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入沪江
朱颜之歌2018-04-09 12:343,297

  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繁丽中又着带几分颓靡。

  夜色下的香港,闪烁的霓虹灯犹如女皇的王冠,灯火阑珊,美妙的夜景呈现出迷人的风采。绚丽街灯如星海与天际相连。

  巷口添了几分烟火,小店的主人为食客提供价廉物美的吃食,剧院门口车水马龙,黄包车早早等候,年轻的小姐们迈着优雅的步子,等女孩们坐稳了,师傅们一声吆喝直奔人潮。

  维多利港湾是香港岛与九龙半岛之隔开,是世界上三大天然港之一浅水港,也是亚州经济的最前瞻。

  坐落于维多利湾的菁麗酱业就耸立在香港岛上,霓虹灯之下,这幢二十层的大厦,是香港岛乃至九龙半岛最气派的建筑,而房子的主人,是香港大享夏婉菁。

  九月的夜风染几许寒气,桑芹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床上的人蜷缩着,桔粉色的小台灯,散着微弱的光,柔软的丝枕上散着乌发,调皮的发卷在灯火里闪着星光,女子紧握着被角,颤动中纤细的腰肢朝着床 沿滚去,眼看着掉下去,桑芹冲了上来抓住女子,床上人突然尖叫起来,嘶鸣穿透起伏胸腔,将卧室温度一点点凝固,桑芹强忍着泪抱紧着,小姐双唇紧咬,脸色白的吓人,桑芹赶紧从抽屉里拿出药瓶。

  浓烈的药味让女子更加排斥,可血肉之躯又怎么能承受这噬骨的疼,夏婉菁接过药丸,手指扬起圆溜溜的药丸子落入唇间。

  “小姐,来漱漱。”

  桑芹小嘴撅的老高,明明难以下咽,小姐偏偏不漱口。

  “让袁英进来。”扯开衣领,浅蓝色小坠落入手中,夏婉菁看过几数次,从前疼痛难忍时,总会对着坠子如野兽般的嘶吼,可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根本没有报仇资格。

  为了立足香港,夏婉菁买地办广,父亲早年为自己留的后路成为救命稻草,金条也派上用途。

  夏婉菁虽是霍家小姐,可从小被父亲带在身边,对生意流程打小就熟知,霍家营生的是醬菜调味,夏婉菁在入学堂之前,便开始跟酱菜大师傅学做酱菜,霍家人丁稀薄就这么个女娃。霍老爷难免溺爱,可夏婉菁骨子里犟的很,每回大师傅开的酱菜方子都背的烂熟,霍老爷心疼不已,可小女就爱这行,霍父只能屈服女儿的眼泪之下。

  手指下小坠凹凸不平,108颗的碎钻,在灯火都透着寒气,而坠子里东西更是让夏婉菁永世难忘,谁能料到头像里竟然是沪江王姚坤,夏婉菁多少次从梦魇中惊醒,父亲临死前的话历历在目,时刻提醒着自己,姚坤成了夏婉菁活下的目标,为了手刃仇人,夏婉菁稚嫩肩膀背负着一切。

  “让阎王杀姚坤?”桑芹不放心,怕小姐一时冲动 。

  “百口人的性命,姚坤赔的起吗?”

  夏婉菁冷笑,刚才被疼痛折磨的女子,顷刻间杀决附体。

  “小姐的身子骨又不是铁打的。”

  桑芹不管不顾抱着夏婉菁,自从老主人过世后,主子不再任性,曾经的娇娇女,在沪江灭门惨案中埋葬了,天真在夜间被大火吞噬,霍园瞬间化为灭烬,老主人为了把生的希望给女儿,用尽最后力气打开暗门,桑芹是灭门惨案的幸存者,而小姐被大火毁了容颜,很长一段时间,把自己包裹的严实,为了报仇,小姐隐姓埋名,找来美国整容师修复疤痕,霍麗成了夏婉菁,而最让小姐痛苦的是,再也不能成为霍家小姐。

  “还不快去。”夏婉菁沉着脸,桑芹吓的吐着舌头,看来平静将要打破,桑芹朝着廊道右边走去。

  “阎王。”刚要敲门,吱的一声从里面打开,露出俊俏的脸,桑芹后褪两步,这阎王那里像钟馗呀!分明是乱人心智的周玉郎。

  “小桑芹。”门口挤出一红衣女子,桑芹见是白鸽,心里暗道他们才是一对呀!

