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凶手的数量
薏燃2018-04-03 19:082,141

  我抱着箱子,黄胖子和曹菲菲跟在我身后,胖子抱着胳膊,一直在思考,等我们走到刑侦一队的办公室门前,胖子恍然大悟一般说道:“我明白了,凶手的确是两个人。”

  我有些惊讶,我能想出凶手是两个人,有赖于噩梦中的情景重现,胖子只是被我稍加提醒而已,短短五分钟的时间,竟也能得出这个结论,看来他的脑子比我要管用多了。

  黄胖子揽住我的肩膀,一脸得意地看着我,说道:“小虫,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刑侦头脑,要做出凶手是两个人的推论,推理过程可是相当复杂的。”

  我冲他眨眼:“你不一样推理出来了,你夸我还不是想夸自己。”

  黄胖子邪气十足地咧着嘴笑,一副挑衅地模样:“还不知道咱俩的推论过程是不是一样的。”

  我笑道:“要不咱们在钱队面前论证一下,看谁的推理更严谨?”

  黄胖子先是眼前一亮,旋即沉默了几秒种,突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失去了斗志,眼中的光芒黯淡下去,脸上挂上了落寞的神情,叹了口气道,“算了吧。”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万一推论错误呢,人命案还是不要太自信,悠着点好。”

  我有些诧异,我能明显感觉到胖子情绪上的剧烈变化,我刚刚的话好像让他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见他脸色难看,我也不敢多问。扭头去看曹菲菲。

  曹菲菲却是脸色铁青,一双秀眉紧拧着,显然是在极力思考胖子和我到底是怎么得出凶手是两个人的结论的,见我看她,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冷声道:“磨蹭什么呢,还不敲门。”

  我心中有些好笑,这个曹菲菲脑子可能比我聪明,但是绝对比不过胖子,能看她吃瘪,我心中暗爽。

  我轻轻敲门,钱队的声音立刻响起:“进来吧。”

  我推门而入,办公室内,沈青等刑侦一队的队员都坐在其中,正在开会。

  钱队站在铁架白板前,正在分析李小梅的社会关系,白板之上,贴着李小梅以及相关人员的照片,各个照片之间都用红蓝笔连着线,线条上写着母女、雇主、会员等身份名词。

  钱队见是我们,把手中的签字笔放下,问道:“物证检验的怎么样了,有新发现么?”

  我点点头说:“我们发现这起案子的凶手应该是两个人。”

  钱队听了我的话,瞳孔微缩,诧异道:“两个人?是团伙作案?”

  我把箱子放在桌子上,回答道:“我们检查了死者的衣物,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钱队朝我招招手,说道:“你来这儿讲。”

  我打开箱子盖,把李小梅的鞋子和羽绒服取了出来,然后走到白板前。

  一众同事都大瞪着眼睛看着我,我心中莫名地兴奋起来,在坐的除了沈青都是老刑警,能在他们面前阐述我的见解,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

  我在心中飞速组织语言,然后先提出了一个问题:“胖子测量过死者李小梅的体重,她的体重是八十六公斤,大家觉得凶手是如何将她移到楼下的?”

  钱队应道:“这一点我们讨论过,像李小梅这样的体重,移动尸体,最好采用拖行的方式,当然,如果凶手最够强壮,将其扛起来,也有可能。”

  我提起李小梅的鞋子,说道:“这是李小梅死亡时所穿的鞋子,我用酚酞试剂做了血迹试验,我发现这双鞋子上并没有沾染死者的血迹。”

  钱队皱起了眉头:“这能说明什么呢?”

  我回答道:“大家都看过案发现场,地板上有大面积的血迹残留,但是却并未发现拖行痕迹,鞋子上又确实没有血迹,这说明凶手不是采用拖行的方式。”

  钱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从口袋中掏出香烟,慢慢点上,抽了一口,这才说道:“小虫,考虑问题要全面,地板上没有拖行痕迹、鞋子上没有血迹,单凭这两点,是无法说明凶手不是采用拖行方式的。”

  听他这么讲,我愣了楞,这两点怎么就不能证明了?

  钱队见我发愣,就说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凶手可能是先清理现场的血迹,之后再移动尸体,这样的话,鞋子上就不会沾染血迹了。”

  我恍然大悟,这一点确实是我没有考虑到的,我立刻把这种可能性排列在既定的抛尸过程之中,思考这一点是否会影响我的推断。

  办公室内彻底安静下来,只有曹菲菲轻轻地哼哼了两声,我用余光瞄了她一眼,她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我开始紧张,手心也微微冒汗,只有大脑还在飞速的运转。

  这时候,黄胖子咳嗽了一声,说了一句:“可是鞋子是完好无损的呀。”

  我眼前一亮,立刻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对了,还有其他证据。”

  我把鞋子倒转过来,把鞋跟后侧朝向钱队,说道:“凶手不单单是把尸体移下楼,他还将尸体运往废弃油桶处,从二门栋到油桶处的这段路面,是沥青路,地面呈颗粒粗糙状,如果凶手是采用拖行方式的话,鞋跟后侧,必然会留下磨损痕迹,这双鞋除了脚底板,其他部分都完好无损,这说明,凶手在移动尸体时,绝对不是采用拖行的方式。”

  钱队把鞋子接了过去,仔细察看,许久才点头道:“有道理,综合这一点的话,凶手的确没有拖行尸体。可是这也无法说明凶手是两个人呐,难不成你是觉得一个人无法将李小梅扛起来,才做出这样的判断的?”

  “当然没这么简单,看这里,”我把李小梅的羽绒服展示给大家看,我指着羽绒服的后腰处,说道,“鞋子上没有磨损痕迹,但是在这件羽绒服的后腰上,却发现了磨损痕迹。钱队,你觉得这些线形磨损是怎么来的?”

  钱队撩着羽绒服的下摆,看了又看,突然扬起了脑袋,脸上是明朗的表情,他深深吸了口烟说道:“看来凶手真的是两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