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叙述抛尸过程
薏燃2018-04-03 19:082,591

  我见钱队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心里松了口气,紧张感消散无踪,我不再说话,等着钱队分析。

  钱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脸上恢复了习惯性的懒散表情,开了个让我相当无语的玩笑:“不错,平常只会做些程序上的工作,这一次有了菲菲的加入,你俩终于会主动思考了,看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呀。”

  我扬起嘴角,笑的很僵硬,扭头看了眼胖子,却见胖子正一脸诚恳地冲钱队点头,好像对钱队的话十分认可一般。

  我再看曹菲菲,却见她的脸红成了小苹果,竟然支支吾吾说道:“钱队,凶手是两个人这个推论,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呢。”

  钱队一愣,呵呵笑了两声,这才解释道:“关键点就是这羽绒服上的划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移动李小梅的尸体时,是由两个人共同完成的,一个人抬着尸体的上半身,一个人抬着尸体的脚,平行移动,移动过程中,李小梅的羽绒服拖拉在地上,这才在衣尾处形成了线形划痕。这也就是李小梅的鞋子上没有血迹的原因。”

  我点点头:“对,就是这样。”

  听了钱队的解释,曹菲菲目瞪口呆,颇感荒唐地说道:“你们这种推理方式跳跃性也太大了点吧,这根凭空幻想有什么区别,这也太武断了。”

  “推理本就是想象,”钱队看向曹菲菲,又看向我和胖子说道,“但不是凭空想象,是基于现场痕迹的合理推断,能做出这种推断,可并不容易,我想,你们两个已经还原过凶手的作案过程了,对么?”

  胖子回答道:“想是想过的,但是很多细节都连接不上,至少我是没想明白,凶手杀死李小梅时,是怎样的情景。”

  钱队冲我挑了挑下巴:“你呢?”

  我回答道:“我也只是还原了抛尸的过程,跟胖子一样,凶手怎么杀死李小梅的,我还一筹莫展,现有的物证还无法推断。”

  “哟,还还原了抛尸过程,”钱队眼前一亮,说道:“那你就给大家仔细讲讲,凶手是如何完成抛尸的。”

  我回想起噩梦中的情景,心中有些犹豫,我到底该不该把噩梦中发生的事告诉大家呢?

  我换位思考,如果我的同事被猫吓晕之后,告诉我说他在昏迷过程中,回到了凶案现场,进行了情景重现,亲自还原了凶手的抛尸过程。我会相信他的话么?

  绝对不会,我一定会觉得他是编了个借口,掩饰自己被猫吓晕这件糗事。

  思虑及此,我便决定把噩梦的事隐瞒下来,不过钱队让我讲解凶手的抛尸过程,我还是决定把梦中的抛尸过程叙述一遍。

  “凶手在杀完人之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掩饰死因,他想出了将尸体运到屋外,制造成李小梅喂猫时意外死亡的假象。那么他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李小梅要去喂猫,她必须准备猫粮。”

  我顿了顿说道:“这是本案的第一个疑点,李小梅是个爱猫人士,家中喂养了数十只猫,可是凶手却没能在屋中找到猫粮,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凶手在冰箱的冷藏箱中找到了一块生猪肉,他决定将猪肉剁碎,作为猫粮。”

  说到这,曹菲菲立刻发问道:“你是说尸体旁边的那袋碎猪肉是凶手临时准备的?这怎么可能,谁会有这么强的心理素质,杀完人之后还浪费时间去剁猪肉。”

  我摸了摸鼻子,回答道:“这只是我的猜测,现场的情况大家都见过,李小梅死后,家里的猫将血迹染遍整个客厅,这段时间是难以解释的,凶手怎会任由猫增加清理现场的负担呢?所以说我怀疑,凶手在这段时间里,就是在剁猪肉,他剁完猪肉之后,才发现现场被猫脚印扰乱,这才开始清理现场。”

  曹菲菲插话道:“我检查过刀和案板,上面只留有李小梅的指纹,那些肉说不定是李小梅剁的。”

  我回答道:“这不可能,首先李小梅绝不会用猪肉喂猫的,事实证明,尸体旁边的那袋猪肉并没有被猫吃掉,反而是咬烂了李小梅的脸,也就是说,猫对这些猪肉是不感兴趣的。李小梅那么爱猫,她怎么会准备猫不喜欢吃的食物呢?”

  曹菲菲很不屑地嗤笑道:“谁说那猪肉是给猫吃的,难道李小梅剁了猪肉自己吃也不行么?”

  我被她将的有点生气,语气就重了几分:“你不要胡搅蛮缠,那袋猪肉剁的是什么样子大家都见过,显然是在匆忙之中准备的,剁成那种样子,包不成饺子也做不了五花肉,那袋猪肉绝对不是李小梅用来做饭吃的。也就是你这种没下过厨房的千金大小姐,才会觉得那肉是用来做饭的。”

  曹菲菲眉头一拧,就想再跟我吵,钱队见势不妙,赶紧拦住:“好了好了,让小虫继续说下去。”

  曹菲菲只好作罢,但仍是双手抱胸,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真是无语透了,这小丫头是不是上辈子跟我有仇,处处都跟我作对,想来我活了二十多岁,还从没见过这么野蛮的姑娘。

  我不理她,继续讲道:“凶手剁完猪肉之后,接下来就是移动尸体和清理现场,可是一个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

  钱队:“什么问题?”

  “家里的猫该怎么处理呢?”我解释道,“如果任由这些猫在屋内跑来跑去,这现场怎么都清理不干净,可是将这些猫从屋门赶出去,又会把血迹带到楼梯上。怎么做都会加重清理现场的负担。”

  钱队点了点头,说道:“这还真是个难题。”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猫从窗口丢下楼去。”我冲钱队颔首,顿了顿,继续说道,“屋外下着雪,这些猫被丢下楼,就算把血迹带到楼下,也会被雪水冲刷干净。”

  “把猫丢下去?”曹菲菲质疑道,“那可是五楼,难道猫不会摔死么?”

  我瞪了她一眼,很自信地答道:“难道你没听说过,猫是摔不死的么?”

  说实话,自从在噩梦中把那群猫扔下楼去,我就笃定的认为,猫应该是具备某种维持平衡在空中滑行的能力,所以怎么都摔不死。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黄胖子跳了出来,反驳道:“不对,说猫摔不死的,那都是谣言,据我所知,猫从六层楼以下的高度摔下,因为来不及维持身体的平衡,是会摔死摔伤的。不过在八层以上的高度,把猫摔下,生还的可能性反而会大很多。”

  我登时愣住了,犹豫道:“可是楼下并没有发现猫的尸体呀?”

  胖子回答道:“就算没摔死,也一定会受伤的,我觉得,抓回来的猫很重要,有必要给他们做一次体检了,如果真有猫受伤,这就能佐证你的推论了。”

  这让我立刻想起了那只秃尾巴猫,抓它的时候,那么容易就得手了,可是被我抱在怀里时,它却突然发作把我挠了,难不成是它摔伤了,而我抱的姿势又不对,碰到了它的伤口,这才导致它吃痛袭击我的?

  钱队深吸一口气,看向我,眼中满是赞赏,夸道:“很好,这又是一条线索。你想的可真够细的,就跟你亲自抛尸了一样,不错,刑侦推理,就是要从凶手的思维去考虑问题,你这个情景还原度很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