  “小姐在等你。”

  扯着阎王的衣角朝着廊道奔去,白鸽心里明白,小姐低调的活着,只是为了储备实力,总有一天会离开弹丸之地,而沪江才是小姐天地,自己早做好准备,为了小姐既便是死,也会坦然面对。

  “阎王到。”桑芹扯开嗓子,袁英嘴角一抽,这妮子被小姐惯坏了。

  “小姐。”袁英整理衣角。

  “明明是杀手,还装什么的斯文。”

  桑芹对袁英又是一阵鄙视。

  “赶紧去趟沪江。”

  夏婉菁有了决定,该是给霍家讨回公道。

  “杀姚坤不是易事。”袁英虽然狂妄,可姚坤不是一般人,必须计划周全才行。

  “杀。到便宜了此人,你目的是造势,我要让沪江人知道,香港首富要落户沪江。”

  “小姐想放长线?”袁英跟着夏婉菁十年,对小姐的心意还是能揣摩一二。

  “给我包下泸江酒店,我要宴请所为上流社会,至于这个沪江王,也该见面了。

  “还有我。”白鸽直冲房门。

  “这可不是你的性子。”夏婉菁紧盯着红衣女子,白鸽是出了名的沉稳,此时有些毛燥。

  “谁让小姐忘了我。”

  白鸽有些委曲。

  “给你差使只怕你办不成。”夏婉菁故意激将。

  “桑芹也想侍奉左右。”桑芹讨好的望着夏婉菁,这次无伦如何都要陪小姐去沪江。

  “照片的女人是姚坤的未婚妻胡蝶,我要你们成为朋友。”

  “小姐的意思让我……”夏婉菁点点头。

  袁英一路南下,到达沪江时已是三天后,船刚靠岸,白鸽飞身下船,腹中的酸水不断上涌,既便是练家子,这一路也是苦不堪言。

  “沪江原来这么美。”白鸽张开双臂深深吸呼着,怕引人注意,袁英身着长衫,倒是多了几分书卷气,谁能料到此人是唐人街小霸主,当年夏婉菁去美国,落脚的地方便是唐人街,袁英被人诬陷,是夏婉菁请人帮忙,免了十年牢狱之灾,从此袁英成为夏婉菁的左膀右臂。

  “等等我。”白鸽一瘸一拐甚是可笑,若是让夏婉菁知道,瑞蚨祥的旗袍,被白鸽这么糟蹋,又会怎样想。

  “鞋不适合扔了吧。”看女人这么遭罪,袁英于心不忍。

  “新派女子你懂吗?小姐说了,想要进入上流社会,行头不可缺。”

  女人的倔犟有些傻气,可任务是首要的,袁英比谁清楚,上流人有上流规矩,轻重分的清楚,当踏入沪江的地界,他们代表着菁麗酱业,一言一行不能成为别人笑柄。

  袁英边走边瞧,不知不觉来到沪江酒店,白鸽对这幢九层的建筑有些好奇,快步穿过青石阶梯,更想瞧瞧闻各遐迩的酒店,跟20层大厦有何不同,袁英闲庭信步的走着,对眼前的房子不感兴趣。

  “您是袁先生吗?”西装男子迎了上来,袁英搜索半天没什么印象。

  “英,人家在顶楼上等你。”白鸽娇滴滴的抛着媚眼,平日里高冷的白女侠,竟然把脸涂成猴子屁股,袁英眉头一皱,西装男子一阵尴尬,彪爷瞧上的人……这品味让人不敢苟同,西装男有些瞧不起袁英。

  “鄙人姓萧是范爷的管家。”西装男子报上了家门,袁英不动神色,对这些小角色无足挂齿,此来沪江是为了给小姐造势,与人结怨是大忌。

  “成哥。这是102的钥匙。”王守仁赶紧迎了上来,身为酒店的老板,怎敢得罪黑道老大。

  “要最好,别失了范爷的面子。”叫成哥男子接过钥匙,一脸的不耐烦,王守仁尴尬的笑着。

  “袁英。”眼前俊俏男子,到让王守仁顿生好感。

  “范爷的贵客,给我好生伺候着。”叫萧成的男子吐着烟圈儿,王守仁知道成哥的意途,赶忙给掌柜使眼色。

  银钱儿响的清脆,萧成揣着袁大头满载而归,王守仁见凶狼走远长叹一声。

  “账面有多少流银。”算盘子噼噼啪啪响着。

  “不到1000块。”刘掌柜怕有错误又核算两次。

  “入不敷出,得想个法子。”

  王守仁看着明细,眉头更是紧锁,除了缴税费五千,还有几笔装修的款子被人催着。

  “老板。监战办要我们送10000大洋。”

  “狮子大张口。”

  王守仁发了一阵闷气,从地上捡起账本,眼下能解困境也只有姚坤,为活命豁出去了。

  “约姚坤,答应他的条件。”王守仁做出这样的决定,已是万不得以,这家酒店从清朝时的客栈,到如今的酒店,经历了百余年。是王家人的信仰,王守仁舍不的又能怎样,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时代,劣势将被淘汰,自己也改变着趋势。

  “那可是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刘掌柜有些惊讶,跟随主人风雨数十载,难道一根稻草,压倒这百年金字招牌。

  刚到沪江,小姐的仇家送上门,白鸽心喜若狂,楼梯口的袁英眼睛泛着精光,真是天助也,小姐刚要进驻沪江,这百年老店便過上危机,若是让小姐得到此店,将会掀起一阵热潮,成为上流社会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声刺耳的铃声,王守仁拿起听筒,电话里传来男人声音,从王守仁表情里,袁英知道合作不顺利。

  “这是想趁火打劫。”王守仁气急败坏摔出电话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本妖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本妖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