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曹菲菲的玩笑
薏燃2018-04-03 19:082,336

  听完沈青的介绍,我便问曹青青物证的检验结果。

  曹青青回答说:“实验室我还不太熟悉,需要你来辅助我检验,目前我只是提取了野猫口中的DNA,以及凶案现场的血迹样本,送到省里作比对,具体结果要到明天才能出来。”

  我们县的痕检室十分简陋,设备也不齐全,很多比对工作都需要送到省里做,不过基础的指纹比对、模具制作、药物化验还是能自己完成的。

  我又问她:“现场物证搜索齐全了么?有没有发现凶器。”

  曹菲菲回答说:“已经全部搜集完毕,但是没有找到凶器。我们在李小梅家中重新做了鲁米诺荧光试验,证实家中厕所的盥洗台中亦含有大量血迹,应该是凶手清理现场留下的。提取的指纹卡对比之后发现,不管是李小梅家中还是其尸体和衣物上,都只找到李小梅个人的指纹,甚至没有发现任何一枚女儿李依兰的指纹。这一点很奇怪。”

  沈青说道:“没什么奇怪的,李依兰高中之后便是在学校寄宿生活,上大学之后,更是没有回家住过,就连过年都寄宿在老师家中。”

  钱队说:“凶手对现场的清理很彻底,几乎每个角落都打扫了一边,并且将打扫后的垃圾全部带走,我怀疑凶手应该是开车离开现场的。”

  我想了想说:“会不会是入室盗窃转换成的杀人事件?”

  先前我们曾经分析过,凶手了解李小梅的生活情况,怀疑凶手是李小梅的亲近之人,现在看来,如果李小梅是个知名人物的话,就算凶手与李小梅互不相识,他也可能知道李小梅是个爱猫人士,并且构思出制造意外死亡的办法来吗,所以我才有此一问。

  钱队说:“也有可能,可惜的是,这个家属院年代久远,唯一的入口也没有安装监控,我们无法确定当天夜里谁出入过小区。”

  沈青反驳道:“我觉得入室盗窃转换为杀人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这个家属院是法院家属院,居住的人不是法官就是法警,入口处又紧邻着审判庭,用森严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小偷怎么可能挑选这样的家属院下手呢?我比较费解的是,我们询问了李小梅上下楼的邻居,竟然无人在昨晚夜里听到异常的响动,也就是说,李小梅遇害时,并未与凶手发生搏斗或者争执,她极可能是突然遇袭,一击毙命。”

  钱队:“所以,目前来说,我们最关键的任务,就是调查清楚,李小梅昨天都干了什么,她从临省回家的一路上都遭遇了什么?有没有人和她一起回家。”

  我们边吃饭边分析案情,黄胖子吃的很开心,却突然开口道:“李小梅去外省围堵虐猫人,家里的猫怎么办?”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我们问愣住了,对呀,李小梅外出了一周之久,她的女儿李依兰又一直住在老师家,那么李小梅家里的猫该由谁照顾呢?

  我回想起在梦中,李小梅家里的猫,一个个都饿的瘦骨嶙峋,难不成这一周里,竟然没人照顾这些猫?任这些猫困在家里,自生自灭?这不合情理呀。

  钱队点了点头,眉头微微舒展:“这是个突破口,看来咱们对李小梅的社会关系调查的还不够充分,她那个爱猫协会,咱们也有必要接触一下,说不定,在李小梅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就有人帮她照顾家里的猫,这个人,嫌疑很大。”

  吃完饭,我到前台把账结了,今天我突然晕倒,多亏了同事们的照顾,主动表现一下是应该的。

  钱队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小子,挺自觉的,多少钱?”

  我回道:“不多,半个月工资没了。”

  钱队嘿嘿直笑,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俩走到一边,钱队说道:“曹菲菲之所以调回这里上班,是因为她的外婆患了重病,她想住在老家照顾外婆,这姑娘挺孝顺的,也还是个单身,你不如考虑考虑?我给你牵线搭桥?”

  我皱眉说:“她好像比我大一岁吧。”

  钱队说:“女大一抱金鸡,好好把握啊,人家的家境,你巴结上了,就飞黄腾达了。”

  我白了他一眼,嘲讽道:“钱老大,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势力。”

  钱队语重心长地说:“你算算吧,你来队里这半年,王庭长给我们局里唠叨多少次帮你找对象的事,组织上很为难呀,解决好你的婚姻问题,相当于处理好警局与法院的合作关系问题,你应该有点政治觉悟,曹菲菲这只金凤凰,要是留在咱们青树县,对你对我对警队都有莫大的好处。”

  我彻底无语,还真没想到钱队竟然把我的婚姻问题上升到政治觉悟上,我是个崇尚自由的人,婚姻这种东西,对我来说犹如枷锁,我绝不会让自己在三十岁之前结婚的。我这种思想,还从未对外人表露过,也不敢说。毕竟同龄人基本已经步入婚姻的殿堂,甚至已经抱了孩子,每每被我爸妈看到,都挺扎心的。

  同事们都上了车,返回警局。

  我也开车准备走,谁知道黄胖子竟然堵在了车门前,笑嘻嘻地问:“小虫,挺款的呀,买新车了?”

  我没好气地回答道:“这辆破现代,也款的起来?这是我爸的车。”

  “嘿嘿,总比警队的桑塔纳好,我就坐你的车。”

  我和黄胖子上了车,肚子却忍不住一阵翻腾,放了个屁出来。

  我有些尴尬,急忙说道:“新车味儿就是大。”

  黄胖子捂着鼻子,幽幽说道:“幸亏我耳朵不瞎,不然,我还真以为新车味儿大。”

  他刚说完,就见曹菲菲竟然打开车门,钻了进来,一闻到车里的味儿,就皱着眉头说:“你这真皮座椅是屎壳郎皮的么?”

  我无语凝噎,黄胖子却是哈哈大笑。

  我开车前往警局,曹菲菲却让我到宠物店逛一圈,我问她干什么,她回答道:“我想去咨询一下,有没有什么药,能把猫安乐死。”

  我诧异道:“什么情况?”

  曹菲菲解释说:“在猫口腔内寻找到的样本太少了,为了提取更多物证,我想最好把那些野猫全部解剖,从胃中提取残余物。”

  听她这么说,我和黄胖子都一脸震惊,这未免也太狠了点吧。

  我不满道:“有必要么?”

  黄胖子也直摇头:“你可以提取猫的粪便做检查,不必把猫解剖掉的。”

  曹菲菲却是嘿嘿一笑,说道:“开个玩笑,看把你俩紧张的,让你们去宠物店是去买猫粮,难不成让警队的猫都饿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