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羽绒服划痕
薏燃2018-04-03 19:082,166

  曹菲菲戴上手套,很麻利地打开箱子盖,一米见方的箱子里,堆得满满的,叠在最上面的是李小梅的鞋子,被透明物证袋包裹着。

  曹菲菲拆开物证袋,把鞋子取了出来,拿在手上端详。

  我和胖子都凑了过去。

  千万不要小看一双鞋子,一个人的身高、体重甚至年龄都可以通过他穿过的鞋子推断出来。

  这是一双黑底儿李宁牌子的运动鞋,鞋子上印有淡蓝色星状团,鞋号是三十六号,鞋子侧身呈现膨胀状态,体型肥胖的人,脚掌较正常人偏宽,穿过的鞋子都是这种模样。

  鞋跟处,靠右侧的位置,磨损比较严重,这说明李小梅走路时有屈地的习惯,一般来说,小孩子或者腿脚不利索的老年人会有这种习惯。

  我的注意力集中在鞋跟后侧,因为如果凶手移动尸体时,是用拖行的方式,鞋跟的后侧,必定会出现磨损痕迹。

  不过令我意外的是,这双鞋子的鞋跟后侧竟然完好无损,我皱起眉头来,心中有些纳闷。

  “调配一些酚酞试剂,检验一下鞋子上有没有血迹。”我吩咐道。

  曹菲菲瞪了我一眼,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却没有丝毫行动的意思。

  我问了声:“怎么了?”

  曹菲菲仰着脸,眯着眼睛说道:“我怎么知道哪里有酚酞试剂,你还真让我给你打下手?”

  见她这副模样,我也懒得理她,她这分明是给我脸色看,刚才吃饭时她明明说过,在李小梅家中重新做了鲁米诺试验,这说明,她至少是用过我的潜血印痕勘察箱的,基本的试剂,勘察箱中都有的。

  我就问胖子:“我的勘察箱呢?”

  胖子也大瞪着眼睛,朝我摊摊手,一副你问我我问谁的模样。

  曹菲菲见我不理她,气鼓鼓地指了指桌子,说道:“桌子下面呢,自己拿。”

  我轻嗤了一声,拿来勘察箱,自顾自地调配了酚酞试剂,在鞋子上涂抹起来。如果鞋子上沾染过血迹,血迹就会呈现紫红色。

  令我意外的是,检查这双鞋的每一处角落,竟然没有找到任何“显血反应”,我咬了咬嘴唇,纳闷道:“不应该呀,鞋子上怎么会没有血迹呢?”

  曹菲菲不以为然地回了句:“受害者是头部遭受重创,鞋子上没沾到血迹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黄胖子也说道:“凶手将李小梅杀死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处理尸体,他移动尸体的时候,地上的血迹很可能已经凝固,所以鞋子上没沾到血迹,也是有可能的。”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话,凶手确实没有第一时间处理尸体,但是他处理尸体的时候,整个客厅里都遍布猫的血脚印,如果他采用拖行的方式,李小梅的鞋子上一定会留下血迹的。

  难不成,凶手并不是采用拖行的方式?

  我想不通,就问胖子:“你觉得凶手是怎么把李小梅的尸体移到楼下的?”

  胖子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是扛下去喽。”

  我又问胖子:“李小梅有多重?”

  胖子回答说:“测过体重,八十六公斤,和我差不多。”

  “也就是说有一百七十二斤。”我有些吃惊,这比我想象中还要重。

  单说这个斤数,大家可能没概念,我用大米来做个比较。超市中常卖的大米,最重的袋子为五十斤,也就是说把李小梅扛下楼,相当于扛了三袋多的大米,我相信普通人绝对做不到。

  我把我的这个比较告诉胖子,胖子眼睛一亮说道:“那凶手肯定是个非常强壮的人。”

  我无奈点头,如果不采用拖行的方式,那么只能认定凶手是个非常强壮的人了,可是胖子说过李小梅肩膀两侧有磕碰痕迹,如果凶手是把尸体抗下楼的,这些磕碰痕迹从何而来呢。

  这一点实在想不通,我放下鞋子,开始检查其他衣物。

  拿出来的第二件衣物是死者的羽绒衣,土黄色,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羽绒服上沾满了泥浆,后背之上,血迹斑斑,摸上去硬邦邦的。

  曹菲菲说道:“在拉链手柄上提取到半枚指纹,是李小梅自己的。”

  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这个位置能找到的指纹,除了李小梅自己的还能是谁的。我问她:“你先前已经检查过这些衣物了吧?”

  曹菲菲点头说道:“那时候还没从死者身上脱下来,只是简单检查了一下。”

  我问道:“那你有什么看法?”

  曹菲菲愣了愣,看向胖子:“检验死者衣物是法医的工作吧,我能有什么看法。”

  一般来说,检查死者的衣物是法医的工作,但是黄胖子的验尸报告一向只有尸表检验和解剖检验两个步骤,两个月前,勘验高中生自杀案件尸体时,我曾经跟他沟通过死者衣物的检验问题,最终敲定,衣物检验由我二人共同完成,这就是他把衣物搬来的原因。

  黄胖子说道:“人多力量大嘛,我的老本行是解剖尸体,检验衣物这工作还是你们痕检师更专业,这是我和小虫商量过的,一起检验死者衣物。”

  曹菲菲听黄胖子这么说,就把矛头转向了我:“那你说,你对这些衣物有什么看法。”

  我仔细查看手里的羽绒服,当我看到羽绒服的后腰之处,竟然布满了细碎的平行状划痕,脑海中神光乍现,一个大胆的推论蹦了出来,我当即兴奋地回答道:“就凭这件羽绒服,我可以断定,凶手是两个人。”

  听我这么说,胖子把那件羽绒服抢了过去,上下细看,惊讶道:“两个人?你怎么推断出来的。”

  曹菲菲一脸的怀疑,翻来覆去地看了看羽绒服,眼中充满了不解,显然也是一头雾水,嘴巴上却不饶人:“就凭这一件羽绒服,你就敢断定凶手是两个人?你可别胡说八道,误导了调查方向,可不是小事。”

  我把羽绒服叠好放回箱子,又把那双运动鞋塞进物证袋,也放进箱子,然后说道:“走吧,咱们去找钱队,我得把这个信息告诉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