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案板碎肉
薏燃2018-04-03 19:082,294

  我和同事们开始在客厅里照相、搜集物证、标号,准备根据现场的血迹,还原凶手的作案过程。

  我和钱队则开始重新勘察其余房间,钱队这个人,心思缜密,眼光也狠毒,他干刑侦这一行近二十年,很多事情考虑的出发点与常人不同,他总能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

  我们刚检查完厕所,钱队就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缺了点什么?”

  我看着挨着马桶的盥洗台,沉吟道:“少了拖把和扫帚?”

  钱队点点头说:“去厨房看看。”

  我和钱队立刻前往厨房,受害者家的厨房与厕所隔着一道墙,外侧又被小客厅隔开,呈品字形布局,我和钱队进了厨房,钱队立刻走向厨房隔断后面的小阳台,寻找拖把扫帚的踪迹,我却被灶台旁,长条案上的切菜案板吸引了注意力。

  圆形的木桩案板,摆在灶台侧方,案板之上,油乎乎的,残留着些许肉渣。案板左侧,躺着一柄菜刀,菜刀之上,也是油乎乎的。

  我掏出透明证物袋,用棉签沾了一些肉末,装进物证袋。

  这案板让我想起夜里那个噩梦,耳边不由得再次响起“咚咚咚咚”地剁肉声。

  我的脑海里也不由自主地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黑暗之中,凶手站在厨房里,满头大汗,挥舞着手中的刀,拼劲全力想把案板上的猪肉剁碎。

  我想,李小梅尸体旁边的那袋碎猪肉就是在这里制作完成的。

  那袋碎肉剁的不够充分,也不知道野猫喜不喜欢这样的碎肉。

  我叫人来拍了照,把菜刀和案板都装袋,准备带回痕检室检验——菜刀上很可能有凶手的指纹。

  钱队搜查完阳台,脸色阴沉地走了过来,摊了摊手说:“凶手打扫现场的工具没找到……可能被丢在楼下了,咱们到楼下翻翻垃圾箱。”

  我吩咐几个有经验的同事在李小梅家中继续勘察,跟着钱队下了楼。

  这种老式的家属院,都设置有垃圾道,不管你住在几楼,只要把垃圾从垃圾道倒入,垃圾就会顺着垃圾道直达一楼的垃圾池。

  这种垃圾道有一个很大的弊端,一些垃圾会站黏在垃圾道的道璧之上,时间久了,就会导致整栋楼层发出陈腐的异味,大概在三年前,物业公司入驻了家属院,封锁了垃圾道,在楼下设置了几个公用的垃圾箱。

  从此以后,住户想要倒垃圾,就必须下楼,虽然没有以前方便,但是总算是解决了楼层异味的问题。

  我带着钱队找到公用垃圾箱,钱队毫不犹豫地把并排几个垃圾箱都踹倒了,令我们意外的是,几个垃圾箱中,并未发现清洁工具。

  钱队纳闷道:“难不成,凶手把清理现场的工具都带走了?”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早上七点整,一般来说,垃圾车会在早上八点前来清理垃圾,所以我肯定这几个垃圾箱都没被清理过,那么清理凶案现场的工具,就只可能被凶手带走。

  “这凶手倒是很细心。”我回答道。

  钱队冷哼一声:“他越是细心,就越给人留下欲盖弥彰的感觉,我总觉得这起案件可能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我不置可否,在我看来,这起案件疑点甚多,有很多东西都不合常理,甚至说,有点诡异。

  首先,我想不通的是,死者李小梅是个爱猫人士,这院里的野猫或多或少都被她喂养过,这些猫遇到李小梅的尸体,尸体边上又有一袋碎肉,这些猫没有吃光碎肉,反而将李小梅的脸部咬烂、吞食,这一事实让我有点不能接受。

  其次,凶手在杀死李小梅之后,不单单清理了作案现场,他还放走了屋里的猫。可是,就现场的猫脚印来看,这些脚印从客厅中间朝四面八方扩散,偏偏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却一个脚印都没有,这些猫到底是怎么从屋里跑出去的?

  还有,凶手为了制造出李小梅喂猫时意外死亡的假象,竟然亲手制作了一袋碎猪肉,这一点简直离谱,凶手得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在杀完人之后,在厨房剁猪肉呢?

  这些疑点全部都集中在猫的身上,让我感觉十分别扭。

  我想的出神,恰在这时,一阵凄厉的哭声打断了我的思维。

  我循声望去,只见被隔离开的抛尸现场,一个女孩哭得撕心裂肺,被一个中年妇女抱在怀里,黄胖子等一众民警正在一旁开导。

  我和钱队对视一眼,跑了过去。

  一询问才知道,这个哭泣的女孩就是死者李小梅的女儿李依兰,把她抱在怀里的中年妇女,是她的钢琴老师,名叫邹燕。

  受害者家属终于到了,接下来便是安抚情绪,带回警局问话。

  这种事不属于我的工作,我更关心的是,安排给曹菲菲,让她捉野猫的事有没有办妥,我有一种预感,这起案子能不能破,就靠这些野猫。

  可是环顾四周,却没找到曹菲菲的身影,我便问黄胖子:“曹菲菲去哪了?”

  黄胖子回答道:“在煤球房后面的废车场呢,据说那里野猫多。”

  我嘿嘿笑了两声,又问道:“尸体上有新发现么?”

  黄胖子摇了摇头:“没啥新发现,我准备把尸体带回去解剖,这边得先处理好受害者家属的情绪。”

  凶杀案的受害者,必须进行解剖,以确定死因或死亡时间,这一点是法律规定,不以受害者家属的意志转移。实际操作中,还是有很大的阻力。很多受害者家属,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亲人被搬上解剖台的。这时候,就需要黄胖子给他们上政治课,以科学的角度陈明利害,舒缓受害者情绪。

  我见这里没什么事做,便绕到煤球房后,看曹菲菲抓野猫。

  我们这个家属院,其实就是法院家属院,居住的都是法院工作人员的家属。和市人民法院只隔着一堵墙,煤球房后面的废车场,是法院扣押车辆的聚集地,长年无人打理,杂草丛生,长得有半人多高。

  我小时候经常带着小伙伴在这里玩耍,这里也实在是一片乐土,那些废弃的车辆,锈迹斑斑,无人认领,我们时常会爬到车顶晒太阳或在这里捉迷藏。这一处废车场,就像世外桃源,四周都是高楼,除了我们这些小孩子,根本没人来这里,时间久了,这里就聚集了各种小动物,小猫、小狗、蛇、鼠、兔子甚至刺猬,都能在这里找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