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花簪
黄莉可2019-10-15 14:172,373

  莫忠元带着夜桓在院子里一边走一边谈话。之前在客堂,两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莫忠元便婉转的问了他有何打算。

  夜桓清楚他这话的意思,便叫着他出去说,在院子里走走看看,这谈话的气氛自然也就轻松了。

  “瑞阳王为何要趟这趟浑水?”莫忠元语气沉重,似乎想要劝阻他。

  他问的还算委婉,夜桓不恼,反倒打趣道:“父亲是想问,夜桓拿什么来趟这趟浑水吧?”

  既然话敞开了,莫忠元也没顾忌,他神情严肃的点了下头。

  “如今最得势的是九哥,其次十三哥,就算轮到同样不得宠的十二哥,恐怕也难轮到本王。”夜桓这番话,显然对目前的局势十分清楚。

  莫忠元倒是更不解了,“那瑞阳王又为何……?”

  “父亲是要劝我别争,还是想要扶持我去争?”夜桓的眸子变得清冷,嘴角的笑意似有似无。

  莫忠元被这问题呛得一时说不出话,半响,他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瑞阳王这般逍遥自在,有何不好?”

  夜桓知道莫忠元一向清廉,不涉党争,也因此在朝中颇有威望。他不拥护自己,也确实是明智之举。夜桓对这储位之争的事也无心多谈,话锋一转,淡笑道:“今日与芸儿回来探望,实在不想讨论政事,这尚书府花香怡人,风景甚好,何必因政事影响了这观景的心情。”

  莫忠元点头称是,谦和的笑道:“哪比的上王府的景致,不过是我那夫人喜欢花花草草,府上就多种了些罢了。”

  “是吗?”夜桓到来了兴致,“我那母妃也甚是喜爱花草,倚兰殿种满了花草树,夫人若是闲了,大可进宫去与我那母妃好生探讨。”

  “是,臣晚上就跟夫人说说,让她闲暇时就去倚兰殿与卫妃娘娘探讨这花草之道。”莫忠元一直绷着一张严肃脸。

  到了午膳时,那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让莫梨儿忍不住咽口水。

  桌上简单的说过几句,莫梨儿就赶紧招呼着吃饭。莫忠元无奈的笑道:“你这丫头,慢些吃,多着呢!”

  莫梨儿吃着一嘴的美味,冲他笑笑。

  吃过午饭,莫梨儿回王府前特意嘱咐了夫人,让夫人派人将自己送给乳娘的那些东西送到乳娘的住处去,也当是她这养女敬了孝心。

  她没有将那晚遇袭的事告诉莫忠元,毕竟现在还没有一点头绪,若是说了,恐怕只能徒增忧心。

  到了瑞阳王府,他们刚进门,就见到了闻婵娟。

  闻婵娟见到夜桓,原本郁闷的表情立即换作一脸笑意,快步迎来向他们行礼,娇滴滴道:“见过王爷,见过王妃姐姐。”

  “你这是准备出去吗?”夜桓声音温和地问道。

  闻婵娟微低头,羞涩的笑着说:“没有,妾身想着王爷今日与姐姐回门,这会儿应该是回来的时间,就准备在门口等王爷,没想到却恰好碰见王爷与姐姐了。”

  这柔弱中带点哀怨的声音,让莫梨儿都心生怜爱,更何况是男人呢?

  夜桓果真就吃了她这一套,伸手刚要拉她的小手,却在即将碰到的时候又收了回来,闻婵娟嘴角羞涩的笑顿时就没了。

  夜桓的目光落在了她头上那支流苏花簪上,侧过脸深深看了莫梨儿一眼。莫梨儿还不知状况,见他突然看自己,就冲他笑了笑。

  夜桓没有在这里问她,再将目光落到闻婵娟身上,就听她楚楚可怜地说道:“妾身嫁进王府也有几日了,却难见王爷一面,妾身心里实在思念,这才想要乘着这个机会等你们回来,好见王爷一面,以解相思苦,还请王爷不要怪罪。”

  夜桓弯起嘴角,露出温柔的笑,道:“是本王冷落你了,你这般模样,本王心疼还来不及,又怎舍得怪罪?”

  闻婵娟听到这话,嘴角的笑意更高了,脸颊也愈发红了。

  夜桓侧过脸看着莫梨儿,她十分知趣的向他行礼,微笑道:“妾身还有事,先走了。”

  “去吧。”夜桓说着,伸手拉过闻婵娟的小手。她怔了怔,抬眼,一双秋水潋滟的眸子看着他,娇羞道:“妾身方才在厨房亲手做了些鲜花糕,用的都是府上最新鲜的花瓣,入口香甜,王爷若无别事,不妨到妾身那儿小歇,尝尝妾身的手艺?”

  “也好。”夜桓毫不犹豫的答应,揽过她的香肩,陪着她去向欣然轩。

  闻婵娟完全沉浸在幸福中,全然不知身边人看着她头上的簪子,眸中盛满了怒意。

  夜色渐浓,月光莹莹生辉,包裹在月色中的瑞阳王府美好恬静。

  莫梨儿无心睡眠,在院子里的一棵桃花树下,运气足尖,轻跃起伸手折断一根花枝。她落下时,桃花树抖落了无数花瓣。

  她拿着花枝横竖看了看,跟剑的长度也差不多,虽然轻了点,手感不如剑好,但使起来应该也差不多吧。

  反正此刻的怡元阁也只有她和芝瑾两人,其他三个丫头早都在偏屋睡下了。

  莫梨儿将花枝当剑指出,眯起眼,眸中透漏着一股狠劲。她手腕转动,花枝在她手中缓若游龙,疾如闪电,招招柔韧却力道十足,惊起的剑风引得桃花瓣款款而落。

  莫芸儿到底被什么人抓走了,知道她身份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莫芸儿和宁王有什么瓜葛,这些事真的让她不胜心烦。

  芝瑾在屋檐下笑着拍手叫好,满是羡慕道:“小姐,你真是太厉害了!!”

  莫梨儿一个旋身停下,站在红粉色的花瓣雨中抬头,看着撩人月色,走近屋檐,在芝瑾满是崇拜的目光下飞身一跃,轻盈的落在了屋顶上。

  她坐在屋顶横梁上,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花枝轻轻摇晃着。

  “小姐?”芝瑾跑到院中,抬头看着屋顶上赏月的人,郁闷的问:“小姐,我要怎么上去?”

  莫梨儿目光向下,看着她,笑道:“你还不去睡觉,上来干嘛?”

  “我当然要陪着小姐你啊!你不是也没睡吗?”芝瑾撅着小嘴反驳。

  莫梨儿露出一抹坏笑,调侃道:“那你也飞上来啊!”

  “你……”芝瑾郁闷的跺脚,“小姐!你太坏了!”

  莫梨儿笑着抬眼望向月亮,故意不理她。

  芝瑾只好嘟着嘴走到门口坐到台阶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远方夜空中的一轮银盘皓月,嘴角也不知不觉的扬起了一抹笑。

  莫梨儿在月色的笼罩下,又想起了江怀风。

  她曾也和他一起躺在师门后山的石头上一起看月亮,数星星,可如今却是天各一方,也不知他可还好?

  师兄,你可知道,梨儿好想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谋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