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追查真相
东一木2018-08-11 05:144,193

  尹心石离开万花阁直奔黑石窑,一路上积雪很深,山路难行,他只好弃马施展轻功步行。它的马通体雪白,跑起来速度非常快,他给它起名叫云影。云影非常有灵性,远远地跟着他,尽量不让自己离主人太远。

  当尹心石赶到黑石镇,已将近傍晚。他一天滴水未进,加上之前给尹恩遇运功疗伤损失了好多元气,到现在还未恢复。今天又因得知千山山的真相而吐血,导致他受了内伤。又经过这一路长途跋涉,辛苦奔袭,他现在精疲力尽,但他顾不上自己的身体直接去找淳于佚人。

  淳于佚人打开院门看到尹心石一愣,马上尴尬地笑了笑掩饰内心的波动,他以为尹心石又来找他要无妄赤树的干果,一边招呼尹心石,一边盘算着待会儿怎么拒绝他的要求。

  尹心石开门见山地说道:“我这次来是想向你询问关于千翩翩的一些事。”

  听到千翩翩这个名字,淳于佚人心里一惊,心中忐忑。他不知道尹心石知道了什么,心想他不会是开始怀疑千翩翩的身份了吧,这还不如要干果好办些。

  尹心石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想向你打听一下翩翩的过去,你是怎么认识的她,又对她知道多少,我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淳于佚人听到尹心石的话,心里稍稍放松了些,心想原来尹心石什么也不知道,加上千翩翩现在没有以前的记忆,也不记得自己才是千家堡的大小姐千山山,怎么说全凭自己这张嘴,这就好办了。

  他微笑着说道:“我是偶然间救了翩翩姑娘,当时她身中奇毒,容貌尽毁,我看她实在是可怜,就把她带回无妄草芦医治。我整整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把她治好,期间耗费了我所有的好药材,可以说我为了救她倾其所有。她也吃了不少苦头,她的脸上,手上被人用一种无法分离的粘浆,将布条、鹿皮和她的肌肤黏在了一起。为了去除她脸上的粘浆,她所遭受的痛苦是别人无法想象的。至于她的身世,我只知道她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她之前好像受了很多磨难,以至于她从不愿向别人提起,还央求我设法让她忘掉过去,所以我才给她施了失心香。后来想她孤苦一人,无处安身,我这里又不便收留于她,万花阁对她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当治好她后我发现她和千家堡的大小姐千山山长得一模一样,之前慕容阁主曾托我寻找长相绝色,容貌倾城的女子,我就把她给送去了。说来我对她的过去也是毫无所知。”

  尹心石心痛极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在哪里救的她,在何种情况下救的她?”

  淳于佚人假装回忆着往事,心里却在盘算着不能说黑石矿,否则以尹心石的个性还不得给那里挑了,想了想说道:“我是在去往黑石矿的路上,遇到的她,当时有个猥琐男子想要对她不轨,幸亏我及时救下了她。”

  尹心石听到这句话,马上攥紧了拳头,问道:“那个人是谁?你在黑石窑这么多年不会不知晓那人的底细吧!”

  淳于佚人迟疑了一下,心想能把千山山送到黑石矿去的一定是黑石窑妓寨的邢森,于是说道:“那个人是黑石窑妓寨的邢森。”

  尹心石一听黑石窑妓寨,顿时血往上涌,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缓缓说道:“翩翩在来万花阁之前已不是完璧之身,你能推断出翩翩是被何人毁了清白吗?”

