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秃尾巴猫入侵
薏燃2018-04-03 19:082,454

  我能听出来,钱队只不过是在和我开玩笑而已,只是被曹菲菲这样搞让我心里觉得膈应,就跟一口痰憋在嗓子眼一样难受。

  本来我是想把整个抛尸过程都讲出来的,但是现在也实在没了心情,再要继续讲下去,大家还不是看我笑话,我气呼呼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钱队知道我心情不好,就不再要求我还原作案过程,站回铁架白板前,主持会议:“刚才小虫已经讲明了凶手是两个人的原因,我觉得这一点十分可信,大家有什么看法么?”

  胖子抬了抬手,说道:“如果凶手是两个人的话,我觉得咱们在调查嫌疑人的时候,就要考虑到互相串供,制造不在场证据的可能性。”

  钱队点点头,在白板上写下了四个字:“两个凶手。”

  沈青把手臂搁在凳子扶手上,上臂又拖着下巴,呜呜囔囔说道:“胖哥,你是不是在怀疑李小梅的女儿?”

  胖子转了转眼珠子,用舌头舔下嘴唇,这是他飞速思考问题时的惯用表情,他说道:“可能是咱们可怀疑的对象太少了吧,李小梅这对母女的关系太反常了,而李依兰和钢琴老师邹燕的关系也令人费解,有哪个学生放寒假了不回家,留在老师家里过年的。”

  钱队敲敲白板,说道:“重新梳理受害者的社会关系,是重中之重,刚才我已经把任务分配给大家了,大家分工行事,务必不遗漏任何细节。”

  钱队刚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刑局面色阴沉地走了进来,先是摆摆手,驱散鼻子周围的烟味,然后皱着眉头说:“我刚去市委开会回来,这起案件是本市两年来发生的唯一一起凶杀案,上级领导非常重视,要求我们在三天内破案。”

  “三天?”钱队有些为难,“这案子可不简单呐。”

  刑局说道:“没办法,这是死命令,大家辛苦一下,案件侦破期间禁止请假。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么?”

  钱队答道:“根据小虫和胖子对死者衣物的检验,我们确定,凶手应该是两个人,属于团伙作案。”

  刑局立刻“咦”了一声,脸色更加阴沉了:“还是团伙作案?这性质就严重了,有怀疑的对象么?”

  钱队摇了摇头:“还在调查。”

  刑局嗯了一声,摆摆手说道:“你跟我出来一下,书记找我汇报工作,咱们一起去。”

  钱队点了点头,吩咐大家继续工作,跟着刑局出了办公室。

  胖子站了起来,拍拍手道:“好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小虫,菲菲咱们回检验室。”

  我站起身,跟沈青打了个招呼,出了门,到了楼下,外面又下起了雪,头顶上凉飕飕的,我伸手接住一大片雪花,狠狠握紧在手心。

  等我们回到检验室,我一转身,拉住了曹菲菲的胳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曹菲菲被吓了一跳,却一点都不慌,使劲儿甩开我的手臂,然后轻蔑地看着我,眼中满是戏谑,淡淡道:“怎么了?想打架?”

  胖子见势不妙,赶紧走到我们中间,面对着我,使劲拍我的肩膀,瞪了我一眼,叫了声:“小虫。”

  我甩了甩脑袋,丝毫不留情面,狠狠回瞪了胖子一眼:“你闪开,我有话问她。”

  曹菲菲双臂抱在胸前,脑袋高高扬起,像只骄傲的小公鸡,骂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把胖子推到一边,问道:“曹大小姐,我就想问问你,我哪里得罪你了?”

  曹菲菲冷哼一声,反问道:“我也想问问你,你家里人没事打听我的消息是什么意思?”

  听她这么说,我登时愣住了,有些没明白过来:“啥?我家里人打听你的消息?你没搞错吧?”

  曹菲菲咬着下嘴唇,缓慢地点头,那样子好像是在说我死鸭子嘴硬,她淡淡道:“就是那个肤色黝黑,穿一身西装,胸前别着一枚天平,跟你长得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的,他不是你家里人?”

  “胸口别着天平?”我诧异道,“你是说我爸?”

  “哦,原来是你爸呀,”曹菲菲冷笑连连,“对,就是他,今天你昏迷后,送你回家,他在刑局面前嘀咕嘀咕的,还不停的朝我瞟,我问你,他是安得什么心呐?”

  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场景,就是下午出门前,我爸一脸神气地说,警局内的事儿没有他不知道的。感情就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直接去问刑局了呀。

  我的脸瞬间就红了,简直羞愤欲绝。老王同志呀,不带这么办事儿的。

  黄胖子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调侃道:“老王能安什么心呐,不就是想给儿子找媳妇了嘛,人之常情。”

  “哈哈哈,”曹菲菲笑了三声,这笑声既干瘪又生涩,嘲讽味儿十足,她抿着嘴,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盯着我,直看得我低下头去,这才对我说道,“回去跟你爸说,要找媳妇儿可别找到我头上,我曹菲菲可不是你能驾驭的了的人物。”

  我脸上烧得厉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道:“你放心,你曹大小姐铁枝铜叶、英雄好汉,我对你没有丝毫兴趣。”

  曹菲菲一扬脸:“哼,最好这样。”

  我长出了口气,忙转移话题:“行了,大家继续工作吧,三天破案,紧着点儿。”

  我和曹菲菲的恩怨,暂时到此为止,当天晚上我们工作到凌晨,检查完了所有物证,又把那群猫安置在一件储藏室里,这才下班回家。

  可惜的是,忙活了一晚上,我们也没什么新发现。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用钥匙打开门,屋内竟然亮着灯,我妈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我诧异道:“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不回家了?”

  我妈见我回来,赶紧起身给我倒了杯水,回到道:“这不是担心你嘛,你咋样啊?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吧?”

  我赶紧回答道:“我好着呢,别操心了,我爸呢?”

  我妈回答道:“在西屋呢,睡下了,今天我俩就住这了。”

  我点点头,脱了外套,正准备去洗个澡,这时候,忽听得“瞄”的一声猫叫,一只大灰猫竟然从客厅的沙发下窜了出来,跑到我面前,仰着脸看着我。

  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这猫瘦骨嶙峋,灰不溜秋的毛发,断了半截的尾巴,一双蓝蓝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和我深情对视,

  我目瞪口呆,赶紧揉了揉眼睛,还以为产生幻觉了,可是再定睛一瞧,这不就是那只秃尾巴猫嘛,我惊讶道:“你怎么在这?”

  我盯着它看,它也在盯着我看,我俩大眼瞪小眼,简直了。

  就听我妈幽幽问了一句:“你俩认识啊?”

  我哭笑不得,指着秃尾巴猫,一脸委屈道:“妈,就是它挠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