧垃圾的油桶边上,一具臃肿的尸体,正侧身躺在地上。没看到脸部,因为正好被黑着一张脸的刑局挡住。

  刑局是我们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名叫刑青苔。他是个转业军人,脾气十分暴躁,局里人人都怕他。他还是个超级大烟鬼,除了睡觉,基本嘴里不少烟。若是他真的没叼烟,那就说明,他的情绪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就像现在,他就没叼烟,而且一双虎目,还将我死死瞪住。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谄笑着凑了过去。跨过隔离带,没敢往尸体边上走。刑局十分粗暴地训斥道:“王重,你小子是不是不想干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人群后传来“让一让,让一让”的吼声。我扭头一看,黄胖子提着两个工具箱,颤抖着肥硕的身躯,从人群钻了进来。

  黄胖子原名叫黄佛,是局里的法医。大学时我们做过两年校友,关系很熟络。他把其中一个工具箱递给我,然后讪笑着对刑局道:“路上堵,迟了一会儿。”

  刑局也没给他好脸色,直言道:“这案子今天破不了,我把你俩皮扒了。”

  我和黄佛对视一眼,心有戚戚,也不敢搭话,直接开了工具箱,戴了手套,鞋套,口罩、塑帽,武装的跟生化战士一般,朝着尸体奔去。

  一般来说,像我这样刚参加工作半年的新手,接触命案,都应该有老师傅带领。但是我们这个小县城,警局里只有我一人是痕迹检验本科专业的毕业生,其余刑警,大都是从各个部门调来,只是在长年的工作中,积累了一些痕迹检验的经验。所以只能赶鸭子上架,让我当了主检人。

  说实话,我心里是一点没谱,再加上要检查尸体,我的心里就更是七上八下。

  要说尸体,我也不是没见过。两个月前,曾发生过一起高中生自杀事件。死者是割腕自杀,不管是尸体,还是现场,都还比较“温和”。最刺眼的,也只不过是尸体手腕上那处刀伤。我还觉得也就那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以我看遍了美帝B级片的承受能力,只算是小儿科。但是这起命案的尸体……

  尸体是呈侧躺姿势的,穿着一身土黄色的羽绒服,牛仔裤,山地靴。女性,身材臃肿,脸部被散乱的头发盖住,鲜血和头发混在一起,看起来黏糊糊的。

  尸体的旁边有一个塑料袋子,摊开在地上,里面装着类似于肉馅儿的东西。我仔细看了一眼,这肉馅根本没有剁散,其中一块儿大点儿的带着皮,皮上面还有蓝色的印章。不用想,这一定是猪肉。

  黄胖子是见惯了尸体的,毫不犹豫的就用镊子把尸体脸上的头发拨开了。

  尸体的脸一露出来,我登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死者的脸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几乎全烂了。嘴唇、半个脸颊的肉都没了,露着两排大牙,鼻子只剩个根,一只眼珠暴突在外,眼睑、耳朵都只剩下一半,整个一血肉模糊。这画面,任何恐怖片都不可比拟。

  我只感觉一阵反胃,捂住嘴就想跑出去。但是现场那么同事看着,我也实在没脸这么做,就使劲儿吸了口气,把反胃的感觉压了下去。

  黄胖子看了我一眼,见我始终是忍住了,就冲我点了点头说:“干痕检这一行,跟媳妇丑是一个道理,干着干着就习惯了。”

  黄胖子开的这个玩笑,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好笑。因为我发现,死者好像是我认识的人。我有点不敢确定,皱眉道:“这不是猫妈妈么?”

  “猫妈妈?”黄胖子对我这个称呼很诧异。

  刑局也问道:“这人你认识?”

  我点点头:“应该是家属院二门栋的住户。名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个爱猫人士,经常会买一堆猫粮,在花坛这喂野猫,其他邻居都叫她猫妈妈。”

  刑局又问道:“她有什么家人么?”

  我想了想回答道:“据我所知,她有个女儿,只是她女儿好像不住这里,我很少见到。”

  刑局立刻安排人叫了住在二门栋的人出来,开始了解这一家的家庭情况。另一方面,又派人联系死者的女儿。

  我回想起死者生前的音容笑貌,再看看她现在的惨状,心中有一种天人永隔的悲凉感觉: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

  我开始检查死者的衣物,从死者的口袋中,我找到了一些零钱,并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物品。

  黄胖子仔细检查了死者脸部,指着一处孔状伤口说道:“这些脸上的伤,看起来不像是人为的,更像是被动物撕咬造成的。”

  我听他这么说,立刻想起了半夜我听见几十只猫一起叫春的事来,赶紧把这事讲了出来。

  我才刚讲清楚,刑局忽地怒目爆瞪,冲着我骂道:“王重啊王重,你让我怎么说你,你就不能长点脑子么?”

  我被他骂的有点蒙,旋即就生了一肚子火,心说,你就算是我的局长,也不能这样骂我,就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刑局指着我的脸,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当刑警的,你连这点嗅觉都没有么?大冬天的一群猫在半夜里叫春,如此的不合常理,你就没想过下楼看一眼么?你有没有想过,你听见猫叫的时候,就是猫发现尸体的时候。又或许,那个时候,她还没死。”

  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那个时候她还没死,如果我更警觉一些下楼看一眼的话,说不定就能把她救回来。

  一种深深的愧疚感,萦绕在我心中,整个胸口被这感觉堵得闷疼。

  黄胖子在一旁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就算小虫下楼,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我可以确认,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