  淳于佚人一愣,想不到尹心石知道了这件事,他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千山山身为千家堡的大小姐,千里冰又不许她抛头露面,她一直和师父沐漠汐住在舍心小筑。她虽和师兄沐天白相爱,但是两个人都是严守礼教之人,是绝不会越矩的,所以他对千山山的清白深信不疑,这害得他在慕容丰艳面前险些丢了小命。之后他一番分析,自己是在黑石矿及时救得她,能把她送去那的应该是黑石窑妓寨的那姐弟俩,也就是说之前她一定是沦落到黑石窑妓寨了,在那种地方可想而知,哪里还保得了清白。而且恐怕也只有妓院这种地方为了卖个好价钱,给她做了假的守宫砂。想到这位金枝玉叶曾经遭受的苦难心中说不上是何滋味,看来自己让她失了记忆,以千翩翩的身份过活还算是帮了她。

  淳于佚人犹豫了半天说道:“可惜翩翩姑娘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不过我后来回想救翩翩姑娘那天发生的事,她和邢森应该是认识的,我推测,翩翩姑娘恐怕是在邢森的妓寨里待过,所以她的清白很可能是在那里被毁的。”

  尹心石听了淳于佚人这番话,心口翻腾,喉头一腥,喷出一口鲜血。

  淳于佚人看尹心石脸色一阵苍白一阵暗红,气息也十分不稳,关切地问道:“尹少堡主,你……”

  尹心石马上一扬手,说道:“我没事!”说着也未道别起身径自离去。

  淳于佚人望着尹心石的背影,紧锁双眉,心中竟有些不安。

  尹心石心口憋闷,浑身血液仿佛要凝滞,他直奔街那头的黑石窑妓寨走去。

  尹心石走到招牌前,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子马上迎了上来,尹心石厌恶地推开她们,直接走了进去。邢若花马上迎了过来,看到气宇不凡的尹心石满脸堆笑,这一笑一脸的横肉堆挤在一起,看了让人反感。没等她开口尹心石抢先问道:“邢森在哪?”

  邢若花凭借多年的江湖经验,立马看出来者不善,她打了个响指,马上走过来两个壮汉,站在了她身后。邢若花收起笑容,问道:“你找邢森何事?”

  尹心石满脸杀气地说道:“讨债!”

  邢若花感觉到尹心石身上的杀气,向两个打手一使眼色,那两个人同时向尹心石袭来。尹心石不想和两个小喽喽浪费时间,想要速战速决,直接使出火阳掌,那两个人碰到尹心石手掌的同时立刻向两旁飞出,摔到地上当场毙命。

  邢若花倒抽一口凉气,知道遇上高手了,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这时邢森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心中一惊,刚要对尹心石出手,邢若花马上阻止了他,又对尹心石说道:“这位朋友,不知你找家弟是因何事?还望您明说。”

  尹心石强压怒火问道:“差不多去年这个时候,你们这可有一个身中奇毒,脸被毁容,名字叫千翩翩的姑娘?”

  邢若花和邢森一愣,两个人想了想,互相看了一眼。邢若花说道:“我们妓寨里从没有过叫千翩翩的姑娘,你一定是找错地方了。”

  尹心石没搭理她直接问向邢森:“你是邢森?”

  邢森一脸狐疑点了点头,尹心石突然栖身上前一把扼住了他的咽喉,邢若花马上向尹心石后背击出一掌,尹心石没有闪躲,生吃了邢若花这掌,同时手上发力将邢森举了起来,邢森立刻翻起白眼,马上就要一命呜呼。

  邢若花见状马上跪到尹心石面前,哀求道:“少侠饶命,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少侠莫杀了好人。”

  尹心石把邢森摔到地上,说道:“那就如实回答我的话,我说的那位姑娘到底有没有在这里待过?”

  邢若花慌忙说道:“回少侠,你说的叫千翩翩的姑娘,我们这确实没有,不过去年这个时候倒是有一个脸上有毒,面容被毁,她说她自己叫千山山的姑娘。”

  “你说什么,叫千山山?”尹心石吃了一惊马上问道。

  邢若花恭敬地答道:“是,她是去年仲秋之后来的,在这里待了三个月。她说她叫千山山,是千家堡的大小姐,还让我们送她回千家堡,我们一想千家堡的大小姐怎会流落到黑石窑,就没理她,吩咐她在厨房做杂役。”

  尹心石眯了眯眼看着邢若花,看不出她在说谎,又问道:“那后来怎样了?”

