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物证检验
薏燃2018-04-03 19:082,140

  曹菲菲这个玩笑让车厢内的气氛一下子僵住了,在我和胖子眼里,曹菲菲的这个玩笑相当可怕,我想,我和胖子或许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为了破案,我们是不是可以牺牲这些野猫的生命。

  我把车停在宠物店门前,曹菲菲下了车,前去购买猫粮。

  我摸出香烟分给胖子,两个人在车里吞云吐雾起来。

  胖子突然问道:“你养过宠物么?”

  我摇了摇头。

  胖子说:“我养过,猫和狗我都养过,但是我实在无法想象,在家里养活一群猫,会是怎样的体验,我觉得,李小梅或许是个善良的人,但是她的善良之举,很可能就是她被杀死的原因。”

  我深深吸了口烟,回答道:“愿意养一群猫,不一定就是真的善良,爱动物的人,不一定爱人,不过人也是动物,无非是凌驾于其他生命体之上罢了,像曹菲菲说的那样,为了破案,要把野猫全部解剖掉,这一点,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胖子笑了笑说:“你也别小题大做了,或许这真的只是个玩笑。”

  我没有再回答,这是第一次,我真正对曹菲菲的人品产生质疑,我总觉得,开出这个玩笑,或多或少说明了,在曹菲菲的内心深处,是有阴暗面的。

  在警校里学过犯罪心理学后,大家总喜欢把一个人的言行举止往深处想,心理学是一门科学,但个体之间是有差异的,用普遍推论来佐证个体,总是不严谨的。是职业病吧,我只能这样想。

  曹菲菲买了足足五袋猫粮,她一上车,我就问她:“到底抓了几只猫呀?”

  曹菲菲回答说:“按你的吩咐,抓了二十只。”

  我点头,开车驶向警局。

  回到警局,我和曹菲菲前往痕检室,黄胖子却是去了解剖室。

  解剖室和痕检室分数两栋大楼,胖子那个解剖室,在警局的最后方,有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协助他工作,那地方,除了我,很少有其他人愿意去溜达。

  痕检室又称为刑侦技术室,下设痕迹实验室、信息采集室、影像实验室、物证室,技术分析研究室等八个工作区间,听起来挺高大上的,实际上也就两个办公室,加起来一百平的面积,各个区间都挤在这两间屋子里。我们局的经费严重不足,痕检室能有这个规模,已经算是下了血本。

  除了我和曹菲菲,还有已经接近退休年纪的老吴待在这里工作,老吴做了近三十年刑警,一直冲在一线工作,大概五年前,他参与一起人质劫持案件,被匪徒的炸弹炸瘸了右腿,这才被安排到痕检室,负责物证管理工作。

  老吴这个人不太爱说话,我和他一起工作这半年里,都没和他真正聊过天,不过我挺尊敬他的,听说他是为了保护受害者,才被炸弹炸伤的,还荣立一等功,被评为英雄人物。

  回到痕迹室,老吴竟然也在加班,我问他为啥不回家休息,他回答说:“这么多野猫,不放心。”

  曹菲菲逮的野猫被老吴用绳子绑着脖子,全部安置在痕检室外的草坪上,我和曹菲菲把猫粮备好,又开了几代牛奶,送去给野猫吃。

  这些猫早已和人混熟,我和曹菲菲端着盘子一靠近,它们就围了过来。我仔细打量每一只猫,有些诧异地问道:“那只秃尾巴猫呢?”

  曹菲菲愣了愣问:“什么秃尾巴猫?”

  我回答说:“就是把我抓伤那只猫。”

  曹菲菲恍然大悟,嗤笑着说:“原来就是把你吓晕的那只猫呀,你也不想想,当时你就那么仰头倒下,谁还来得及管那只猫,早就跑没影了。”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

  曹菲菲呵呵直笑,又问我:“你就那么怕猫么?是不是有童年阴影呀。”

  我叹了口气,我怕猫还真的是因为童年的悲惨经历,我就跟她讲道:“我上小学时,爸妈工作忙,我就住在我奶奶家,我奶奶特别擅长讲鬼故事,曾经给我讲过一个猫老太的鬼故事,那个故事尤其恐怖,吓得我很多年都不敢一个人睡觉。更可怕的是,有一次,我和邻居家的小孩上山偷红薯,偷了红薯就烧了吃,吃了红薯就席地而睡,结果我那朋友就被野猫咬去了一只耳朵。那血淋淋的场景,我至今都记忆犹新,所以我不喜欢猫。”

  曹菲菲大瞪着眼睛,脸上满是怀疑:“你就编吧,我只听说过老鼠咬人耳朵的事,还从没听过野猫咬人耳朵。”

  我立刻反驳道:“人饿急了还易子而食,何况野猫。”

  说到这,我突然愣住了,脑海中猛地闪出一些画面来,只是这些画面一闪即逝,我还来不及细想,就统统忘掉了。

  曹菲菲看我发呆,便问道:“你想什么呢?”

  我皱着眉头,直拍脑门,刚刚脑海中闪过的东西,分明是一些关键所在,怎么一瞬间就忘了呢?

  曹菲菲见我不回话,看了看时间,催促道:“快八点了,赶紧去检验物证吧。”

  我回过神来,心中若有所失,这感觉让我抓狂,我问曹菲菲:“钱队让咱们加班到几点?”

  曹菲菲说:“总得找到新的突破口吧,不然你回家睡得着觉么?”

  我和曹菲菲回到痕检室,勘察现场搜集而来的物证,竟然有四十多件,这一件一件的检查,还不知要忙多久。

  我就问曹菲菲:“这些物证检查了多少?”

  曹菲菲回答说:“只是整理归档而已,几个关键物证提取了指纹。”

  她话音刚落,黄胖子就破门而入,怀里抱着个大箱子,腋下还夹档案袋。他把箱子往下,把档案袋丢给我说:“验尸报告,我徒弟做好的,给你印了一份,你看看吧。”

  胖子已经提前给我说明过了,我只是大致翻看了几下,又问他:“箱子里是什么?”

  胖子回答说:“是死者的衣物。”

  我眼前一亮,颔首道:“咱们就从死者的衣物开始检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