  邢若花犹豫了一下心想听说当年那个千山山被送到黑石矿上后就被人救走了,也不知这个人跟她是什么关系,如果实话实说被他知道把她往那种地方送还不得杀了自己和弟弟,于是说道:“后来有一次她在外出的途中被人给劫走了,从此就杳无音讯,害得我白白损失了二十文钱。”

  尹心石瞳孔放大惊讶地说道:“什么二十文钱?”

  邢若花说道:“我买下她的钱,整整花了我二十文。当初买她的时候她戴着面纱,我看她那身材乃是极品,就马上付了钱。结果她面貌非常丑陋不说,还有毒,根本就不能接客,没给我赚过一文钱。后来人消失了,我不就白搭了二十文。”邢若花故意这样说是想让尹心石明白这个姑娘在她这里根本没接过客,人是清白的,以防止尹心石报复他们。

  尹心石真是气急,厉声向邢森说道:“她是被人给劫走了吗?还是你在半路上想要对她图谋不轨而被人给救走了?”

  邢森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看姐姐低声下气的他都忍了半天了,听尹心石如此说马上说道:“我对她图谋不轨,我这里哪个姑娘不比她好看,再说了我就是想,她那一脸,一手的毒,碰一下就会没命的。我家姐只是小手指甲盖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脸,立刻砍了整个小手指才保住性命,不信你看。”说着指了指邢若花的手。

  尹心石看邢若花确实是缺失了一根手指。又说道:“你们当真没让她接过客,没有碰过她?”

  邢若花和邢森马上点头,尹心石看他俩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又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她的清白是谁给毁的,对她的过去你们还知道什么?”

  那两个人又同时摇头,正在这时,一个形似骷颅架般的中年女子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她直接来到尹心石面前说道:“少侠,我叫千千,主要负责厨房,您说的那个姑娘之前是和我一起干活的,她主要负责舂米和劈柴,平时就住在柴房,我可以作证,她在我们这从没接过客。”

  尹心石盯着她看了半天,她说的非常诚恳,然后问道:“她有没有和你说起过自己的身世?”

  那个叫千千的女子摇了摇头,说道:“从未提过,但我知道她绝对不是普通人,敢问这位少侠您是这位姑娘的什么人啊?”

  尹心石想到千山山在这里受的苦心中悲愤,说道:“我是她的夫君!”

  千千一愣,说道:“既然你是她的夫君,那你到这里来想做什么?”

  尹心石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来是想要查明是谁毁了我妻子的清白,然后为她报仇!”

  邢森和邢若花听到尹心石的话,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紧接着突然听到千千说道:“少侠,我知道是谁毁了您妻子的清白。”

  尹心石马上问道:“是谁?”

  千千说道:“我得单独跟您说。”

  尹心石马上示意,她和他一起来到外面,千千说道:“您妻子在这里受了很多苦,经常被打的遍体鳞伤,每顿饭都吃不饱,还要干繁重的体力活,渐渐地就病倒了。她平时都把稻草穿在衣服里遮掩自己的身材,那次生病浑身都被汗水湿透,就把稻草拿了出来,没想到被邢森看到了她的好身材。这邢森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就偷偷在她的饭里下了迷药,绑上她的手脚,为了防止碰到她脸上,手上的毒,在她脸上,手上用无法去除的粘浆粘了一层层布条和鹿皮,然后就毁了她的清白,事后不知邢森把她送去了哪里,她就再也没回来。”

  尹心石强撑着听完千千的话,他紧咬牙齿目光如火,突然他紧紧盯住千千问道:“你说的可属实,可有半句假话?”

  千千直视着尹心石的目光,语气坚定地说道:“我若有半句虚假,天打五雷轰!”

  听完她的话,尹心石迅速走了进去,直奔邢森而去。

继续阅读:第一百六十二章 报仇 中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